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繪畫打卡

最近一段時間的習作,對自沒沒有任何要求,想如何畫就如何畫,開心最重要。

原创 單色塊

被灰塵覆蓋的口帶中,抖落出一管橄欖綠的水粉顏料。用心擦拭的桌面,時隔多日再次鋪上了水粉紙。也許是兩場,還有一場正在孕育

原创 昨夜小詩

                    夜的盡頭,路在延伸  燈光照耀下的,是另一個世界      稀疏的星辰,暗淡的月光            還有夜裏的蘭香                  被風吹散               

原创 隨記之隨

太久沒有寫,以至於已經生疏得不知如何開頭,也不知如何繼續。最近我一直處於某種困惑中,是關於如何走出來和如何走進去。走出來需要走出一段回憶,走進去需要走近一段美好的人生。往常我的記憶都很差,除了回憶起某些事情的時候,記憶便如此的深刻。太過深刻

原创 入 夢

夜慢慢的加高了,那堵透明的黑牆。將我和喧囂爆滿世界,慢慢的隔離開來。我抓着蟈蟈遞來的繩索,爬進了安靜而愉快的世界。四周的蒲葦,堅實的搭成了一個屋頂。銀色如水的月光,透過沒有關上的窗照了進來。這就像一個夢,直到我,安睡到天明。

原创 書店裏的咖啡店

        這是一間.座落在商業廣場的普通書店,書店裏,內設了一家咖啡館。        說真的在這諾大的城市裏,唯有這裏使我心安。咖啡館的經營策略是一個消費一個座位,所以要來座座,茶和咖啡你得尋一樣喝了。可即便是一個消費一個座位的

原创 疲憊說

又是好幾天沒有寫作了。也不是沒有寫作的想法,可是臨了下筆時候,總有時間不夠的窘迫,也有身體和大腦疲憊不堪的無奈。從這周開始每天加班是三個小時,回到家,也已經8點過9點。再喫個飯,也就到了10點左右了。有時喫着喫着人就困了,你往沙發靠上一靠一

原创 另一半的世界

這是世界的另一半,從我看見它的時候,便在心裏確信起來。在我所遇到過的所有藍天白雲裏,都未有能夠達到,它的美麗。它是那樣的藍,彷彿是多瑙河的河水,從畫布裏流淌出來。彷彿是冰山雪蓮,開在了霞光裏。又彷彿是一場,飄渺的夢,向遠方延生出去的平行線,

原创 山雨欲來,風滿樓

前一刻還是豔陽高照,忽然之間,天空便暗了下來。那麼黑而沉重的雲團,彷彿超載嚴重的火車,隨時可能傾覆,給這個人間帶來狂風暴雨的洗禮。風開始,加緊了搖晃樹葉樹杆。那些住得遠的人,步伐也一步快過一步,當然也有閒庭散步的人,他們踩着小碎步,嘴裏哼着

原创 水粉畫練習

原创 火夜

寂靜的夜,乾燥的空氣中,瀰漫着危險的信息。昆蟲都啞了嗓子,叫不出連續的吱吱聲。飛鳥躲進了樹梢裏的影子裏,那清亮的眸子裏,吞吐着月華,冰涼的光。透過那扇緊閉的厚重十字窗,屋裏暖和的氣氛,打在窗簾上形成了跳躍的影子。忽然,尖叫聲劃破了艱難維持的

原创 在暴雨中

在暴雨中聽雷鳴。總有那樣的回憶縈繞在你的心頭,是那樣久久也無法消散了。比如昨晚,昨晚的回憶便足以讓我銘記此生呢。夜了,夏日的夜緩緩的來了。燥熱的空氣中滿滿的填滿了蚊蟲和小蟲子,特別是在廚房或者衛生間這樣昏暗的地方。好似蜂窩似的,只要你一走進

原创 盛夏的螢火蟲

寫作練習盛夏的螢火蟲。螢火蟲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或是在月亮剛剛升起的時候,來到有水渠的地方跳舞。他們打着小小的燈籠,輕輕的飛舞在空中,從這片草葉跳舞旋轉的那片草葉從這棵松樹一會兒要撲閃的翅膀來到另一個松樹他們的蹤跡漂浮不定,在黑夜裏卻那麼

原创 爺爺的風扇

寫作練習。爺爺的風扇我的爺爺家有一臺很老很老的風扇。長着鋼筋鐵骨的外表,不同於現在的那些新式的風扇都採用塑料外殼。這架風扇是那個年代特有的,全金屬的外殼,就連開關和按鈕都是金屬的,可能設計之初就爲了防止風扇特別容易損壞,所以用金屬打造。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