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寫到一百萬字,我想說

寫到一百萬字,我想說:簡單相信,傻傻堅持。就是這句話,一直支撐着我走到了這裏。相信什麼?相信這樣的記錄方式對自己是有價值的,相信這份執着一定會對親人產生影響力,相信有一天,一定會有人看到我曾經寫過的文字並因此而受益。活着需要信仰,只有它,能

原创 靜待花開14一入江湖,拜師學藝

“一個人走得很慢,一羣人走得更遠。”這是我加入寫作平臺聽得最多的一句話。這年頭誰還沒個組織,我已加入過一些。愛好徒步加入“走走族”,愛好跑步加入“美女跑團”,愛好閱讀加入“領讀者大廈”,愛好瑜珈加入“俱樂部”……和一羣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我們

原创 靜待花開13一升級自己

有了第一條評論,興奮了很久,反覆咀嚼着那條帶有溫度的留言:“好美的文字,好美的花”。一口氣讀了那個人好幾篇文章,原來她是簡書裏的紅人。從她的字裏行間讀到,曾經她也是一個寫作小白,看到別人在文學道路上獲得成功也很羨慕,可是她一直在堅持,終於有

原创 靜待花開12一無人閱讀,你還會堅持嗎

無人閱讀,你還會堅持嗎?這是每個人在創作初期都會遇到的問題,我們都得邁過那個坎。現在回過頭來看,我會堅持,還會去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要從多個角度去思考,人脈圈子太窄了嗎?是推廣力度不夠嗎?是文章質量太差嗎?總之,我們遇到的任何困難,都是有原

原创 這一次,我們又只能平行

看見她發佈那個動態,我是真的動了心:“想出一本書編輯成冊,向所有人徵稿,作爲送給孩子們的新年禮物。”還附了一個補充說明,大意是:你覺得寫作難嗎?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能寫出好文章,只要你能勇敢地邁出那一步,只要你寫出最想對孩子們說的話。拿起你手中

原创 靜待花開11一在簡書安家

離開昌哥,我的心情很久都恢復不過來。他說得越美好,我越難過。醫生說,他可能熬不過這個春天了。40多歲,還有很多事沒做,還有一個需要依靠他的妻子和孩子,作爲一個工程的包工頭,還有一羣需要依靠他的兄弟。我寫下了這樣的文字:年年辛勞爲回鄉,小小車

原创 靜待花開10一給青年填報高考志願的建議

昌哥終於說到他的孩子,那是他最放心不下的心頭大事兒。把孩子教育好,那是每個父親傾盡一生努力做的事。再加上興林有些固執已見,聽不進父母的意見。昌總希望我們能說服興林,借用我們的寶貴經驗,讓興林少走一些彎路。每次說到高考填報志願,都希望自己的經

原创 靜待花開9一最後一面

我以爲人生會有很多種方式告別的,大醉一場,大哭一場,或者一次遠行。直到後來才明白,在某個和平常一樣陽光燦爛的清晨,我們說着笑着,有的人就永遠停留在那一天了。2019年大年初四,我和先生決定再去看一次昌哥,沒想到那竟然是最後一面。我們還是不想

原创 靜待花開8一病危

“你姐是個好人,可惜好人沒有好報。”婆婆一邊說一邊抹眼淚。“媽,吉人自有天相,姐以後會好的,發生了這種事誰也不願意。”“我們怎麼也沒想到,你昌哥一直身體都很好,連小病也很少生,誰想到他忽然一天就查出有問題了。當時你姐也不相信,可是去了好幾個

原创 寫第二部連載的心情

如果第一部兩萬字的連載《她活着走了出來》是爲了挑戰自己寫短篇,那麼第二部《靜待花開》就是爲了挑戰自己寫中篇,我的目標是10萬字。對比兩部連載,有很大的差別。寫第一部連載,曾經幻想有人能將它演成電影。還曾經將這個故事講給閨蜜聽,她也感覺像是在

原创 靜待花開6一表姐不哭

是什麼讓表姐憂愁?小時候,我最羨慕的人是表姐。儘管生在農村,可是她一點也不像別的農村的孩子一樣受盡了生活的折磨。在貧困的小山村,有的家庭連飯都喫不飽,衣服也穿不暖,每到青黃不接的日子就東挪西借。爲了一家人能活下去,有的父母忍痛讓孩子輟學。可

原创 靜待花開7一回家

“媽,今年不能回家,過年只放三天假。”“工作重要,傢什麼時候都可以回。”媽安慰着。過了半個月,媽說:“自家的核桃還留着啦,給你們寄過來吧!”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冬天總會收到媽寄的家鄉特產。“媽,因爲疫情,今天過年不能回家,買的票都退了。”“你

原创 靜待花開5一輸在起跑線上

我還有一段特別需要拯救的日子。等快滿30歲,才發現自己還在漂泊,從一個城市漂泊到另一個城市,從一個地方挪到另一個地方。每次搬家,看着一大堆不得已需要扔掉的東西,很心疼,都想狠狠的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那些日子,沒有一份自己願意相守一輩

原创 走出去,那個聲音一直在重複

前些天母親又對我說:“等以後把你們的孩子養大了,就回老家,種菜、養雞、養豬,讓你們回農村有點盼頭。”“ 媽,你瞎想啥呢?年輕的時候都和我們住一起,老了我們會讓你們回去嗎?”“你讓別人怎麼看我們?說我們不孝順嗎?年輕的時候幫我們看孩子,老了就

原创 靜待花開4一上大學時寫長篇以失敗告終

到目前爲止,仍然以爲自己是爲文字而生的,雖然沒發現有什麼天賦。一直想寫一部長篇,可是從來不敢去嘗試,找不到說服自己的理由。看到簡書裏很多人寫小說,剛開始還和他們互動,可是他們一旦開始創作長篇,就減少了拜訪。因爲別人的故事終究是別人的故事,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