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書亂如堆山

書如青山常亂疊,奈何!

原创 何得盡讀家中書

雖然年來慎買書,可是,承師友厚愛,惠我大作,我之閱讀快樂,仍是不減。日前,又接小說家聶鑫森,彭漢如兩先生大著,欣然不已。      餘曾命拙齋曰:書難齋,實沒有真正的書齋,處處書如青山常亂疊,故頗爲家人所厭,誠書之累也,卻沒奈何。   

原创 虛名已淡輕雲遠

餘閒坐三閒庵喫苦茶,淡看窗外浮雲。人生幾何,轉瞬百年。不是悲觀,乃是事實,何不放下,暫得其安,因作俚句雲:獨坐閒閒喫苦茗,晴光向晚西天霞。虛名已淡輕雲遠,世態從來薄似紗。

原创 浮名不值一錢看

如今是浮名不值一錢看,只以苦茶遣餘生。或曰:未免消極。卻不然也,已近晚晴時光,還有多少日子可活?難得放懷,不爲俗物所累,樂此有限歲月,容與活着,隨自然而化。

原创 天上樓寫苦茶

餘居最上樓,構陋室暫得棲居,寫淡字暢我懷,喫苦茶得其閒,郭強先生謂:“喫茶去”,故命曰:天上樓。得畫家杜應強先生,書法家謝佳華兄,青年篆刻才俊陳文才兄寫與篆“天上樓”,銘感致謝!

原创 閒閒寫我心

我不是畫家,也非書法家,所塗鴉者無非寄情遣興,不堪入時人之眼,卻也無所謂也,正是:亂亂姿其致,閒閒寫我心。翩翩天外意,妙妙有清音。

原创 天上樓聽雨

宋人有竹樓聽雨之妙,令人嚮往。餘居最高樓,構陋室於上,命曰:天上樓。閒寫淡字,得喫苦茶。雨來,丁當淅瀝,居然有雅韻,故書“雅韻澄懷”焉。蕞爾者,何敢仰攀古賢,不值一哂耳。

原创 竹養浩然之氣

東坡先生曰: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竹者君子勁節,可養吾浩然之氣也。

原创 自知難

      辛波斯卡爲自己寫的座右銘:在此長眠着一個老派的女人,像個逗點/她是幾首詩歌的作者。      在急功近利的當下,如此淡泊人生,真是值得致敬。      人往往不自知,多高估自己,所以,“偉人、大師”云云每見,而“著名”更是常

原创 真正的詩人

波蘭詩人米沃什說過,有詩人的人民是幸福的。這話說的好。正如我們有屈原、陶淵明、李白、杜甫、蘇東坡等,因此,充滿了幸福和自豪。當然,這詩人應該是唱出人民心聲,有責任和擔當,有悲憫情懷的大詩人,而不是唱讚歌百靈鳥式的御用詩人,也不是應聲蟲似的僞

原创 人間重晚晴

湖南著名小說家聶鑫森,蘇州著名作家王稼句,山東齊魯書畫家協會名譽主席,畫家,書法家袁相富先生,齊魯書畫家協會主席,書法家,作家自牧兄贈寄“晚晴簃”齋名及書法。人間重晚晴,人到晚歲,戒之在爭,退而安,慾望趨淡,方可平安。

原创 應自牧兄邀塗鴉

應作家自牧兄之邀,爲山東大學作家班文學館塗鴉,詩云:自笑塗鴉多醜字,何嘗習帖古人風?酣然墨舞行如草,筆落秋霜亂葉同。

原创 豪雨解暑悶

一場豪雨帶來久違的清涼,令人欣然。適逢寒露,可謂應時節也。拙文收入《第八屆冰心散文獎獲獎作品集》,獲獎文章是《到湘西赴一個約》,可是入編時,主編說出版社通不過。自己檢查,卻沒有違礙者,無非強調一種獨立思想而已。只好按要求另選一篇,留下遺憾。

原创 寫金箋扇

友人贈我金箋扇,興起寫此,所謂新奇而玩耳。已近季秋,北國初雪已降,而此間仍是盛夏風光,在三十四度中煎熬,只好藉以空調了,故思秋風也。茗香伴我,虛度時光,有些消極,可是,這般年齡,早知天命,何必折騰。

原创 肖戰三十歲了

今天是演員肖戰三十歲生日。相比於明星,我覺得肖戰更在乎人們對他演員的稱呼。他不願意像流星那麼一閃而劃過,他想紮實地演戲,打造屬於自己的成績。我發現他的短文,強調的有兩點。其一,三十而立。一個人到了三十歲,已經不能懵懂了,要有明確的志向。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