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那一個叫時光漫步的酒吧

依舊要點開這一支小娟的《海上花》。聽一聽這流水一般的聲音,緩緩地流淌出來,沉浸在歌詞裏的溫情,還有微微氾濫的,失落般的空蕩。是這般柔情的你,給我一個夢想,徜徉在起伏的波浪中盈盈的盪漾,在你的臂彎。是這般深情的你,搖晃我的夢想,纏綿象海里每一

原创 楝花風 爾且慢到 楝花風,爾且慢走。 楝花風,爾且慢到

楝花風,爾且慢走。每年的穀雨到立夏,江南地方,晴朗的日子,陽光下,春陽瀲灩,暑氣初嘗;樹蔭下,嫩綠遮天,涼風習習。這個時間段,江南地方,土生的喬木,有兩種樹木很有觀賞性。一是楝樹。眼下楝樹花正是全盛時期。一棵棵或者長在粉牆黛瓦的屋角院牆,或

原创 楓楊樹.純潔、盟約、留住記憶

南關廂、會源橋橋堍,有一棵高大的楓楊樹。楓楊樹,我小時候叫“元寶樹”。因是楓楊樹結翅果。那一串串翅果猶如一串串銀元寶。很富貴的喜氣。2016年的五一前幾日,我和黑毛兄弟走老滬杭公路。兩旁滿是濃廕庇日的高大喬木樹,已掛下一串串的果實。黑毛兄弟

原创 穀雨.清淨

清明須晴,穀雨須雨。所以說,清明的晴,還有穀雨的雨,都是難得的。昨夜一場不期而遇的雨,實在是美妙至極,合着即將而至的穀雨節氣,有世間萬物,井然有序的周正端莊。我其實並不太歡喜穀雨節氣前後的一段時間。因是春末夏始的天氣,天一放晴,便躁熱無比,

原创 漁溪

從順慶府到漁溪鎮,沿嘉陵江,有三十公里出頭。中間途經搬罾鎮。現在順慶到搬罾這一段,已經幾乎變成了市區,兩邊各種樓盤建設與銷售,如火如荼中。新的馬路也修建得寬敞漂亮。老的搬南公路,也已經重新修整,鋪設成柏油馬路。過了搬罾鎮,路況很差。是一條老

原创 搬罾.徒步嘉陵江

罾:古代一種用木棍或竹竿做支架的方形魚網。用罾這種方形魚網捕魚的方式,現在也常見。近些年,每年的梅雨季節,我在海寧的洛塘河邊時常可見。我小時候,我父親也曾用這種網捕過魚。不過,我父親稱之爲“提子網”,偶爾也稱爲“扳網”。兩種不同的稱謂,皆是

原创 桐花萬里路 連朝語不息

清明節之後,桐花開時進入全盛時期。清明節氣三候的第一候,就是“桐始華”。所以我覺得桐花也是清明時節的花。大型喬木的花卉,桐花是我比較偏愛的一種。那種淡白色中帶點微微淡紫色,素雅乾淨的樣子,像極了穿一身類似顏色旗袍的成熟恬靜溫婉的少婦。令人放

原创 天地清明

1931年的清明,徐志摩有這樣一段日記:清明日早車回硤石,下午去蔣姑母家。次晨早四時復去送除幃。十時與曼坐小船下鄉去沈家濱掃墓,採桃枝,摘薰花菜,與鄉下姑子拉雜談話。陽光滿地,和風滿裾,致足樂也。下午三時回硤,與曼步行至老屋,破爛不堪,甚生

原创 時光的無間道

每年的陽曆元旦之後,到農曆除夕之間的這一段時間,我每每都覺得恍若身處新年與舊年之間的陰陽無間道,心緒像浮萍一樣漂浮無根。說不清楚,是究竟已經開啓新年,還是,尚處舊年的最後一段時光。是一個時空的黑洞。好像這一段時光,出現所有不好事情的概率特別

原创 慘淡的二月

打油詩一首:離別家鄉半月餘,近來人事多消磨。唯有門前洛河水,春風不改舊時波。剛過去的二月過得慘淡無比。二月一號,坐高鐵過隧道,因爲氣流衝擊耳膜,自己使勁掏耳朵,致使外耳炎,痛了一個星期,幾乎失聰,期間幾日,夜不能寐,痛苦無比。然後感冒一個星

原创 【讀你】一、開到荼蘼0825

二十歲之前,我一直很迷徐小鳳的歌曲。其實,與其說迷她的歌曲,倒不如說,是迷她的磁性沙啞、鈍鈍的聲音,以及那種不緩不慢,娓娓道來的調子。後來我迷上刀郎的歌曲。這是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的事情。再後來,我喜歡艾敬、王箏、斯琴高麗、以及最近喜歡聽李冰

原创 【讀你】二、月照開煙

我們每一個人在網絡上用的暱稱都很有年代特色,就好比我們每一個人的真實名字。大部分的,都可以從使用的文字上解讀出出生年代。雖然是自己隨心之舉,但無意間也透露了一些個人信息。“月照開煙”—剛開始關注他的時候叫“唐河不是糖”。所以那會我喊他唐兄。

原创 真正的朋友會越來越少

一,讀到一篇文章,說是,心情不好的時候,不妨讀讀孟浩然寫給王維的一首詩。《留別王維》寂寂競何待,朝朝空自歸。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只應守寂寞,還掩故園扉。大都世人眼裏知道的孟浩然是一位生活愜意的田園詩人。卻不知孟浩

原创 菖蒲花開月長滿

春節期間,大年初二,在川東異地的舊書攤上,買了一本《薛濤詩箋》。內有一段關於菖蒲花的文字:元微之《寄贈薛濤》詩:“別後相思隔煙水,菖蒲花發五雲高。”吳旦生曰:微之出使西蜀,知營妓雪濤有詞辨,嚴綬遣濤往伺。後登翰林,濤獻松花紙百幅,微之就所獻

原创 若到海寧趕上雪,千萬約我喝一杯。

一下雪:北京就成了北平;南京就成了金陵;西安就成了長安;烏市就成了迪化;杭州就成了臨安。海寧卻依舊是海寧,卻鮮活了文人騷客筆下的江南韻味,南宋遺風。若到海寧趕上雪,千萬約我喝一杯。2018/01/25 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