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順帶讓我嚇了一大跳

傍晚騎行在街上,突然奔過來一個小女孩,對我說,能不能帶我一段?我很是意外,這孩子遇上什麼事了?不會是壞孩子吧,萬一帶上車,她假裝摔下來,我百口難辯呀!所以很是猶豫。沒等我答話,她又着急地加了一句,我迷路了,認不出回去的路了,又打不了的。我知

原创 閒話《左傳》何時歸

講《左傳》的閒已經停講很長時間了,會不會再來講是一個未知數,不管後面的情況怎麼樣,都得感謝她,她講過的十來篇,讓我知道了如何去讀《左傳》,如何去理解《左傳》。《左傳》是以《春秋》爲本,春秋筆法是什麼意思,原先還真是不太瞭解,春秋筆法不僅是指

原创 名人書畫

這字畫水平如何?不敢妄加評論,從落款可以知道是梅蘭芳先生後期的作品,當可以代表他的較高水平吧。梅先生的祖籍是泰州,泰州還建了一座梅蘭芳公園,老家人是以他爲榮的,宣傳得最多的還是他的戲劇成就,所以今聽人提起他的書畫,彼感意外。實因他的戲劇之成

原创 古鎮灣頭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灣頭古鎮,在揚州城的東北方,在古運河的彎道處。天下玉揚州工,揚州工,工在灣頭。從老街到新街,玉器加工行一家連着一家,前店後工樓上家。也有庭院深深,幾進院落。老街的石板路刻意保留着原先的模樣,大條石鋪陳,道口處幾石並鋪,深巷中

原创 讀過丹青也過癮

因爲陳丹青而認識了木心,不是面識,只是瞭解了他的身世,他的文章。既而因爲木心又瞭解了陳丹青。陳丹青的畫並不瞭解,可能也懂不了多少,索性連皮毛也不涉歷了,他也寫文章,繪畫專業方面的也許更多,同樣也是我難以深入的世界,幸好他同時還寫下了很多的生

原创 熄燈號

當過兵的人都聽過熄燈號,軍人對號令可能是嚴格執行的,沒有當過兵的人只能想象。上學住過集體宿舍的人,該是聽過熄燈鈴的,現在住集體宿舍的孩子少了,中、小學幾乎等於零,大學可能有,當然條件也早已今非昔比,大概熄燈鈴也不是很嚴格的了,還會有值班老師

原创 過江又過河

揚州鎮江間又在規劃建設一條過江通道了,西有潤揚大橋,東有五峯山公、鐵大橋,中間再來一座大橋,揚州、鎮江真的可以同城化了。三十年前去鎮江很不容易,只有汽渡,那時揚州還沒有一寸鐵路線,去鎮江坐火車是開眼界的事。寧啓鐵路開通後,有一次去鎮江學習,

原创 幸福的水杉林

這個大院子剛剛修建好,單位應該是老單位,可能是周邊道路的改擴才重新改建了圍牆,也許院子是向裏收縮了,所以這一小片水杉林緊挨着新院牆。原先的林子是什麼樣的景況,無從知曉,有心問一下傳達室的門衛,聊一聊這片水杉林,但見大門口的防疫要求只好作罷。

原创 閒話也有味

從小鎮回揚州,車上遇到同事的父親,一個老教師,現住在城區,他經常到小鎮上轉一轉,遇到熟人就交談一陣子,這是必定能遇上的,他在這鄉村工作了一輩子,同事、朋友、學生太多了。他不去任何一家,親戚家也不去,只是路上走走看看,喫飯也是自帶的食品,自帶

原创 有趣的日期

看到這個問候語前並沒有注意過今天的日期,真是有心人處處有發現。這是個鏡相對稱的日期,如同晨起照着鏡子。日子也會照鏡子,看什麼呢?時光的影子,歲月的容顏,歷史的天空,未來的幻想…………日子是一些數字,日子又不是一些數字,日子在每一個數字裏面,

原创 真家教

在抖音上看到這個視頻,我毫不猶豫地轉發了。父親喜愛朗誦,所以就培養了女兒,這能不成才嗎?葉嘉瑩七歲時,家人準備送她進學堂,她爺爺說,太小了就在家裏讀書吧,於是就用老法子,老書籍教了起來,這又有哪一所學校,哪一位老師可比呢?中國的門第啊!中國

原创 老鼠膠

又聽說一家孩子中了網貸的圈套,父母爲其還上了幾十萬的債款,不知他從貸中真正拿出了多少錢,何止得不償失。父母還算是有點積蓄,但關鍵是心裏受到了大傷害。什麼叫心有餘悸,這就是了。前些天剛參加了一個同學孩子的婚禮,在同學中是較晚結婚的一家了,不是

原创 小小圓滿----從容小主文學交流羣打卡33天

在進從容小主文學羣之前,我就已經進了好幾個筆會羣,但因成員組成差異很大,相互間交流並不十分通暢。看到從容小主的一篇文章知道她有一個文學羣,想進這個文學羣主要是因爲從容小主的更文吸引了我,在簡書中從容小主只是在安靜地寫自己的文章,偶爾也寫幾篇

原创 飛向那山

山是平原人的一個心結,心動了,去過了,還是解不開。因爲它的高,因爲它的向上。古語就有,人往高處走。山就是眼見得的高,高得實實在在,高得有跡可尋,高得令人神往。飛向那山是一種願望,夢中的情景,現實中鳥類是可以的,所以鳥兒是有詩意的,它簡簡單單

原创 冬芋夏姜

看過《懷姜》,看過《雪窗煨芋》,有很多的溫暖在心頭,也是平常之物,而融入了歲月的悠長,融入了家鄉的味道,融入了親人的身影,融入了自身的情懷,尋常之物也就非同尋常了。汪曾祺是擅長借物抒懷的,其實不是借,是一種生長,那些種物一直鮮活着,一直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