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這種人不配生孩子

晚飯時分,學校班級羣裏出現了兩條消息。我看完,立刻在心裏問候了一遍他的祖宗們。這種人大概真的腦回路有問題,愚蠢又自私,傻13一樣的存在。孩子是物品嗎?是私有的嗎?孩子沒有自己的情感嗎?你們大人離婚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情,關孩子什麼事?不管法院把

原创 認清:父母只是不愛你而已

做了個惡夢睡不着了,碼字吧。剛好刷了個博主,觀點清晰,與我不謀而合。或許,這篇字也一樣會招罵,當然,也一定會有有緣分的人看到、看懂。我深知自己是回到故鄉的勇士,也深知有更深的人生課題將在2020---2022年之間完成。而這些被封印的很深的

原创 有一種成長叫「把我的名字還給我」

在我的幾段感情中,有一段走的很深是共振出很多靈魂功課的深入睡前一分鐘思維亂遊蕩突然就想到了名字的事靈感?看來睡不成了聊名字,就要牽扯一下這段故事了是很莫名其妙的開始完全完全的莫名其妙根本是意識之外的東西然而故事就這樣開始了直到這段關係後期我

原创 養育環境惡劣,直接導致孩子心理扭曲,被教育的應該是養育者

        昨天與s通話一個小時,深深的感受到對方的無助,雖然我已經不太想做心理療愈師,但還是幫對方分析了背後的原因,一條一條很細緻,並給出了我的部分建議。      其實,但凡孩子出了問題的家庭,一定是家長的問題,養育者與養育環境出了

原创 關媽媽做的菜引發的思考

          晚飯做了蘿蔔絲湯,這是我最喜歡的食物之一。就是把青蘿蔔擦絲,裹上蛋液和薄薄的一層面粉,在油裏煎成金黃色,那絲絲入鼻的香氣真是讓人垂涎三尺。然後再加適量的水,加入佐料,燒開就可以美美噠喝啦。      冬喫蘿蔔夏吃薑,

原创 確認並建立自己的價值體系

1.尋找自我      這篇字是答應朋友寫的,我也只是嘗試。畢竟每個人存在於世,首要的一點就是生存,根據馬斯洛理論人的最高層需求就是自我實現的需求。      精神層面的需求,讓我們區別於其他哺乳動物。      說到自我實現,首先得找到自

原创 「夢」來自高維的提示

凌晨從夢中驚醒,夢到了plan b 。夢境大概:我與b同學的通話被b的家人c打斷了雖然我壓住了,但內心很上火轉場我們都在教室上課,c變成我同學坐前桌因爲某個事情我順帶指桑罵槐而c直接正面剛我瞬間我所有壓抑的憤怒爆發直接動手KO了c同學然後c

原创 記錄 | 穿越家族能量卡點

原創 吉寧 來源 吉寧的小世界 9月16日      長久以來,可以說從記事起,我跟我爹之間似乎就沒有一點親情的能量流動。我怕他,恨他,想殺死他。      這是我一直一直對父親的記憶,我沒有辦法愛他,甚至在他去世後的很多年裏我都無法開

原创 做個單親媽媽怎麼就不行了呢

社會的進步有一部分會體現在個體的社會存在形態上剛接到朋友的電話說要給介紹個“對象”暫且容我這麼叫吧,真彆扭啊…我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了每次都覺得特別好笑本身我對婚姻制度就保留自己的看法有意思的是一個獨自帶娃娃的女人沒有着急去給自己找個男人或

原创 立秋| 困在時間線裏

圖:網絡文:吉寧一覺醒來已經立秋恍惚的就生出了別樣的情緒你我都被困在這三維的時間線裏找不到出口只好摸着看不見的線存在於天地的一黑一白之間一呼一吸之間好像走了很久於生命的時間長度裏又好像剛剛開始於靈魂的無限廣闊中執着的放下了彷彿不費力的讓人懷

原创 在戀愛關係中體驗被拋棄

很久以前,我看見過一個問題,就是我在親密關係中體驗一種被拋棄的感覺。像是一種驗證,驗證我永遠是被拋棄的。初戀(早戀)的時候,感情很好,莫名其妙的分手。再後來的兩段曖昧感情也是莫名其妙的對方選擇了別人。說曖昧,不說前男友們,是因爲根本沒有挑明

原创 結婚就結婚,什麼嫁啊娶的

首先說我,是極其討厭繁瑣的瑣碎事情,喜歡簡單幹脆利索的直接處理問題。當然,我知道這是我的問題,所以,我也不喜歡總把事情搞的粘糊又複雜的人。其實,很多事情的核心解決方法很簡單,但總是被腦子裏的屎攪和的好像天塌了。昨,我又被魔考打臉了。在清理潛

原创 活出你的攻擊性

長長久久以來,我們的文化都是教育我們: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卻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當自己的合法權益被侵犯時,遇到不公平對待時,要敢於說不,要爲自己發聲,爲自己爭取。忘記在哪讀過一句有意思又有力量的話,說:忍一時乳腺增生,退一步子宮

原创 吉寧| 關於“高敏感”的一點感悟

原本打算今晚早睡的,隨着開學,我的生物鐘需要調到晚9早5的狀態。除了隨順身體自己的意願,也因爲晚上發生了一點小插曲,睡不着了,於是爬起來碼字,就聊聊“高敏感”吧,就是它惹的呢。我沒有深入的研究過高敏感,個人感覺其實就是察顏觀色的能力和對事物

原创 那些攻擊行爲的背後是對自己的不滿意

在元神歸位後,我安靜的回看這幾天的發生,有點退行的恍惚感。實在回想不起以前,沒有覺醒之前是怎麼處理類似的發生。是毫無覺知的隨便處理了嗎?還是和大家一樣隨了大流?還是我行我素?想不起任何東西,主基調看起來都是我行我素,細微事件兒呢?大概都會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