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自我的濾鏡

國畫課程正在一點點深入,昨天晚上的畫面比之前的兩課要複雜了一些,畫面中加入了一塊石頭,還有一小叢的竹子,說起來也就只有三個物象,並且每個人都按着老師教的步驟一筆筆畫下來的,可是,一堂課上下來,學員們就開始交作業了,我又一次地發現,誰跟誰畫得

原创 端午!端午!

最近這些年,大約還在四月間,就可以看到糉葉糯米在售賣了,有很多急着喫的,更是早早地就開始包糉子吃了。我老媽比較守傳統,通常都是端午節正日子包糉子,我也最愛喫老媽包的糉子。端午這天,少不了會討論端午的由來,有一種說法是紀念楚國大夫屈原,傳說屈

原创 數學考15分進名校,92年前大學真的好考嗎?

每年到高考的時候,就有人拿出來許多名人高考的故事在那裏說,錢鍾書的高考故事是出鏡率很高的,在92年前,錢鍾書考入清華大學時,以外語和國文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清華大學,但數學只考了15分。再來到39年前,馬雲第一次參加高考, 志氣高昂的他,在志

原创 藝術是心靈的釋放!

學國畫以來,真沒有想過爲什麼要學?現在想一想,這確是一個很大的命題。凡事問個爲什麼?往往就把自己問住了,然後苦思無解,最後不了了之。在攝影技術還沒有誕生的古代,畫畫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攝影的功能,古人們用自己的一枝筆來畫出人間百態,一幅清明上

原创 和一切現象安然相處

今天,我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說的確切一點,是稍稍有一點崩潰,這一崩潰就看什麼都不順眼了,尤其是單位門前的那條路,圍檔豎起來了,我對路旁那兩排整齊的銀杏樹的命運有點擔心,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門前的這條路能修好。一提到這條路的工期,立即就想起來某地

原创 一邊畫一邊走近蘭!

繼續蘭的話題吧,說到蘭,似乎是很高雅的,我爲了學畫蘭,我今天特意翻看了蘭譜,也百度了一下蘭花的種類,原來,蘭花有那麼多品種,也有那麼多的樣態,我覺得自己畫的蘭花瓣不好看,沒想到,也有那一種的品類的。我認識蘭,居然是從畫筆上開始,我也很奇怪,

原创 解讀下苦功三個字

我小時候,家裏的書不多,但是全套的《毛澤東選集》還是有的,有時候也會翻看,但那時候還小,很多東西還讀不懂。後來幾經搬家,《毛澤東選集》也在幾次的搬家中弄丟了幾本,可能目前還有一兩本吧,今天偶然讀到《做革命的促進派》,上面有一句話,深深被觸動

原创 跨越侷限的力量!

今天下班的時候,我去後院騎車,在車棚裏一擡頭,又一次看到了那棵杜仲樹的樹幹,已經有有兩個碗口那麼粗了吧,順着樹幹向上看,它從修建車棚時爲它留的那處小小的四方的空間裏向上長着,很顯然,那處空間顯得很侷促,爲了生長,北邊的樹幹包裹着鐵皮的棚頂,

原创 一莖飄零的無土之蘭!

我上了一段時間免費的國畫體驗課,有點像在窗外竊聽的感覺,竊聽雖有竊聽之樂吧,終究是在窗外,並且越畫越感覺自己的巨大差距,這也讓我決定要走進校門去看看,去坐在教室裏,踏踏實實做一個學生,投入到中國筆墨的歷史傳承之中。今晚是入學的第一堂課,內容

原创 難道是這個社會按下了快進鍵!

我今天看新聞,據說毛壇廠中學今年不會有那麼拉風的送考車隊了,真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高考在我們國人的心目中佔據了一個無比重要的位置,每一年的高考,我也會邂逅到這樣的車隊,我經常想,這車上的孩子們,在這兩天的高考之後,他們將開啓不同的人生。

原创 看別人自知難,其實自己也一樣吧!

2020和2021年,因爲病毒的原因,有很多行業深受影響,如:電影業、超市、線下的教育機構、還有旅遊業幾乎是顆粒無收。凡事都有它的兩面性,有受到不良影響的,就有因此受益的,突然間就贏得了發展的機會,如快遞、線上教育什麼的,尤其是最近這些日子

原创 融化拘謹的熱度

沒有想到,就說了一句土豬拱白菜,某同學一下子就登上了輿論的熱搜榜,我從這一句話中,聽到了一種對於現實的忿忿然。是呀,誰沒有一份對於現實的不滿,我們有時候也會憤然地說一句:憑什麼?在今天這個初夏的晚上,繁星綴着夜幕,一院子的樹木曬了一天的太陽

原创 明日黃花蝶無憂

有點困,差點就睡着了,一想到沒有日更,立即就起來寫這個日更,不過腦子好象有點僵,靈活不起來。就是這麼僵的情形下,  我依然想起來下午去滹沱漫步的事,滹沱河,是我家鄉的河,我認識滹沱也已經有年,然而,它從來都不是如今的模樣,滹沱河,它是一條古

原创 麪包會有的,什麼都會有的!

前幾天,我學着自己做麪包,花了不少時間,結果做出來四不象的東西,不像麪包,也不像饅頭,爲了不浪費糧食,很勉強地吃了。雖然沒有做出好喫的麪包,得是我卻走出了敢於嘗試的第一步,萬事開頭難,好在我已經開頭了。不經意間,已經走到了總是好回憶的年齡,

原创 你準備投報什麼?

前段時間,偶然搖到電視劇《裝臺》,看了一段時間,並沒有追完,電視劇後面的部分有點看不下去了,給了我一種強拉硬拽的感覺,並沒有追隨故事發展的脈絡。劇中刁順子是勤勞的,他靠自己的勞動去苦熬歲月,他是善良的,他善待跟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韓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