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講悲劇的人笑了

講悲劇的人笑了 聽悲劇的人也笑了 講痛苦的人笑了 聽痛苦的人也笑了 講喜劇的人笑了 聽喜劇的人也笑了 黯然收尾的故事笑了 皆大歡喜的結局笑了 後來,笑着講話的人沉默了 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淚 流着淚流着淚就笑出了聲 我覺得是如此奇怪 接着,

原创 今夜就要聽南京

很久沒抽炫赫門 因爲它有點甜 跟生活多麼格格不入 沉到肺腑裏都沒有了深度 那我今夜就要聽南京 五塊錢的理髮店 沒有人在熱河路談戀愛 聽來聽去我慌忙打開了車窗 我怕寫着禁忌的文字 也怕聽到禁忌的歌聲 更怕探究這禁忌的人生 陽光下我拍攝了幾張

原创 悲傷口袋

深夜裏,我裹上厚厚的棉衣 隨機打開音樂,招呼上小黑 就像往常一樣 闖入夜色中 音樂在上衣口袋裏嘶叫翻滾 一首接一首,低沉又高亢 都是老音調 又爲何動了我的心緒 是不是因爲,口袋距離心臟太近 悲傷的音樂順勢感染了心情 我有些很無奈 走過天橋

原创 去路邊喫炒麪

快到中午一點半 我去路邊喫炒麪 阿姨揹着睡着的孩子 嘴裏哼着異鄉的曲子 孩子的小腳一擺又一擺 曲子在熱氣中一跳又一跳 她每揮動一下鏟子 圓滾滾的腰就閃動一下 這是什麼神祕的舞蹈 炒麪端上來了 阿姨給我倒了一杯清茶 清茶裏有一顆花朵 慢悠悠

原创 入聖

破自我 斷認知,斷學問 斷情慾,斷紅塵 躺在牀上 無眼,無光 無明,無覺,無分離 無相,無知,無高下之分 融化我執,脫掉枷鎖 重力不再約束 形體不再禁錮 物質不再分化 一團混沌,一團迷霧 沒有思想,不必分心 沒有經驗,不必定義 此刻就要入

原创 扯淡越來越貴

市場上販賣着各種人生物品 我也趁時去採購一些必需 最近生活壓力太大 匆匆忙忙馬不停蹄 很多日用品越來越少 轉了又轉一個個商店 尋覓我需要的東西 理想太大,熱血太少 唯有自由的價格極爲懸殊 有些要價低廉,我感覺會是虛假 有些要價高昂,我卻毫

原创 讀詩四十篇

讀詩四十篇 然後我睡着了 然後我又醒了 回頭想想我讀了什麼 都和白色的熒光一起 和白色的櫃子 白色的牆壁一起 空空蕩蕩 莫不是白色代表了純潔 詩篇也代表了純潔 純潔和純潔一起共鳴 一起融化,無視我的感慨 置我這驕傲的生命於何地 讀詩四十篇

原创 我蒸好了詩篇

我蒸好了詩篇,熱氣騰騰 盯着手錶看了看時間 距離你到來的時刻還有些距離 害怕詩篇因爲時間變了味道 天寒地凍,熱氣散盡 也會使我們難以下嚥 想要保持合適的溫度與溼度 真是複雜又困難 我在爐子裏填了一些木材 又緩緩拉起了風箱 正是清閒,於是輕

原创 寒風王子

寒風這性格冷傲的王子 將要視察這所城市的時候 我不知道該如何迎接他 我問了衣櫥,是否有 合適的華衣借我穿戴 好讓我去參加一場白色的盛宴 打開窗戶,我就迎面碰上了寒風 我對他道了聲早安 並祈禱他不要過早地組織會議 傳達至高的天地神諭 他每到

原创 裝一桶陽光

裝一桶陽光 趁着天氣晴朗的日子 然後把它儲存着,放置到 冰箱裏,車輛上 到了陰雨綿綿的日子 就將它取出來,撒一些 驅一驅潮溼的思緒 到了漆黑凜冽的寒夜 把它灌滿燈泡和爐子 溫一溫僵硬的軀體 你這會正在陽光下 一邊跳舞,一邊歌唱 心情那般愉

原创 清風送來很多詩意

清風送來很多詩意 她從陽光和綠葉那裏採擷了藝術 又到鮮花和湖水那裏捎帶了歡樂 又將孩童和畫筆那裏的純潔和天真模仿 那時我站在湖邊 手中握着手機,眼睛盯着波光粼粼 突然收到清風的禮物 莫名感到喜悅,我對她表示感謝 她離開又繼續新的贈送 當我

原创 踏着星光

踏着星光 一步一步走向天空 世界一點點在我眼裏變小 光明和黑暗糾纏不清 也都變成一道美麗的風景 踏着星光 去往遠方,真正的遠方 過去的遠方真的變成了故鄉 可是我早已不再留戀那片炊煙 每踏前一步,我的愛就消融一絲 我到了遠方,愛已消失在塵寰

原创 超凡

一間陋室,沉心靜坐 閉目不動,雙手蓮花 天地一隅,意念隨心起 思感傾瀉而出,纏繞成一團光亮 倏爾迸發,化作無形金絲千萬條 向四面八方潮水般湧去 漫過房間,漫過道路 漫過鮮花,漫過綠地 漫過山丘,漫過高原 奮力一躍,一條飛劍沖天而上 刺穿氣

原创 倒戈的路

冬天的路真是讓人寒心 別看他平時沉默寡言 冬天一來,他就變革了旗幟 一點話兒也沒講就 屈身了冬的威嚴,變得 堅硬又冰冷無情 這真是讓人咬牙切齒啊 要不是我天天需要他的支持 我寧願不再踏上 這條沒有追求的道路 我寧可,踩到泥土裏 讓灰塵弄髒

原创 每一次進餐

每一次進餐就是一場索取 大自然的成果統統填進嘴巴 多少世的積緣造化啊 每進餐一次就是消耗一絲功德 等消耗完了我們就要離去了 所以我要趕緊在果實前面感恩 要不然,後世的我,恨我,怨我 我該何地自容 每進餐一次就是一場修行 你看到的,你聽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