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沒來得及見老爸最後一面

我今年32了,15歲那年老爸就走了。記得很清楚,那天早上我去寄宿學校上學,隔着窗戶給老爸他的一塊手錶,我的表不小心摔壞了,暫時拿着爸的表戴了兩天,早上要回校了,就把表還給老爸。我家兩間房,那天我跟媽睡在另一個房間裏,早上起牀我早早的要去上學

原创 童言童語,你是要懟死老媽嗎?

我兒子兩歲多的時候,有次和爸爸一塊帶他出去玩兒,走一會兒走不動了非要我抱,我說:“你讓你爸抱你去啊!每次出來玩,都讓我抱,媽媽也很累啊!”“是啊!來爸爸抱。”老公說“不要你抱,我就讓媽媽抱,媽媽快抱抱我呀!”說着張開雙手擋在我前面,非讓我抱

原创 離了婚帶孩子的女人,就真的不配找單身未婚爲結婚對象了嗎?

離婚那天,流着淚信誓旦旦的在親戚朋友面前發誓:三年之後,我一定要過的比他好!可如今離婚已兩年一個月,我卻過的一點也不好,當初的說那些豪言壯語的氣勢完全沒有了,現實狠狠的給了我一巴掌。讓我明白了,這個社會女人好難,做一個帶着倆孩子拼生活的女人

原创 離了婚帶孩子的女人,就真的不配找單身未婚爲結婚對象了嗎?

離婚那天,流着淚信誓旦旦的在親戚朋友面前發誓:三年之後,我一定要過的比他好!可如今離婚已兩年一個月,我卻過的一點也不好,當初的說那些豪言壯語的氣勢完全沒有了,現實狠狠的給了我一巴掌。讓我明白了,這個社會女人好難,做一個帶着倆孩子拼生活的女人

原创 親人去世時,你有心靈感應嗎

那年我上初三,有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裏我去了一個很平常的地方,走進一個兩面是紅磚砌牆的一個小衚衕裏,正向前走着,夢就醒了。再仔細回憶,也回憶不出什麼了,這個夢就被暫時存放在腦子裏了。沒過多久的一個晚上,我記得很清楚,凌晨三點多的樣子,我正在

原创 他們到底爲什麼現在來“認”我

一直在想一件事,一直想問他們“那邊”,隔了這麼多年,爲什麼現在想起來要認我了?但面對他們,卻一直開不了那個口。我說的“那邊”,就是我的親生父母,三十多年了從沒看過我,雖然和我只有幾裏之隔,更沒想過說要來認我。而現在,我早已結婚生子,他們那邊

原创 你還要點臉嗎你

十一將近,讓我想起了去年的十一前夕。那天正在我媽家玩兒,突然收到四舅家表弟的微信,要跟我借1000塊錢,他上次借我的2500都還沒還呢?怎麼還開得了這個口,臉皮也太厚了吧!直接拒絕他吧!又不好意思,乾脆當沒看到不理他了。沒想到一會電話就打過

原创 你還要點臉嗎你

十一將近,讓我想起了去年的十一前夕。那天正在我媽家玩兒,突然收到四舅家表弟的微信,要跟我借1000塊錢,他上次借我的2500都還沒還呢?怎麼還開得了這個口,臉皮也太厚了吧!直接拒絕他吧!又不好意思,乾脆當沒看到不理他了。沒想到一會電話就打過

原创 我不偷不搶不犯法,錢都都靠本事借來的,怎麼丟我爸的人了

這段時間,我兩個姐姐總罵我,輪番的罵我,搞的我微信電話都把她們給屏蔽了,說我丟我爸的臉,丟了我們家人的臉了,我就搞不懂了,我不就是借了親戚們一些錢嗎?又沒說不還他們,怎麼就丟人了,我又沒借外人的。我今年二十四了,是家裏唯一的男孩子,上面有兩

原创 靠美貌你就能留住他的心嗎

鄰居是一個90後辣媽,平常非常愛打扮化妝,人也很開朗,雖然結婚有兒有女了,但是用她的話說現在出去依然回頭率不敢說一百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經常跟我說:你不化妝男人對你的態度真的不一樣,我老公現在看我看的都很緊,我單獨出去一會兒就特別緊張我,尤其

原创 這種人,不值得再和她交往

我說的她,是我的鄰居小於,很自私的一個人,平常沒看出來僞裝的很好,在你面前噓寒問暖,假意關心你,背後卻嚼你舌根的那種人。她就我家後面住,我們年紀相當,也是同一年嫁到這的,連生小孩也只相差了兩個多月而已。所以,我一直拿她當閨蜜看的,她需要幫助

原创 這種人,不值得再和她交往

我說的她,是我的鄰居小於,很自私的一個人,平常沒看出來僞裝的很好,在你面前噓寒問暖,假意關心你,背後卻嚼你舌根的那種人。她就我家後面住,我們年紀相當,也是同一年嫁到這的,連生小孩也只相差了兩個多月而已。所以,我一直拿她當閨蜜看的,她需要幫助

原创 簡書裏唯一值得我留戀的就是你們啦

簡書現在越來越不好混了,我感覺。拿我自己來說吧,粉絲數10000有餘,每天堅持更文不低於1000字,但是結果呢,收益真的可以忽略不計,瞧瞧,每天也就幾毛錢,連一塊都沒上過。而且最近幾天我才發現,簡書鑽那裏沒有顯示“約等於幾點幾元”的字樣了,

原创 那個男的,竟然咒自己的親媽去死!

嫂子跟我媽大吵一架的時候,我哥不在家,外地打工去了。也不知道嫂子電話裏怎麼跟我哥說的,隔天上午,我哥就給我媽打電話質問我媽去了,也是氣勢洶洶的跟我媽說:“你把✘(嫂子的名字)逼成什麼樣了?我不在家,你替她乾點活分擔點怎麼了!整天沒事就知道牌

原创 嫂子又和我媽吵架了,我該去管嗎?

前段時間正在店裏做蛋糕,突然接到嫂子電話,看着來電顯示心裏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因爲嫂子幾乎從來沒有跟我打過電話,一年也不知道有沒有那麼一次,打電話就是家裏出事了。懷着不安的心情接聽了電話,果然不出所料,嫂子又和媽吵架了,吵的幾乎要打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