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所想得到之物

昨天才看完《大江大河2》,對大公無私的幾個主角們的結局不滿的同時,更是對第三部充滿了期待。今天我突然想到雷東寶他作爲書記的時候不圖錢,不賺錢,他圖的就是別人對他的尊重,無論是被他帶動經濟發展的小雷家的村民,還是上級領導以及外界對他一系列行動

原创 《文明6》初上手

《文明6》是我接觸的第一款文明系列遊戲,之前一直有所耳聞,充滿魔力的下一個回合,天怎麼亮了?這次終於得以完整的嘗試了。前幾天開了一局標準規則,法國女王玩的稀裏糊塗,玩了幾十個回合,感覺馬上就要被甘地取得宗教勝利了,然後忙的好久沒有再繼續遊戲

原创 海綿寶寶大電影:營救大冒險

剛看完電影,感覺還不錯,給我帶來了歡笑,也有不少淚點,小海綿寶寶和夥伴們簡直萌死人。不過當我點開網上的評價,發現風評不是很好,很多人吐槽劇情沒邏輯,畫風低幼,比不上前兩部海綿寶寶大電影。那些這麼說的人是不是更多站在了成年人的角度呢,這部電影

原创 養狗真的養裂開了

公司養的狗之前一直是我媽在帶,結果今天公司的人都出去聚餐了,聚完餐還去k歌,這狗一下沒人帶了。。重任落在我身上,狗子在外面調皮搗蛋的很,把狗關回它的房間就在外面叫了一個小時,放出來又一直敲門要進我媽房間。。再想把它放回房間氣的直咬我,狗子難

原创 第一次被抄襲

內心五味雜陳,我寫文不多,基本上寫到哪算哪沒那麼認真,雖然有一顆想成爲大文豪的心,但是現實啪啪啪打臉,閱讀量少的可憐,粉絲極少。沒想到就是這樣的我也遭到了抄襲,本來想在頭條上發一些自己的就文章,結果顯示和已有文章高度重合,點進去一看,內容如

原创 凍醒在牀上

六點鐘被凍醒了,手冷腳冷睡不着,掙扎了好一會看看時間離平時的起牀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呢,這纔去打開了暖爐,一下子房間都變得好亮堂。貴州的冬天好冷啊,這才入冬沒多久呢,真的有點不適應,溼冷溼冷的天氣,弄得人很不舒服,以後還不知道要在這一片待多久呢

原创 遊戲界的速度與激情—《爭分奪秒》

有沒有這麼一款遊戲,可以讓你體驗電影速度與激情中那樣的爽快與緊張刺激?電子遊戲發展這麼多年,答案自然是有的,今天我們就來介紹這麼一款讓人腎上腺素狂飆的遊戲吧。《爭分奪秒》是2010年發佈於PC/Xbox360/PS3平臺的一款賽車遊戲,在現

原创 最愜意的時光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工作時間是沒有什麼好期待的,雖然可以學到很多新技能。每天的午餐和晚餐也沒有什麼可以期待的,因爲幹了半輩子工程在工地喫過各種飯菜的伯伯都覺得食堂做的飯菜難以下嚥。夜宵時間也沒有什麼可以期待的,每次去喫夜宵總會拉上我喝上一杯白

原创 不變的娛樂之心

我很幸運的,在2000年左右,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家裏就有小霸王了,我對於我爸玩小霸王的記憶已經不怎麼明朗了,只記得有一次很小很小的我坐在沙發上看着我爸玩坦克大戰,天色很晚了,後來發生了什麼我也不記得了,大概我就這麼睡着了吧。對於小霸王,最深刻

原创 N64上的另類移植《星際爭霸64》

無論你是80後、90後還是00後,在即時戰略遊戲大火的2000年代,你沒玩過也該聽說過這些作品:《帝國時代》、《神話時代》、《命令與征服》、《紅色警戒》、《魔獸爭霸》...當時的網吧裏,甚至學校的電腦課上都有着《帝國時代》、《紅色警戒》的身

原创 極致的暴力美學—《閃克》

《閃克》是由開發了《饑荒》、《缺氧》的Klei Entertainment在2010年發佈的遊戲。不同於上述兩作,《閃克》無論一代還是二代都貫徹着極致的暴力美學,Klei用硬派美漫風格給我們描繪了一個極度爽快的閃克世界。遊戲的劇情很簡單,復

原创 N64上的永恆經典—《007:黃金眼》

N64這臺上個世紀的主機上有兩部007遊戲,而第一部遊戲《007:黃金眼》,這款來自23年前由RARE開發的遊戲說是改變了FPS遊戲一點都不過分,你要知道CS也是在1999年才發佈。《007:黃金眼》引入了“傷害計算”,即根據擊中敵人身體的

原创 經典的橫版卷軸式遊戲—雷曼系列

育碧的雷曼系列早已家喻戶曉,今天我不講它的歷史,而是講講我所接觸的雷曼系列,我最早接觸雷曼系列是在2011年的《雷曼:起源》,這是一部劃時代的作品,獲得了非常高的評價。“劇情很簡單,但是我們並不是爲劇情而來。 遊戲中的古怪角色,場景和地圖爲

原创 懷念曾經的青春洋溢

好多年前剛讀大學的時候,剛剛開學沒有多久,那時候和同學們都還不太熟,有一天中午下課,我就一個人從教室走到食堂。記得那天陽光明媚,9月份的天熱的不得了,學生、老師都在路上來來往往,說說笑笑,好不熱鬧。那天的我走在路上還有些迷茫,不知道未來在哪

原创 健身環大冒險已經堅持了20天

這20天內我從強度19慢慢加到了強度26,每組動作要求的持續時間越來越長,次數也越來越多,做完一些高難度動作我總覺得特別疲憊。我覺得健身環大冒險非常適合我們這樣懶得運動又不會自律的羣體,因爲我確實很好的堅持下來了,每天晚上喫完晚飯我就想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