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這輩子,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這一生,有太多的記憶值得珍惜,有太多的美好想留住,還有曾經的你,想再次和你重逢,再次牽你的手,去看細水長流。只是,等待了你許久,回憶了你很多,終於明白,我們的緣盡了,這輩子,我們錯過了。  時光悄然而過,歲月緩緩溜走,清寂孤枕的日子裏,讓我

原创 熱愛世間萬物,沒例外沒最愛

一封玫瑰是給未來的,另一封月季是給下一站的,但時光已經分不清了玫瑰與月季的藍天,那就由這可愛的名字在花海中遇見彼此的情書。  或者紅玫瑰是不會混淆的,白月季也明白,它們各自舉起獨有的本色時,歲月是驚鴻的,風在揚着讚美的腔調,將它們領入各自的

原创 風箏一生,只爲一根線冒險

約莫下午四點多的時候,二十平米的九樓出租房已堆滿了沉悶飢餓的氣息,陽光在窗戶外鐵鏽欄杆的邊緣稍縱即逝。角落裏的書本已被積塵攆平,喪失了生動的勇氣,文字隨之陷進舒適的黑夜,只有少有的光芒漏出。外賣塑料包裏的剩餘湯水似乎有些東西生出,酸澀的發酵

原创 紅日又西沉,白浪長東去

今日歸來,起牀在窗邊獨坐,透過玻璃,看見東方的那一輪紅日。顏色鮮紅,光線柔和,略略刺眼。  這是清晨,而且是秋日的清晨,遠方的霧氣已開始消散,在紅日周圍,彷彿還有一絲絲煙霧繚繞。但我知道,隨着紅日慢慢升起,這些都將變化,所有的一切都將重歸於

原创 一場秋,一份回憶

涼涼的秋風,吹起一份濃濃的思念,綿綿的細雨,又淋溼一段淡淡的回憶,還好,偶爾還能有一縷暖暖的秋陽,能讓我在這個瑟瑟的秋天,感受到些許的溫暖。秋天的落葉,一片一片隨風而去,所到之處都嘆息着離別的聲音,在這憂傷的季節裏,那個曾經,是我捨棄不掉的

原创 我在人間,尋找我的秋天

掛上耳塞,打開手機,披上青綠大衣,開着小電驢,行駛在歸家的路上。她常說我特別,尤其在微涼的秋天居然可以穿着短袖和短褲行走在各處,一旦覺得涼,就是披上那件青綠色的大衣。這樣的穿着,她說十分怪異,但我是她的愛人,所以她說“特別”。  怪異就怪異

原创 我遇見誰,會有怎樣的對白

我聽過這樣一個故事,“當鯨魚在海洋中死去,他的屍體最終會沉入海底。生物學家賦予這個過程一個名字——鯨落。一座鯨魚的屍體可以供養一套以分解者爲主的循環系統長達百年,這是他留給大海最後的溫柔。”當它第一天和大海相遇的時候,他感慨海的偉岸,可是在

原创 從此你在那頭,也在我心裏

情不自禁地又想翻看你的微信朋友圈。下意識猜想此刻,或許你在春光中曬着笑,或許你在煙火平常中看雲捲雲舒……動作凝固,看着你的頭像,卻想要就此按下刪除鍵,在你我之間,從此設下一堵牆,你在那頭,我在這頭,再也不能輕易闖入彼此的領地。  回憶像纏綿

原创 秋暢落紅染山林,不問東西

飄零的華夢,紛紛揚揚灑落一地,拾起片片溫馨,種在紅塵上。落殤時,醉人的靈韻依然熠熠生輝,枯去的老枝又是一樹綠葉。濤聲中一扇孤門緊閉着銅環上的獅虎,任縷縷青煙飄浮直衝山林融進森林深邃處。  寺院裏一垂長幛在燭光裏合十叩響着寧靜的山林。風嘯裏,

原创 一季花開花落,一份深深地思念

一季花開,一季花落,春夏秋冬,四季輾轉輪迴,悠悠的時光在不經意間,悄悄而過,往事成了回憶,世事也慢慢變遷,滄桑了容顏,斑駁了歲月,還好,那份思念與牽掛卻從未改變,在這漫長的時光裏,心裏有一個可以想,可以唸的人,即使那個人不在身邊,餘生的路上

原创 不負遇見,卻負了此生

浩瀚星海中,茫茫人海中遇見你,是緣分使然,是命運所迎。  在遇見你之前,我真的不相信命運,也不相信這世間,還有人真的可以讓我覺得如此特別,直到遇見你,我相信了命運,相信了世間真的有一個人,可以讓我覺得怦然心動。  抖音裏有個段子,女子問:“

原创 遇見你,就遇見了春天

如何讓我遇見你,在春暖花開時候。我們一起暢遊花海,互訴情衷。  如果讓我遇見你,在春暖花開時候。我一定不會辜負春光的美好,不會辜負你的一片情深。  我想要遇見你,在這春暖花開的時候,在藍天白雲下,在溫暖的草地上,在陽光的懷抱中沐浴清風,共賞

原创 最美的遇見,是不期而遇

當你爲錯過太陽而流淚時,那你將錯過星空。人的一輩子都是剛剛好,從出生的搖籃到死亡的墳墓像是冥冥之中被安排,在這過程中可能有錯過、有流失,會遺憾、會後悔,把握現在和未來,我們終究會遇到屬於自己的。  不要痛恨這個世道對你不公,也許你曾經遇過,

原创 你是人間四月天,你教會了我愛

蟬鳴,滾燙的柏油路開出花來,油坊屋裏的人在辛勤的勞作,煙囪裏冒出的煙火直衝雲霄,這天空萬里無雲,只被這嫋嫋煙火染上了一絲人氣。  我赤腳從柏油路上走過,未曾留下一絲痕跡,身旁的老人不語,一直微笑相隨。  視線隨景物轉移,油坊屋裏的人越來越多

原创 我不等你了,祝你幸福

若有人問我最美好的是遇見了什麼?我定會說出你的姓名,因爲呀,你恰好地出現,豐富了我的青春,也許老了的時候,還能夠想起。  相遇這個詞給了人太多的期許,使人堅信美好只差一個時間的距離,而這又是命中註定的事。正如蒸氣邂逅了雲朵,就有了理由化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