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說說||凌晨三點的醫院

凌晨三點的時候,我們都在幹什麼? 大部分人都在深度睡眠狀態。 白日的拼搏與沮喪,白日的歡笑與悲傷,通通按下暫停鍵。 而身體開啓自我保護修復工程,大多數臟器處於一天中工作最緩慢時刻。 從中醫角度來講,一天被分爲24時辰,我們的五臟六腑對應各個

原创 圈子?還是能力 ?

圈子是分人脈拓展類和朋友抒懷類的。 能力只有一種,那就是自己今天比昨天更高層次的提升(不論學習,生活,興趣……)。 人脈的圈子是有層級的,是需要共贏,是需要體現能力價值的。在你需要幫助時,他是會綜合評估後也不一定會表態的。 朋友的圈子是不需

原创 一封來自簡村村民的感謝信!

公司午休期間,打開簡書,哇哦,其他消息裏收到一份意外之喜! 我的《大道至簡的簡-我和簡書的故事》被專題收錄成功,還獎勵了100貝!開心! 11月初,我認真總結了一下在簡村的啓程,理了理簡村的心路歷程,做完一個階段總結就日更打卡了。 在丁與

原创 你都開始焦慮了,我該怎麼幫你?我的友友

你都開始焦慮了,我該怎麼辦?此篇針對焦慮情緒而言,適當的焦慮是很正常的。如果焦慮的狀態已經讓你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聽姐一句勸,別硬抗着,趕緊去醫院。這是疾病,要治,要儘早進行干預。我的友友:此友友和她愛人均爲書香門第,爲人低調謙遜,待人接物

原创 有些人是很難“找”的!

朋友是很難找的!這句話是我家兒子說的,說這話的時候,他八歲!兒子小學一年級和同桌張曉瑤成爲了好朋友,開學沒多久,我們家長等在學校門口,看見他倆依依不捨地告別:“老張,明天早點到學校,要做清潔”“知道了,老王”!我和“老張”媽媽對視一眼,目瞪

原创 無關乎生死的都是小事

這幾天,總是覺得情緒不對,不知道怎麼了,難道是更年期提前了,算了,算了,生活還是按部就班的前進。 愛人下班回來,一起晚餐的時候,吞吞吐吐地來了句:“晚飯後,咱們回張家溝一趟”。 “張家溝”?那是以前居住的小區,那裏都是我童年時期的美好記憶。

原创 相處之道||散步跑篇

不知道這個“散步跑”是不是我發明的,反正我在朋友圈裏,是和友友分享過的,可能運動大咖們會聞之不屑一顧,嗤之以鼻。 不喜請繞道,勿噴! 我堅持,我驕傲! 我所定義的“散步跑”, 其實就是“散步”(街邊行走形式)+“跑”(園區跑步形式)相結合

原创 相處之道||萌寵篇

我們與喵則的相處之道,我現在宣佈:應該取決於家裏的小主子-喵則是否選擇與我們和平共處? 喵則四個月大的時候,被前主人“嫌棄”。理由是“太瘋了”,把自己的親爸都抓傷了,前主人原本打算父女二喵一起帶到新城市安家的,主人心疼喵爸軟弱可欺,又擔心

原创 相處之道||婆媳篇

婆媳關係真是讓人愛恨情仇,相愛相殺。很幸運,我和與我性格迥然不同的婆婆相處融洽,我與婆婆的關係一直是身邊朋友或同事口中的模範。鑑於我可能也會有較大機會成爲一位婆婆!嗯!這個身份,主要取決於我的孩子是否給我這個機會,這不是我所能主宰的,我不強

原创 相處之道||同事篇

由今天例會突然想起來聊一聊,我與同事們之間的相處之道。 “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 出處: 戰國·鄒·孟軻《孟子·離婁章句上》 譯文: 如果不用圓規和曲尺,也不能準確地畫出方形和圓形 引申: 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要有規矩和行爲制度。制度是共同

原创 相處之道||朋友篇

一心向往朋友之間的相處之道: 君子之交淡若水。 作者:戰國·莊子 作品出處:《莊子·山木》 譯文: 君子之交,源於互相寬懷的理解。 在這理解中,互相不苛求,不強迫,不嫉妒,不黏人。 所以在常人看來,就像白水一樣的淡。 我的朋友之一: 工作性

原创 我的快樂源泉是博愛||之三拈花惹草篇!

閒暇之餘,一直喜歡收拾一些花花草草,還被同事稱爲“花草診斷室”。 誰的花低腦袋了,誰的花長蟲子了……通通不由分說,送到我的辦公室。 大家也因爲這個愛好,利用工間操時間聚在一起,彼此交流一下養護心得。 或豔羨一下誰誰是部門聞名遐邇的“花草工匠

原创 我的快樂源泉是博愛||之二手作篇!

從小就喜歡跟在老媽身後,看老媽和阿姨們聚在一起邊嘮家常,邊交流各種手作心得,。 那時候,大家基本都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回想起來,童年的幸福感滿滿! 近幾年,無意搜到手作專題,裏面有教人做各種類型的手作,一下子重燃早已丟棄的手工夢。 先說

原创 我的快樂源泉是博愛||之一運動篇!

曾經很早在朋友圈裏感慨過自己是博愛主義者,讀書,音樂,寫字,運動,美食,手工…… 《博愛清單掠影》 音樂,運動,美食,手作 瞎想,亂寫,走走,丟丟 總結: 博攬博愛,愛而不精。 隨緣隨意,愛而不盡。 關於運動 知道自己不是擅長耐力或者力量

原创 故事||“ICU”門口的冷暖百態

一@ICU之門,生死之門! ICU外突然嘈雜起來,上來了好幾個保安,在門口依次站立。候在外面的其他患者家屬面面相覷。 過一會,來了幾位淚流滿面,情緒激動的人,而ICU的醫生談話的門一直沒有開,這時從門外又過來幾個醫者,透過工牌可以看見是“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