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如果你不在了

今天同事問我:你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去世了,你想火葬還是土葬?這個問題問的我着實有些突兀,我默默的從煙盒裏拿出黃鶴樓來,靜靜地給自己點上。曾經我也寫過我的101個目標,其中有一項就是在我快要離去的時間裏,一定要爲自己寫一篇悼詞,自己要做主持人

原创 我努力變得乖巧

一個人有了夢想就有了靈魂,可是如果這夢想讓人覺得遙不可及,那還不如選擇沒有靈魂的活着,因爲遙不可及的夢想只能讓靈魂被永遠的囚禁。到現在我才慢慢的害怕時光的溜走,因爲我知道“年輕”這個藉口真的用不了多久了。我總對人說我還年輕,可是 5年後我還

原创 別抓的太緊,會疼的

少年人,總是拼盡全力抓住自己想要的,卻不曾想過抓的太緊,總會讓別人很疼,而自己也總是在失去後滿懷歉意和心痛。今晚跟新來的同事一起去喫飯,這個同事性格開朗,跟誰都玩的開,她是學音樂,雖然還沒見過她一展歌喉的時候,但是她的簡單快樂卻感染着我身邊

原创 我是教師,所以一定要上

消息傳來的很突然,沒有給任何人任何準備的時間。當所有人都在匆匆回家時,你撥通了電話,我不知道電話裏你們講了什麼事情,只看見你輕鬆的拍了拍手上的粉筆灰,脫掉了帥氣的西裝,換上了紅色的馬甲,堅定地走向了社區,走進了這裏萬千羣衆的家。新疆的夏末秋

原创 如果你不在時間了

今天同事問我:你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去世了,你想火葬還是土葬?這個問題問的我着實有些突兀,我默默的從煙盒裏拿出黃鶴樓來,靜靜地給自己點上。曾經我也寫過我的101個目標,其中有一項就是在我快要離去的時間裏,一定要爲自己寫一篇悼詞,自己要做主持人

原创 魯迅先生的棗樹

魯迅先生說他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顆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其實我一直不明白這話有什麼意思,直到昨天我才突然有了自己的理解。昨天我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彷佛我這兩年來一直都過着同樣的生活,尤其是今年疫情以來,每天都活得好累,生活也看不到什麼希望

原创 又是一屆“安康杯”,我要爭取初賽就被淘汰

剛纔接到消息,又要舉辦“安康杯”演講大賽了。不出所料校長又要派我去參加比賽。其實我是不喜歡參加這類比賽的,因爲對於教學來講並沒有甚麼用處。還記的去年我一個剛參加工作一年的大學生代表學校參加教育局演講比賽,剛開始以爲是羣英薈萃,逐鹿中原的盛大

原创 我曾經有一盞燈

記得很久以前,我一直在黑夜中行走,偶爾旁邊會有人帶着自己喜歡的燈從我面前走過,我是很羨慕的,所以我也開始尋找我喜歡的那盞燈。後來我向前摸索了好久,走了好遠的地方,突然發現前方有我特別喜歡的燈,它那迷人的顏色,照亮了我身邊的一切,我歡喜鼓舞的

原创 畢業季學生代表講話(由於是自己的學生,所以自己寫了稿子)

親愛的同學們,敬愛的老師們    大家好!我是九年級四班的xxx,很榮幸可以作爲學生代表來這裏發言,今天我講話的主題是:面壁十年圖破壁,刀霜劍寒試英雄。30天后我們將告別熟悉的校服,告別食堂溫馨的窗口,告別一直關心關愛我們的老師們,我們會踏

原创 原來朱子家訓也是我家的家風家訓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國法造就社會風氣,家規培養人的行爲習慣和行爲素養,那天我無意中看起朱子家訓時才發現,原來朱子家訓貫穿我們家的主要及家風家訓。一、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從記事起我的父母就開始教我掃地,疊被子,大家可能認爲這不重要

原创 你應該快樂,不是嗎?

最近我戒菸了,莫名其妙的就戒了。今天是第七天無煙日,突然覺得好像想通了並接受了一些事情。七天前的我還是每天兩包半的煙,熬到凌晨兩三點才睡覺的人。七天前的我曾一次次的強制自己戒菸,但是沒有一次能成功挺過第二天的,包括這一次我跟朋友說我要戒菸的

原创 世道人心

有一個特別短的說法,是我聽老梁講的:有一個高富帥,看上了一個超市售貨員,爲了能接近這個售貨員,他假冒窮小子去超市應聘,應聘成功後這兩個人就好上了,時間過去沒多久,事情敗漏了,這女售貨員發現這小子是個有錢人,那麼現在女售貨員有兩種選擇:A、我

原创 那個天天睡覺的孩子

今天六月十三號,距離中考還有6天了,老師們十分的着急,可是我看我們班的某些孩子一點都不着急,甚至有個孩子天天趴着睡覺。其實這次我主要想談談我們班的孩子劉甲(化名),我是初二帶的這個班的物理課,初三帶班主任,這個孩子從我接觸開始就是那種不讓人

原创 身在局中看不清

身爲一個教師,我們經常講要因材施教,可是講真的做到的人恐怕也只有那些影視劇中的人物做到了,我們所謂的因材施教總是被各種各樣的理由擱淺。有時候我們真的是因爲眼界太窄而做不到,即使能做到也只是因爲來自成績的壓力,教學改革已經改了一遍又一遍,甚至

原创 你需要瘋狂的演練----地震演練

最近有消息透漏,阿克蘇這邊會有大概6級的地震。其實,我也不清楚這個是不是謠言,但是這確實警醒了我,如果真的發生了,我們能像四川桑棗中學一樣零傷亡嗎?其實對於這類問題,我一直堅信,別人能做到我們也能做到,可是我們好像還是差一點。對於四川安縣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