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遺忘的戶口本

      今天(元月17日)兒子來家裏拿小孫子的身份證(六六在三歲的時候辦理的第一張身份證),辦理疫情核酸監測的準備工作,卻突然想到家裏的《戶口簿》在哪裏呢?    記着在一起放着呀?爲什麼沒有呢?一點印象也沒有呀?只記着前一段時間因爲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92)

    走起來“哐嘰哐嘰”的響,我家的農田就在小鐵路的路旁。記着有一次,小火車上不知何故丟下的燃燒的碳塊掉落在鐵路旁,引燃了路旁的麥田,引起一場大火。小火車直到上個世紀的九十年代才正式宣告停運。現在在市區的秦皇大道上還保存着一個小火車的火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91)

  在高中期間,我是木訥的,可以說一直在糟懂中。直到現在,記着的同學很少,以至於在2020年疫情期間,高中的同學甚至一個班的建了一個微信羣,其中的同學我只能想起來就那麼幾個人,其他的根本就沒有一點印象。記憶中的那個回家是走過的小鐵路,現在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90)

    宿舍位於學校的最北部,也是瓦房。每個房間在靠近南牆和北牆的地方建有兩個大通鋪,學生們就將鋪蓋放在大通鋪上,每個房間一般會住二十幾個人,一到睡覺的時候,都是人挨人人擠人。    課堂上的最西面是講臺和黑板,一個班大約有五十來個人,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93)

    在經歷苦惱的鬥爭之後,父親爲我選擇了復讀之路。  復讀的同時,父母又爲我選擇了一個“老婆”。在“見面”之前,我們之間一無所知,我無法拒絕。她應該是個不錯的女孩,一個土生土長的農村姑娘,只是不知是何原因,竟然沒有上過一天學,不認識

原创 記憶中的印記

今天老伴的手機裏,朋友發給她一張上面的照片。照片中,春天已悄悄走過,梨花開了,麥苗也已分櫱成長,兩個女孩也許是現在說的擺拍遙望着遠方,渴望着未來,沒有絲毫造作。這照照片應該是拍攝於1981—1983年的4、5月份,拍攝於我們村的村後的中學西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88)

    化學課上有分子間的有效碰撞和無效碰撞兩個詞。當時老師的的解釋是:無效碰撞就是兩個騎自行車的人,在路上相撞,摔倒在地,摔的渾身土,到兩個人起來後,拍拍身上的土,發現都沒有受傷,也就各自推上自行車走了,這就是無效碰撞。有效碰撞就是一個

原创 疫情再次反撲,你準備好了嗎?

元旦過後,突然就開始了新的一輪(也許用詞不準確)疫情反撲。從石家莊藁城開始,十幾天的時間,周邊都有發生。病毒,無處不在,只是這次新冠有點纏人,有點頑強,好像跟人類鰾上了勁,非要拼個你死我活。  按照地球的發展史, 病毒(RNA)應該是最早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89)

  學校位於縣城北部,教室和宿舍都是瓦房,一年級的時候,教室在最南一排的中部,教室前有一排高大的梧桐樹,梧桐樹的南邊就是操場了。    食堂位於學校西部,是一個很大的廠房一樣建築,當時不像現在,每頓飯也就一個菜,大多數是熬白菜,早晨一般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86)

    理想中的高中,終於融入了我的生活,也是我第一次離開家,開始了住學學習生活,離開了家,也是我很不適應。    記得我和我的那位同學,不知多少次兩個人坐到學校門外的那幾個人家的房後,在一片玉米地的地頭,訴說着自己的無奈,哭得一塌糊塗,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87)

    改變,已是迫在眉睫,但現實無法改變。    由於糟糕的成績,在高二分班時,我被調到了最差的班,成爲最差生,就算是當時的任課老師也是最差的。      記得當時教化學的老師,因爲自己都沒學過化學,上課也是現蒸現賣,自己看後就上講臺,所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82)

    記得那時有一次作文課,題目我已不記得了,是讓用最少的字寫一件事。當時,正好學習了一篇古文,有一句“是日”。我就在這篇作文裏用上了“是日”這個詞,結果是全班用字最少的而且把事說的最清楚的一個。      初中最糟糕的是英語,這個一直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84)

      前面說過,我是考上當年的縣重點高中的,整個初中只有兩個人考上,也就是說,我是初中生活中學習成績的前兩名。    我是父親用自行車送我第一次到高中的,那是爲了體檢+政審,誰也沒有想到,在體檢和政審時,會出現一些問題。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83)

      因爲畢業時間的調整,我的初中上了兩年半,這也讓我趕上了高中的分數錄取的機遇,就是以考試分數錄取學生,而不是原來的保送上學。    在之前,高中和大學一直都是保送入學的,也只有根正苗紅的貧下中農或者村幹部的子女才能夠上高中甚至上大

原创 人,有時需要對自己狠點(85)

    首先體檢,我被發現已是一個“眼鏡男”,我的眼睛已經近視。其次,我的政審中,有人祕密舉報,我是一個地富反壞右的小崽子。能不能錄取需要向上級報告後才能確定。雖然維成分論已經不再,但遇到這樣的事,負責錄取的老師也是十分謹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