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越來越沒有安全感了

曾經嚮往的自由,隨着時間的流逝,已經變成了生活的壓力。漸漸懂得了小時候父母的教誨,認真讀書,長大混個鐵飯碗。那時候覺得很搞笑,纔不想做固定的工作呢,自由一點好。現在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了,沒有收入的一天都是有點惶恐,生怕用到我的私房錢。那個是我

原创 我把家務做完了,婆婆坐立難安。

婆婆每天早上起來,一邊搞衛生一邊抱怨連連,聽得我心煩氣躁,想睡個懶覺都不行。其實也不算懶覺,才六七點,一般來說,八九點左右起牀纔算精神。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下,真的是太壓抑了,她越是吵嚷嚷,我就越想賴牀,有時乾脆拖到九點十點,反正上班也不忙。近

原创 囉嗦的二姑

小時候覺得二姑長得很靚女,像大明星一樣,而且她對我特別好,讓我更加的喜歡她。唯一讓我不滿意的是,二姑三十多歲了,都沒有嫁人,原因是沒有男人喜歡她。真是讓人想不明白,那麼好看那麼標誌的一個人,追求她的人應該是一大片吧。偏偏都沒有,後來別人終於

原创 無法放任不管

假如換個角度看問題,也許我就是個幸福的女人,假如我能放低一點姿態,也許不會過得這麼累!真的,老公經常對我說的一句話,那就是“誰叫你,你自己找累,我又不要求你做那麼多活!”我的日常就是:帶娃,上班,管娃,做飯,顧家。看似這是一個平常女人做的事

原创 徹底不搭理隔壁大媽了

隔壁大媽這樣的語氣,已經不只一次讓我討厭了!!!我又不是跟她說話,她偏偏就來一棍打死的語氣。今天我正和旁邊阿姨聊天,說的去做核酸檢測的事。阿姨說隔壁大媽也去做核酸檢測了,我很驚訝,不是靠近那邊才做的嗎?怎麼她也去做啦?隔壁大媽馬上接過話題:

原创 婆婆惹到我

婆婆因爲我沒有清洗孩子牀上的被套,就主動去拆出來洗,一邊拆一邊罵,說髒成什麼樣了,都不會洗一下,沒見過這麼懶的。我不是沒看見,只是每天都匆匆忙忙去上班,要麼就是天氣不好,就忽略了,因爲我覺得一個月不洗被套也沒什麼。沒想到婆婆有潔癖,自己的被

原创 我爲什麼變成了這樣子

最近發現自己脾氣越來越差了,動不動就想找出氣筒來發泄,在家裏,簡直就是魔鬼一樣了,時不時大吼大叫。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是孩子嗎?固然孩子淘氣搗蛋,畢竟貪玩就是他們的天性,沒有錯,是我的教育方式不對吧。是老人嗎?她幾十年來就這樣的性子,囉嗦

原创 今天懟了隔壁噁心大媽一回

隔今天看到幾兩個隔壁阿姨在一起聊天,身上都穿着黑色羽絨服,我便隨口說了一句:“哇,感覺黑色很流行啊,怎麼你們兩人買的都差不多呢!”一阿姨笑着說:“是啊,黑色什麼年齡都合適穿。”另一阿姨就說:“你那麼年輕,不要買那麼暗色的衣服,可以買些紅色的

原创 爸爸的病像個定時炸彈,我每天都在替他擔心

今天弟弟爸爸可以自己喫飯了,他順便拍了一段視頻過來。視頻裏爸爸滄老的面容,顫抖的雙手,喫力的把一口飯菜往嘴裏送,看得我有點難受。人老了,生病了,如此的艱難!最讓我擔心的是,爸爸的病情,心血管動脈夾層,血管上有潰瘍,醫生說這是一個定時炸彈。多

原创 又快到年了

老公一聲不響就回老家了,等我知道的時候,他卻和我說,因爲沒事幹,所以回去收拾一下老家。我本來很排斥老家的,覺得回去諸多不方便,但是隨着年齡越來越大,那種穩定感越來越強烈了。城裏雖然有房子,但是逢年過節都是和平時一樣,沒有那種熱鬧氣氛,還是回

原创 再提初戀

我有一個臭毛病,那就是覺得日子平淡,就會拿老公的初戀出來惹點事!今天又提了一下,被老公懟了回來。他說:“你就喜歡做不利於和諧的事,我也提你的初戀,看你什麼感受。”我說無所謂,反正我又沒初戀,結果老公說:“別以爲自己多單純,你的華哥呢,也只有

原创 女人,只要你單身,一直都會成爲別人的焦點

鄰居阿蘭三十多歲了,人長得不賴,小巧玲瓏型,皮膚細膩,身材豐滿。公認的美女,同齡人的孩子都上初中了,她還單身。在農村裏,超過二十二歲,家裏人都會開始催找對象了。雖然女孩子不愁嫁,但都擔心年齡大了,嫁不到好人家。阿蘭的父母性格比較溫順,也經常

原创 牛角梳

上次回孃家帶的一把牛角梳,落在孃家沒帶回來。姐姐說給媽媽用就行了,自己另外買一把。誰知被爸爸說不能給媽媽用的,俗話就是不能送“疏”,於是就等我回去再拿了。沒辦法我又另外買了一把,等我拿回家的時候,大喫一驚,才個把月,純天然牛角梳竟然變成了這

原创 我不敢做媒人

今天有個阿姨叫我給他外甥物色個對象,大姑子一聽,兩眼放光!告訴那個阿姨我有兩個堂妹,阿姨馬上看向我,並很興奮的說:“好啊好啊。”打住,我堂妹那是大美人一枚,有品味有計劃的,就是還沒男盆友。這麼優秀的女孩子,必須要找個條件相當的纔行。阿姨說她

原创 大姑子大方,她家有的東西,都會給我們一份

大姑子的大姑子寄了兩條魚乾過來,大姑子順手就給了一條我們。大姑子還有一個妯娌,這魚也應該給她一份的,可是大姑子擅自做了人情,好怕她的妯娌有意見啊,我很想拒絕的,叫她拿去給她妯娌就行了。可是婆婆很喜歡大姑子這樣顧家的,還說給一條大姑子的妯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