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文 | 母親的剩飯與我的舊衣

我的母親心裏堅信一件事:只要她做的飯有剩餘,她就認爲家裏的人都喫飽了。要是那一餐飯喫光了,她會追着我們逐個問,是否沒有喫飽。我不停地給她解釋,我喫得很飽,要是再喫的話就要到嗓子眼了。這時,她纔會半信半疑地走開,然後再去問下一個人。我不止一次

原创 文 ‖ 滴水的暖氣管

家裏的暖氣管去年就在滴水。叫來學校後勤的水暖工,他看了兩眼,說明年暖氣來之前再修吧,一來是你們是木地板,怕水會泡到地板;二來是管道已經用了十年,貿然修理可能引起更大的問題。我和妻子覺得他的話在理,就一直把修理事宜拖到今年來暖氣之前。當我們再

原创 文 ‖ 較量

男子下意識地扶了扶自己眼鏡框,右手微微發顫,看得出來此刻的他很緊張。素心對他莞爾一笑,說道:“沒錯,想說什麼都可以。”“真的?”男子依舊有些不確定。“是的。”說完,素心輕輕地點了點頭。“那我說了。”“說吧。”男子張了張嘴,撓了撓頭,嚥了一口

原创 文 ‖ 自我覺察(16)

一直以來,我對自己要求比較高,尤其在做事上,渴求完美。一旦出現失誤或者瑕疵,我會因此寢食難安。最近,身邊有幾件事,都是我負責,但都不同程度地出了些小問題。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覆水難收。我很奇怪,自己並未因此過分自責,只是去想一些辦法,讓事

原创 小說 | 三個女人的愛情(4)

梅再次聽到小蘭的消息,便是她要結婚的消息。那次,她恰巧回孃家,遇到了很久不見的小蘭。她挽一位四十歲左右男人的胳膊,略帶尷尬地告訴她,這是她對象。她倆下個月十六號在縣城天外天大酒店辦婚宴,請梅一定到場。當梅把這個消息告訴英子時,英子說她也聽父

原创 文 | 自我覺察(15)

有人說,寫文是傾訴慾望的一種外在表現。套用這個邏輯,一年前的我有強烈的傾訴慾望。那時,我對寫文有執念——要是每天不寫點什麼,晚上睡覺前總覺得這一天缺點啥。要是更過了文,當天的睡眠也會來得早。一年裏,我經歷的一些事情,當然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原创 文 | 自我覺察(14)

1 看到一地雞毛,我總想把它做成雞毛撣子。有人說,這是執念。有人說,這是追求。也有人說,這是習慣。……這樣做,其實只是爲了讓自己看着順眼。2 你說一句,我應你一句。並非真心贊同,這是我回應尷尬的方式。這也是劇情需要,我忠實於自己在劇本中的角

原创 文 ‖ 家鄉的小河

最近,家鄉的小河成了網紅打卡地,抖音上與此相關的視頻鋪天蓋地。老父親在電話裏多次喊我回家去河邊轉轉。今天,我剛好有點閒工夫,抽出時間帶着父母,我們一家六口人去了一趟河邊。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湛藍,沒有一絲雲彩,只有些許柔軟的小風在耳畔飄着。

原创 文 ‖ 斷電之後

換了新手機,想要連接車載導航放首歌聽,結果出問題了。不但沒連上藍牙,而且車載導航死機了,一直停留在連接手機的界面上。即使把車熄了火,導航依然亮着屏。起初,我以爲導航反應慢,過一會自己就關了,就鎖上車回家了。大約過了兩個小時,我開車出去,發現

原创 小說 | 三個女人的愛情(3)

梅出嫁第二年,英子也出嫁了。梅因爲懷着身孕,沒能親自參加英子的婚禮。她給英子捎去親手做的一雙方口鞋:棗紅色的緞子鞋面,白色的千層底,針腳均勻細緻。英子捧在手裏看了又看,就是捨不得上腳。英子的家離梅的家不遠,只隔着一個村子。英子是個在家待不住

原创 文 | 位置

老家離我住的小區不遠,三十分鐘車程。隨着兩個孩子降生,母親大多數時間和我們住在一起,週末或者節假日回老家和父親呆上幾天,她變成了全家之中最奔波的那個人。父親大多數時間呆在老家,沒事種種菜,或者在地裏伺弄莊稼,自得其樂。眼下已到十一月底,暖氣

原创 小說 | 三個女人的愛情(1)

梅十八歲的時候,家裏人就開始爲她張羅婆家。那個時候,十八歲已是不小的年齡。大多數這個年齡的女娃早已找好了婆家。在村裏和她鑽得好(方言,音似,處得好的意思)的英子和小蘭都都已說好了婆家,但她們和梅一樣,都沒有出嫁。英子有三個哥哥,她是家裏的寶

原创 小說 | 三個女人的愛情(2)

梅是出嫁的那一年,剛過十九歲。那一年,她的大哥大壯剛剛二十四歲。在村子裏,男人過了二十五歲,沒有娶媳婦,那是件相當恐怖的事情。大哥運氣還算不錯,在這個大限來臨之前,定下了親。未來大嫂孃家家底薄,彩禮要得高。拼湊彩禮錢讓梅的爹犯了難。隔壁四鄰

原创 文 | 自我覺察(12) 【助人】

【助人】助人是快樂之本。這份快樂顯然是指向助人者。受助者受助是結果,至於其是否快樂,似乎不在考慮之列。換句話說,受助者的缺省值應該是快樂(被幫助了當然應該感到快樂),所以考慮這種問題純屬畫蛇添足。要是助人讓助人者快樂,那麼受助人就並非唯一受

原创 文 | 自我覺察(13)

沒有任何事是非如此不可的。——題記自我是一口井。時而關注一下,正常不過。若是過分如此,難免爲井所困。所見之天,如井口大小,覺得所遇之事,皆與己關聯,心中翻滾的念頭如條條繩索把自己包裹起來,如同置身繭中,與外界完全隔絕。沒有任何事是非如此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