原创 種情‖燒烤

    這天若君和長卿,在花生地裏,鋤了半下午的草,作爲獎勵,長卿在河溝裏,用鋤頭,挖了個火塘似的坑,在花生地中央拔七八棵還是白仁的花生,又從河對沿二代大爺家套種在玉米地裏的兩壟紅薯秧下,扒了九塊,長着細須,像紡錘大小的南瓜瓤紅薯。   

原创 檁嬸(四)

    檁也想過學三哥當兵去,怎奈一來年齡不夠,二來不到徵兵的日子,村裏是待不下去了,玉皇廟姥孃家離得倒是近,恐怕擡花轎的大舅二舅也早有耳聞了吧,想來想去,最終決定去民權伯黨姨姥孃家藏幾天。    檁跟誰也沒說,順着小河溝向北筆直走去,過了

原创 檁嬸(二)

    檁四歲那年,大姐嫁給了東頭泥瓦匠李四;檁六歲那年,二姐嫁給了西頭燒磚窯的劉水。    駒爺不愧是木匠出身,雖然胸中沒有文墨,那傳了三代的墨斗盒,早已把人情世故,是非曲直,過去未來,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檁七歲剛上小學那年,

原创 檁嬸(一)

    檁嬸嗓門大,心眼卻特別實誠,駒爺駒奶真是好福氣!    駒爺駒奶統共生了七個孩子,五男二女,按舊理,是有福之人嘞,俺村這樣的人家,數來數去,也不過三家。    農村嘛,講究的就是個人丁興旺,物質匱乏的年代,按新理說,孩子越少越好,可

原创 檁嬸(三)

    梁十八了,柱都添了三個孩子了,棟的親事還沒個影,可急壞了駒爺。    眼看着二哥娶不上了媳婦,濃眉大眼,一表人才的梁,決定當兵去了。    高中畢業,根正苗紅的梁,胸戴紅花,身着筆挺的綠色軍裝,在全村父老鄉親面前一站,可給駒爺爭了臉

原创 一人一湖一羣鴨(三十五)

    雲妹,我買了晚上的火車票,昨天下午在醫院做了核酸檢測,娘說回去要居家隔離七天,管它呢,此刻我已歸心似箭。    娘還特意問了一下村支書,外地人去俺莊什麼政策,支書問了娘那“外地人”是哪兒的,娘說不遠,德州的,村支書跟娘開了個玩笑,

原创 一人一湖一羣鴨(三十二)

    雲妹,昨天,我們園區裏出現了一例疑似病例,給你堆七個小矮人的計劃泡湯了。    一整天,偌大的公園裏,不見一個遊人,鴨子們也像是有了耳聞,躲在皚皚白雪覆蓋的窩裏,不肯出來。    黃主任安排我守住公園的東大門,我將備用的那三卷警示帶

原创 一人一湖一羣鴨(三十三)

雲妹:    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也許孤獨慣了,反而對熱鬧有種本能的排斥,高中畢業後,就再沒跟同學,老師聯繫過,捲了鋪蓋,從此再不願去縣城,躲在家裏與母親相依爲命,母親、三叔、三嬸都勸我再去復讀一年,就算是讀個民辦的大學也行。    父

原创 一人一湖一羣鴨(三十四)

    昨夜風大,屋頂上羈留的殘枝敗葉,嘩啦嘩啦響了一夜,門外的風,在樹枝間,鬼哭狼嚎,我裹在兩牀被子裏,想着我們的未來。    你已經下定決心,考取教師資格證,做一名支教老師。    我感覺依你活潑的性格,對自己喜歡的人和事的執着,還有對

原创 種情‖早戀

        若君不知從何時起,陷入了懵懂愛情的泥淖,一天見不到長卿,心裏就有種說不上來的心慌。     剛一放暑假,市裏的親戚,就要接若君去海邊度假,巧玲心裏不痛快,裝了一回病,若君沒去成。     長卿家,今年種了一畝棉花,一畝花生,

原创 時光絮語(三)

21、既然選擇了遠方,就該風雨兼程;既然選擇了奔跑,就該輕鬆上陣;既然選擇了善待生命,就該珍惜現時,保有一枚小小的,高貴、快樂、清醒的頭腦。22、深冬,一道淺淺綠欄緊緊攔着列車的風馳電掣,圍欄外,荒涼的蘋果林裏,黃色的小柴狗悠閒地搖動着尾巴

原创 時光絮語(四)

31、夕陽在列車的空位上跳躍着金黃色的光;玉米在窗外的隊伍裏高舉着紅纓色的槍。32、颳了一週的大風終於靜息了,公園裏遊人蕭瑟,池塘裏的水乾涸了,露出一片白茫茫的石灰底,不知那些青頭的小魚兒去了哪裏?還能去哪兒呢?附近沒有河流,貴重的魚缸也容

原创 時光絮語(二)

11、我極愛這條土路和這條泥河,只因城裏的河底都鋪上了水泥,腳踏在水泥地上極沒有情趣,平整的路只會催促着你匆匆忙忙地生活;漫步在這條土路上,家鄉的人和事在記憶裏像浪花般一簇簇湧起,點點滴滴,顯得那麼親切珍惜,我一直堅信自己是土命或水命,骨子

原创 一人一湖一羣鴨(三十一)

    有所思念,在心平靜時,最容易體味到那隱藏在文字背後的情感。    聽完莫泊桑的《幸福》,我淚如雨下。    “一個人能夠持續不斷地愛許多年嗎? ”    科西嘉島上一對八十多歲的老夫妻,給了我們一個堅定而又浪漫的回答。    “我凝

原创 時光絮語(一)

1、冬天是個思索的季節,男耕女織的時代已遠去很久,農村也好,城市也罷,女人忙碌的身影似乎要比男人還要多,在男人的心底,是不願這樣的事情發生的;雖說時代不同了,男女平等了,女人有權利選擇外出工作,還是待在家裏操持家務,可我卻看到太多的無奈,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