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後浪總是推前浪,這裏也曾是最好的小區

昨天,談了談職場的潛規則,今天想補充說明一點內容。第一,職場的潛規則只是個概率問題,並不是說所有的公司都存在這些潛規則,把這些潛規則列出來,是指有可能會發生,並不是一定會發生,這與不同的公司和不同的老闆有些關係。第二,不管什麼時候,潛規則都

原创 在職場,贏纔是硬道理

職場中的我們,在企業裏的時候,公司裏的人事或行政等類似部門的人常常會告訴你,有什麼事,或者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他們談,人事部門真的是你的傾談對象嗎?其實根本不是。我在以前的公司看過很多員工找人事部門的頭頭談話,而且人事部門的員工可能會定期找員工

原创 美,無處不在!你用心去發現了嗎?

昨天,不經意的轉發了條說說,確實沒有想到,竟然引起了大家的強烈共鳴,那條說說的內容是這樣的:男人不要覺得有很多備胎光榮,因爲,只有破車才需要備胎;女人也不要覺得有很多追求者多驕傲,因爲,只有便宜的東西才被哄搶!所以,男人要做一艘遊艇,女人則

原创 京戲中的“花臉”,到底分不分男女?

曾經,我去過幾次深圳的荔枝公園,許多照片一直沒整理,昨晚,我把在荔枝公園拍的照片整理了一下,並配上了文字。在公交站等公共汽車,現在深圳市關內路邊停車也要收費了,價格還不便宜,聽說一個小時要收10元錢,太貴了。看來,以後去市內玩都得坐公交和地

原创 一個好老闆,只需要幹三件事

近幾日,跟蹤觀看的《相愛十年》昨天劇終了。肖然是劇中的主角,來到深圳,從一個窮小子混成了擁有兩家上市公司的大老闆,着實不易,成功後的他,人性也發生些改變,特別是在對待感情上面,這個我就不說了。不過我覺得,如果把肖然單純看成一個老闆的話,其實

原创 靜靜的來,悄悄地走

池塘中的水不流動,慢慢的,就成了一攤混沌的死水河流裏的水時刻在流動,它們,也就成了透明的清水流動,有時候,就是一種活力有點不可或缺又收到兩位新同事的郵件一封,題爲“問候辭”,另一封,題爲“自我介紹”寫的,都是個人的推薦透過他們的語言讓我們看

原创 爲什麼要失去了纔會懂得珍惜?

今天,我想和大家聊一件有趣的事。昨天中午,在樓下的生活超市買菜,遇見一位婦女買肉。前一天我也是自己做飯的,還剩下一個苦瓜和兩個雞蛋,剛好可以配成一個主菜,苦瓜炒雞蛋,這樣的話,今天就可以少買一個菜了。挑選了一把芹菜,配什麼料呢?我想,還是再

原创 天堂向左,深圳往右

一個來自北方的清純女她,爲了堅守愛情,隻身來到了南方的深圳不料,卻在金錢的追逐中受了傷害人生,需要經受洗滌爲的,就是當初的那個愛情信念一個孤兒出身的窮學生他,爲了驗證愛情,在追逐功名中找尋幸福不料,卻失去了自我,迷失了方向人生,瞬間灰飛煙滅

原创 男人有錢就變壞,這部劇中的男主角就是

今天,我想和大家聊聊《相愛十年》劇情。以前做老闆的,在大家心裏面印象總是不太好,不是把他們當成狡猾奸詐之徒,就是把他們當成“大色狼”。其實也不要怪大家有這種偏見,男人有錢確實容易變壞。這幾天,正熱播的電視劇《相愛十年》,故事就發生在深圳,裏

原创 回頭看,房子永遠都是奢侈品

昨天,接到兩個電話,推銷房子的,都說在龍崗。我問,房子價格多少?她說,均價要X元每平米。還有一個電話,他說房子在坪山,單價已經降了300元了。我說,考慮一下,就掛斷了電話。之後,他還發了個信息給我,介紹了一下他們的樓盤情況。離福田坐地鐵僅4

原创 閹雞仔,這個傳統職業恐怕要失傳了

前些日子,和公司裏的幾個同事一起喫飯,也談到人類的問題。我問大家,人類爲什麼需要醫生呢?爲什麼其他的動物根本就沒有醫生呢?人家也不需要吃藥,不也活得好好的嗎?老朱說,是啊!別的動物都不用吃藥,一樣活的好好的,也不需要打防疫針,不也好好的嗎?

原创 人類真實的內心:渴望動盪、渴望刺激

昨天,來了兩幫人,上午一幫,下午一幫。都是些什麼人呢?上午來的,是一幫招商銀行的,其中一個,是華僑城分行的行長,另一個,是大客戶金融部的客戶經理,還有一個,估計是個司機,沒進來,他在車上候着呢!下午那幫人呢?是哪裏來的呢?惠州市惠陽區淡水鎮

原创 這地方牛,挖牆腳竟然挖到深圳來了

昨天,去參加里仁鎮的外出務工人員座談會,原本有同學也約今天在橫崗參加渡江鎮外出務工人員座談會,不過被我自己取消了。不想折騰了,太累。老家來領導了,各個鎮的領導都來了,有鎮長還有書記,及其它相關部門領導,他們是帶着工作來的,順便請在深圳務工的

原创 那一次旅行,是真的說走就走

開春,流行“去哪兒了?”,結果飛機不知道去哪兒了。最近幾個月,流行語換了,開始流行“說走就走”了,結果在許多網友QQ空間的相冊裏,看到了許多說走就走的旅行照。我真有點懷疑。她們到底是不是說走就走的旅行?我不敢相信她們說的“說走就走”是真的,

原创 這一天,我用手機拍照記錄了全程

來龍華大浪前,我一直在龍崗一帶混日子,討生活。五年前左右,龍崗正熱火朝天建設3號線地鐵,交通比較堵塞,城市的容貌也因地鐵的建設,在形象上受到一定的影響。就在那時候,我離開了龍崗。並不是我嫌棄她,而是因爲工作的原因,沒辦法。之後我來到了一個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