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別喪

        早晨發了條很喪的朋友圈,爸媽看到了,他們真的是最瞭解我的人。老爸專門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不要亂髮朋友圈,別人都是看笑話的。年輕人,有什麼過不去的,困難都是暫時的。        我就特別希望有個人出現來罵罵我,罵醒我。最近

原创 逃避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唱歌,畫畫,看書~~~很多時候是爲了逃避一些問題,不想面對只能逃避。        向陽而生就得接受背光面的陰影,哪有什麼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可能最終走到終點的只有自己,所謂陪伴不過是各取所需,給不了後就是可怕的厭惡。

原创 失望的一瞬間

        編輯好了一大段自認爲很重要的信息發給了他,他卻一直忙着玩遊戲,刷抖音~~~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和他的信息往來不再有關於我們倆的話題,都是一些工作或是轉賬的記錄,平日裏因爲忙碌也很少聊天,即便是聊起來也是

原创 回憶錄(1)

      這是在外漂泊的第十二年,有點漂不動了,這麼多年也沒有攢下什麼錢,也沒有做成什麼事業,唯一值得驕傲的就是拉扯大了一對兒女。本以爲這幾年生意不錯,從此就能順風順水的過上好日子,誰承想,倒黴的日子來的比好日子快了一步。       

原创 無用的愛好(4)

      對於四十歲的許卿來說,學吉他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朋友會笑她,老公會笑她,女兒也會笑她,所以她並沒有報學習班,也沒有張揚,就是偷偷從網上買了個調音器,她從網上看的教程中說,練琴前要先調琴。女兒的吉他調音器壞了,一直說要買新的,但因

原创 你能接受改變嗎?

我坐在高鐵列車上,回想着這幾年的風風雨雨,24歲開始創業,今年31歲,第一家旅行社失敗,第二家超市因爲疫情也失敗,第三家餐廳還在苦撐。雖然從一無所有到有車有房,但是這其中的艱辛只有自己心裏知曉。感覺自己闖不動了,想要換個安逸的生活方式。前兩

原创 嫉妒心

      我的嫉妒心是有多重,朋友來店裏消費,我在端盤子,這樣的事都能讓我心情低落。朋友是來捧生意的,我應該高興纔對,可我爲什麼會這麼難過?我越是提醒自己要平常心,要開心,卻越是做不到。我難道只配擁有這樣的生活嗎?哪種生活都值得熱愛,我

原创 總有人理解你

      本來挺開心的,今天大雪紛飛,我唱了一會自己喜歡的歌,守着這個開了五年的店,暢想着難熬的日子很快會過去,一切都會恢復如初。        一個電話,讓我陷入深思。        是不是你做的越多越沒人心疼?感覺我自己包攬了一切,

原创 假如偶遇

        今天發了個散步的朋友圈,初中的同學評論了一句“偶遇”,引發了我的很多遐想。假如很久不見的朋友偶遇,我們會是怎樣的表情?怎樣的心情?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我們還是一樣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十年之

原创 詹三

      “詹三”這個名號,並不是他自己的,是他爸的,他爸在家裏排行老三,周邊認識的都叫他爸“詹三”,沒想到他也繼承了這個名字。        我是在媽媽小時候待的地方讀書,所以這裏很多和媽媽同齡的人都和媽媽相識。我跟媽媽聊起“詹三”,

原创 秦胖子

        那年我覺得這個秦胖子特別像水木年華里那個胖胖的歌手,那年我特別喜歡聽水木年華的歌,覺得秦胖子特別可愛。      秦胖子是我姐妹的哥哥,我和秦家小妹義結金蘭,那年好到形影不離。秦小妹家裏種水稻,我們一羣兄弟姐妹一起去幫忙;

原创 蛙仔

        “蛙仔”,又是一個不爲人知的名字,可能只有我們兩個人,或者偷窺過我們往來書信的第三者知道。我不記得自己當時是用哪個筆名和他來往書信的,我不記得我們到底都聊了些什麼,我只記起了蛙仔這個名字。        蛙仔的落款後總會跟

原创 鎖鎖

        知道這個名字的人應該沒有幾個,除了我和鎖鎖本人,可能就是偷看我們來往書信的人吧。那些年管這樣的書信叫“情書”,我聽人說,鎖鎖保留了我們所有往來的“情書”,有一個專用的箱子。我也保存了,只是因爲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當做廢紙賣了

原创 卡子

        卡子是我高中的同桌,我們都愛周杰倫。她借書給我看,也是那個時候我迷上了小說。看了一個學期的小說,我帶上了眼鏡,後來學習成績直線下降,再後來文理分班我去了理科班,她去了文科班,再再後來我又轉到了文科班,我們又在一起了。   

原创 攬錯

        本來只是想和公婆商量一下未來的家庭計劃,誰知道剛開口,他們便從五年前開店的事一直數落到現在,說自己的兒子不聽他們勸,言下之意像是在說是我蠱惑着他們兒子不停地投資,欠了一屁股債。        自始至終都在說自己兒子聽信了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