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新話觀刈麥

酥穗待開鐮,芒種依悠哉。曾經沸人丁,鄉野蕩塵霾。碌碡泯過往,老場起新麥。閒田說當年,簇擁等機來。搶收恰九成,車陣逐戶排。糧箱裝鬥滿,喧囂陌上白。拓場攤顆粒,幹風宜晾曬。千頃指日淨,夏播豈等待。麥秋等閒意,虎口處愜懷。三夏應天時,詩佛嘆無奈。

原创 夏有涼風 (閒筆)

自蔭柳腋下,傘荷亭亭。曉露微笑,晚橋流淙。蒲扇難得歇歇,更少了煩人的蚊蟲。涼透了香茗浸浮的微汗,頓覺耳聰目明。出去走走,被一種激情慫恿。心胸如天大,地大,靈犀拂亮了星空。始恨才思難濟詩懷,於其搜腸刮肚;莫若無慾其中。醉心空字絕妙的禪境,金星

原创 生於憂患,也許是上蒼給你的“救心丸”

生而與世界結緣,童心未解憂患。可於生總伴隨未知的兇險,且有時在所難免。有認知就開始“舉步維艱”,從蹣跚學步;到浪跡江湖的男子漢。回首欣賞走過的腳印,奠定了自信的主觀。人生一直在路上,休息時尋一處驛站。可黎明的腳步又指引向前,無論柳暗花明;還

原创 用感恩,爲拾穗者裝幀/芒種隨筆

與機收無關,裸野依散落她們的躬身。對穀神虔敬千年,如今還執着感恩的初心。入倉的車水馬龍,沸揚打趣的彌面黃塵。撿了“西瓜”就不再疼惜“芝麻”,可她們眼中卻是穗穗“黃金”。露頭明兒就走進麥茬地,腰圍布袋兜裙。凌亂的鬢髮猶帶星糠,面頰還夾着昨日的

原创 芒種箴言 (小詩)

埋身沃土,根扎黃泉。自童年即被不幸,睜眼無奈漫長的冬天。沒有萎縮,視寒霜等閒。任數九強加八十一難,冰雪下依舊憧憬着春天。當鬚根觸及第一聲春雷時,撒千里生機爲大地美顏。當嬌豔的四月只鍾情油菜花時,可知那綠野萬穗;纔是豐收作品的經典。自信的芒穗

原创 地頭飯

儘管很可口,總也吃不出香甜。那心思一直盯着爭分奪秒的田間,手中香菸不斷。這時節沒有一日三餐,晝夜連軸轉。機收了一塊兒倒茬夏播,又期待雨落今晚。偏怕聽哪一天雷鳴電閃,糾結着看天。正晌的酥穗兒等着開鐮,種完的地塊兒等着澆灌。烈日下的身影坐立不安

原创 現代詩:遠去的碌碡聲

乾熱風提醒,四月芒種頭芒種。把老場院細細平整,村村遍起吱扭扭的串場碌碡聲。自後父親繃緊過麥的神經,知麥熟一晌;磨鐮修車矼場待命。場地如鏡,便開始露宿月明風清。麥場的愜意莫過於躺平望星空,天高星稠;對望着童年失眠的眼睛。那時不懂煩惱,只厭聽叔

原创 現代詩:六月憶童年,一溪淨流醉瀲灩

夥伴們沒有旱鴨子,會游泳早於學齡前。寧負作業,不負誘人的波光瀲灩。離開父親託腹的肘臂,便成了一隻“掙扎的小船”。短暫時驚慌失措,看到父親信任的雙眼。遂掌握了呼吸自如,也就沒了手忙腳亂。終於”征服”恐懼的水面,纔有“資格”和同伴搗亂。漸漸村頭

原创 印象.六月

小滿妹子的爆脾氣,令呼吸乾熱。竟鍾情芒種更惡劣的性格,欣賞他敢與雷神撕扯。那張娃娃臉何時變得驕陽似火?讓長夏沒有了日夜。金野的卸妝又是如此急切,聳糧倉座座……薰風媒妁,一對新人天作之合。麥秋合序,吟甘霖滂沱。袒露的茬行詩青壟長歌,自後水深火

原创 麥秋時節 /芒種.隨筆

好像聽懂了布穀鳥聲的急切,讓矼場的石磙吱扭穿越。只是不需要矼場了,麥田依舊上色。芒種似搶收的一聲口令,聞風即全民皆兵;聯合遍野。總有一場雷雨洗劫,讓莊稼人驚慌失措。但聽得地頭機子轟鳴,就立刻廢寢忘食;日以繼夜。看鄉路車水馬龍斗量箱載,司機額

原创 即景隨筆:驚雷題跋六月雨

對遊戲的東風,開始讓樹林抑鬱。讓莊稼人懶得再祈盼,任驕陽下大汗淋漓。罵了幾回天氣預報,無奈的焦野醭土焦躁漫彌。酒後頭疼得厲害,無意間瞥見西北天際。覺呼吸有些氣短,呆瞅着“搬家”的螞蟻……清涼頑皮的杵了一下無意,卻鬆開緊皺的頭皮。沸漲的“黢黑

原创 打開六月,先看看張張娃娃的笑臉 (六.一隨筆)

如朵朵金黃的向日葵,粘貼於首頁封面。難怪人們常說這個月份是娃娃臉,原來和天氣無關!就讓紅領巾先爲盛夏代言,寄希望襯豐收夢圓。祈祖國的未來金光燦燦,映國旗一角;輝壯九州方圓。盛夏的熱情讓花朵笑容滿面,憧憬美好的青春;把擔當勇敢扛肩。彤紅是一團

原创 現代詩:六月門樞雷啓動,風吹麥浪卷芒種

怕惹雷霆,偏有雷霆。見慣了這張“娃娃臉”的無常反覆,打開六月;即繃緊了莊稼人的神經。似訴說久蓄的壓抑,如釋放命運的“不平”。面對這個脾氣暴躁的時節,芒種;如履薄冰。翻開扉頁的一股乾熱風,鐮刀便顫抖得“蠢蠢欲動”!用亮劍的姿態面對麥浪千頃,讀

原创 布穀聲聲,小滿遂大成/現代詩

應時的乾熱風,讓小滿瞪圓了眼睛。盛夏的激情,令飽脹的麥穗扎芒拔葶。旭日東昇,映最爽清的布穀鳥鳴。絕韻天籟,把碧空高闊;纖雲錦綾。乘朝暉舉步輕鬆,向芒野萬穗笑迎。早有歡快的燕子梭行織景,似批閱壯錦;點撒呢噥。快要麥熟一晌了,感穗芒色淺浮明。掌

原创 任性懲罰:巨嬰

自恃優越名片,養尊了佛爺的雍容。如一條噁心的螞蟥,遊弋在時代的人潮間;不羈任性。張揚目空一切,卻無生活本能。吸吮膏血全無愛人憫情,一味索取不知感恩;灑臆社會無關年齡。巨嬰,寧把母乳吃出血星;猶未盡貪婪不如畜生。怎知世俗早唾棄這付“失敗”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