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記錄人生還是探索人生

突然,又一個一個思考閃過腦袋,我現在所有的文章都與自己的情緒息息相關,那麼,我究竟是在記錄我的人生還是在探索呢?說是在記錄吧,確是所有內容都是因爲經歷的事情而產生的情緒感悟,都是過去式的總結,雖然膚淺,但是的的確確也是在記錄自己的思想。但是

原创 情緒宣泄地——簡書

本以爲自己在簡書日更會寫很多不同類型的文章,豐富自己的作品,但是每天更新的時候,總還是會不自覺的跟着情緒的引導寫下各種各樣關於自己情緒的文章。抒情是好的,只是情緒的傾瀉似乎也會讓自己有一種“失控”的感覺,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控制或者說是根本不想

原创 聽到哭聲的那一刻

人生如窗外的風景,儘管它未必是美的,但是它總在變化,終究會有那麼一刻,是你想要的樣子。聽到她忍不住哭泣的時候,才知道她揹負着太多的壓力,承受着所有的非議,儘管我也試圖爲她分擔,但最終還是沒有能幫上什麼忙,反倒是憑空給她增加了更多的壓力。最終

原创 憤世嫉俗的我

我向來是不愛遮遮掩掩,如果真的因爲一些人事物情緒不對了,我會站出來表達,但是爲了避免衝突,我卻偏愛一些背後捅刀子的做法。當然這並不好,但是我覺得有些人有些事情,沒有必要打圓場,如果不及時批評指出,反倒可能害人害己。當然,我也不是那種會溝通的

原创 沒有什麼比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更治癒

情緒總會因爲各種原因低沉,或許是因爲天氣,或許是因爲他人的行爲,但治癒低沉的最好方法只有一個,那便是經歷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當然,戰鬥並不是表面的意思那樣,在生活裏,戰鬥無處不在,不論是完成一件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還是和朋友來一場體育競技,甚

原创 if I mean something to u

不想離開,因爲你說我對你很重要。很害怕這不是真的,很害怕我終將被遺忘。在另一個世界,你說我成爲了那個世界你的支柱,但也正是因爲只是在那個世界裏,所以我不確定等哪天跳脫出來,我們還會不會那麼要好。我從來都覺得自己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所以我不值

原创 你終將是我生命裏的一顆流星

你是一個爲數不多能給我帶來快樂的人,雖然快樂的源泉莫名其妙。但你也是終將離去不再聯繫的人,因爲你是一個陌生人。生命裏總會有些許流星劃過,他們雖然不能完成我們的願望,但是或多或少總會給我們的生活帶來希望。相遇時,快樂的同時,也會面臨着終究別離

原创 有人走有人來

生命裏有太多匆匆,身邊總有人走有人來,熟悉的可能某天就會變得陌生,而陌生的也會因爲什麼變得熟悉。我信命,我相信我遇見的每一個人都是命中註定的,不管我是喜歡ta還是討厭ta,遇到了,便是命運使然,而如果有一天ta離開了,那也只是宿命的一環。只

原创 成爲不了自己喜歡的樣子

灑脫是什麼,是說上就上說散就散,沒有猶豫,沒有糾結。人總會有消極的時候,倘若連消極的時候都畏首畏尾,那自然是稱不上灑脫的。他是一個英雄,他拯救了世界,卻不知道如何拯救自己,在自己世界崩塌的時候,如果沒有人拯救他,英雄的隕落或許就是一瞬間的事

原创 放任情緒,順其自然

人的大腦總會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情緒在牽絆着,而剋制往往是大多數人的選擇。我並不想要剋制。如果沒有複雜的思緒在心中徘徊,我想我不會有那麼多雜亂的靈感去書寫一些雜亂的文字,雖然世界可能會因此少了些嘈雜,多一絲清靜,但是世界也少了一個真實的我。所以

原创 不管怎麼樣,生活還是要充滿熱情的

日復一日的重複着無趣的日子,大部分人都會漸漸地陷入沉淪,失去了讓生活充滿色彩的動力,到最後可能連活着都變成了負擔。人生總有一些不如意是躲不掉也改變不了的,大多數時候我們只能順應,只能妥協。然而正是因爲我們妥協多了,順應久了,人也就變得麻木了

原创 勿忘用鮮血堆砌出的強大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都生在和平年代,儘管世界上有很多國家仍然被戰爭所困擾,但是我們的中國,卻是一個安定和平的國家。在新中國成立前後,國家還是避免不了戰爭的,而對於一個軍事和經濟相對都較爲落後的國家,要想打贏一場戰爭是非常不容易的。昨天去電影院

原创 朝陽的催促

還不該起牀,畢竟這是假期的第一天,應該睡一個懶覺的,然而事與願違,窗外莊嚴的升旗聲音還是吵醒了我,讓我以爲是在家附近的軍隊在慶祝國慶的到來。結果只是某個銀行的職員,大早上開着大喇叭在升旗。我也沒什麼太多怨言,畢竟今天是舉國歡慶的日子,他們以

原创 認真的她

如果我能有她那麼認真,那大概我就不會想現在這樣一事無成了吧。儘管我不瞭解她生活中是什麼樣子的,但是在遊戲裏,她的認真,超乎我的想象。懶散佛系的我幾乎都不在遊戲裏和新人有太多的互動,除了一起參加遊戲裏公會組織的活動外,都不瞭解新人。而她,儘管

原创 飄散在煙雨中的雪

那是一片飄散在煙雨中的雪,它迷人卻冰冷,忽然而來,卻又在一轉身便消失了,看到它的人覺得很美,看不到的人,只是覺得這一場雨有些喧囂。碰巧的是,我看到了,看到它那交錯的線條,清晰的脈絡,哪怕只是一毫秒,我也捕捉到了它最後的那一刻,儘管它躲藏在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