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治癒,原生家庭的不幸。

接到母親的電話,已是下午3點。我從午睡中醒來,回了電話,電話那邊想傳來她的聲音,她的腳被燙傷了,讓我過去幫忙。我沒有回覆,囑咐她擦了藥。就在前幾天,因爲我哥在羣裏發的一條視頻,我想徹底和母親不再聯繫。那條視頻是一個小女孩的日常,但視頻中能清

原创 白尾巴狗

沒有趕集的街道,看上去額外安靜。遠處三兩孩子正在打鬧嬉戲,她們忘我的快樂真的就像冬日的暖陽。一聲吼叫打破了街道的安靜,孩子問:“那是誰發出的聲音?”,我猜想是一隻小狗的吼叫。果不其然,一隻黑白相間的花斑狗,搖搖擺擺的走過來,可愛的樣子令人喜

原创 可悲的父母愛情

老媽昨晚電話過來,告知腳被燙傷,讓我今天過去。今天早上10點,我從祁陽出發,打的去火車站坐高鐵,一站的行程,到了祁東。下車坐11路公交車,去大姨媽家吃了午飯。下午3點,坐1小時的大巴車,抵達父母居住的地方。和父母聚在一起,不小心踩雷,聊到我

原创 終於,要停止內耗了

明年大家要各奔東西了。這是一個喜大普奔的好消息。我的確在曾經很長時間裏,厭惡這裏的人際關係。但都是一大家子住在一塊,各有各的性格,有能有什麼辦法?我試着做了很多改變,經常出門,掐點回家,不想大家面面相覷的難堪。我也試着逃離這裏,去另一個城市

原创 被“綠化”的婚姻

最近從朋友那聽到一件驚掉下巴的事,是有關丈夫最好朋友的事。稱他爲D先生吧,一直做電器品牌的市場管理,前幾年業績做的很突出,升職加薪很快,也就應酬越來越多。正因爲這點,他很少回家,老婆經常打電話查崗。但沒用,依然”,渣到沒下限,經常叫小姐。後

原创 一定要瘦!

路過一家藥店,門口放着一架稱,順便站上去稱重,卻被自己的體重嚇得難過。回來後,我一直告訴自己要減肥,要減肥。不能再如此懶惰了。我是真的看不下去,那鏡子裏圓圓的包子臉,早已無氣質可言,曾經還是文藝小清新,現在還文藝,只是不在小清新了。一定要瘦

原创 爆米花 開心底

雨天。烏雲悄悄捎來一陣細雨,大賣場門前來來往往的行人,撐着五顏六色的傘,像慌張的“螞蟻”。今天週六,服裝大賣場開展促銷活動。我的任務是在一樓門口,負責製作和派送“爆米花”。不過,這派送並非免費,得憑顧客進賣場購物小票方可領取。一大早,就有顧

原创 上門女婿不好當(1)

介紹一下我的叔叔,目前居住在廣東佛山。但他並非本地人,此時想必大家又聯想到“上門女婿”了。他當年在廣州打工,爲人講義氣但缺乏謀略,常跟人打架,最後遭人算計,身體和心裏都受傷嚴重。無奈,回到家鄉療養。傷好了,又跑去廣東。接着又是打架,最後工作

原创 女兒的畫,被寵愛到失眠

晚上吃了飯,坐在電腦旁看了一會《爆笑蟲子無人島》,孩子們比我還笑得大聲,也許笑纔是最好的放鬆。我想起計劃裏,明年女兒要送去幼兒園,我也要開始工作了。已經四年沒有正式的上過班了,不知道到時能否適應?我不得而知。趁他們在看電視,我打開58同城,

原创 老友尋人

陰天,我沒有外出行走。一呆在家的時間過長,就會拿出手機,隨便翻翻,又或者認真學點東西。時間不會告訴你,它走着走着也亂了腳步。突然,QQ裏有人發來添加好友通知,我並不在意,也許好久都沒QQ了,怎麼會有人加我?但那個人附上的留言,引起了我的注意

原创 走火入魔了,老媽!

家裏有一位快走火入魔的老媽,也是心累的慌。先介紹一下我媽,快60歲了,經營釀酒小作坊,很喜歡學基督教,每次跟她打電話總是動不動一上來就說“神保佑你!”,我跟她是講不到一塊的,每當我提出反對意見,她的態度很差,使勁的爲基督教辯解,最後她氣的掛

原创 文藝範的一家人

昨晚聽了一節作文課,我鼓勵陳先生和我一起帶着孩子寫詩。開始他們都不樂意,覺得難。後來我講解了一下,他們也試着寫詩了。下面是我們寫的小詩。天淨沙·味砂鍋瓷碗瓢盆粘板木筷飯煲火鍋鹹粥甜湯幸福廚味食得人間煙火天淨沙·輔導陳先生上午中午下午數學語文

原创 三觀不合羣

剛開始陳先生在給女兒擦驅蚊的藥,那濃烈的氣味引起外孫女的反感,她說自己最不喜歡花露水的氣味了。這時,我突然聯想到最近看的一篇關於家中花露水使用不當,造成燒傷的故事。於是,我就向她講起這個故事的來龍去脈,大概是一個10歲的哥哥,因爲好奇花露水

原创 繭史

摸着手心長出的老繭又是生活賜予的驚喜從前,那是鋼筆的奴僕後來,成爲鼠標的知己如今,它是拖把的主人

原创 西藍花,非花。

家家都有本難唸的婆媳經。有時候不是我挑剔,是我很無奈。你知道有一個特別節儉,又特別不把你當回事的婆婆,這是一種什麼體驗?婆婆是出了名的節儉,可能她年輕時候要養育四了娃。我老公說我要是能做我婆婆一半就好了。抱歉,我一點也不想做到。最近,婆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