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靈感和思考

以前考語文的時候,我拿到試卷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作文題,看完之後纔開始做題,邊做題邊想作文應該怎麼寫,等到做完題開始寫作文的時候,就會把之前想到的內容都寫進去。現在每天寫文之前,都不知道今天會寫什麼話題,所以也不會提前打好草稿,總是要等到寫的

原创 持續倦怠……

列車擦着地面飛馳而過,窗外的風景快速往後退去,我努力睜大眼睛,想看清楚一點,眼前卻依然一片模糊,無論如何也看不清。我再努力地睜大眼睛,卻看見了熟悉的天花板,原來只是一場白日夢。最近又開始失眠,常常大半夜醒來,然後就再也無法入睡,暫時找不到原

原创 感情——藝術的靈魂

幾年前我自學陶笛,後來斷斷續續練習,自我感覺很多曲子吹得很流暢。一天傍晚,我照例在陽臺上吹曲,過了一會兒,隔壁陽臺有人在敲玻璃,我以爲擾民了,回頭一看,一個戴無框眼鏡的小哥哥衝我一笑:“嗨!這是什麼曲子啊?”我尷尬地笑笑:“故鄉的原風景,”

原创 倦怠中自省

我看着空白的文檔,內心感慨萬千,卻不能落筆寫下一二,總會有這樣的錯覺,明明想了很多很多,卻都只能暫存在腦海裏,不能提取出來變成文字,成爲永久的記憶。我很喜歡發呆,看着澄澈的天空,會幻想自己是一隻飛鳥,在其中展翅翱翔;看着涓涓的小溪流,會幻想

原创 日更的第99天

時光匆匆猶如白駒過隙,恍恍惚惚就紅了櫻桃,綠了芭蕉。如果沒有堅持日更,時間的流逝便如雨消失在水中,除了當時泛起的絲絲漣漪,沒有絲毫存在過的痕跡。我決定日更的初衷,就是讓時間的流逝有跡可循,回頭不再一片荒蕪。我已經習慣了每天寫作、更文這件事,

原创 一曝十寒和“找感覺”

我做事常常一曝十寒,興致來的時候,巴不得不喫不喝都在幹那件事,但是熱度一旦過去,就很難再繼續做下去。比如我在心血來潮的時候,會如此如醉地練一整天曲子,寫一整天書法,看一整天書,甚至去操場跑步二十多圈,去游泳池游泳一小時。但是我很難堅持每天做

原创 荒廢的日記

又一天過完了,好像什麼都沒做,也不想做了,所有的計劃都泡湯了,也不想做了。上高中的時候,因爲學業緊迫,但是每個星期的星期天,我都會堅持寫日記,或者難過的時候,也會抽一點時間來寫日記。那個時候沒有手機,沒有網絡,除了學習之外幾乎不做任何事,所

原创 爲了克服對水的恐懼,我去學了游泳

我小時候曾三番五次地掉進水裏,光是我記得清清楚楚的就有三次,一次是掉進水塘,一次是掉進水溝,還有一次是掉進水田。除此之外,還有大人口中的幾次,比如差點掉進水井、掉進大河、掉進糞坑等等。但是他們口中的這幾次我都沒有什麼印象,不知道是誑我還是真

原创 愚人節or消防戰士紀念日?

下班前一刻鐘,好久不見的好友發來一條消息:我在你樓下。我連忙問是在單位樓下,還是小區樓下。因爲他總是偷偷跑來看我,給我這樣那樣的驚喜,所以我對此毫不懷疑。等不到回覆,我連忙偷偷溜出去,衝到單位樓下沒見到人,然後就直接騎車衝到了小區樓下。然而

原创 寫作這件囧事

每當我對着空白的文檔,很長時間依然敲不下一個鍵盤的時候,就會想:高中那麼多次語文考試,我是怎麼在短短四十分鐘之內寫完一篇八百多字的作文呢?我做題速度慢,兩個半小時的語文考試,最多隻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寫作文,大部分時候只有四十多分鐘,就是在這麼

原创 寫作這件小事(6)

我有時候寫文章很快,或者說寫日記很快,半個小時就能寫上千字,有時候卻寫得很慢,兩個小時也寫不了一千字。我寫文章不會先寫標題,因爲大部分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寫什麼,都是寫完以後纔來擬標題。但是在寫正文之前,我有個習慣,先在空白的文檔中插入日期

原创 我還在學陶笛

我喜歡音樂,每當看到在有人演奏樂器,就會雙眼放光,挪不動腳步,樂器對我來說,有種致命的吸引力。我出生在農村,小時候很接觸不到樂器,也沒有才藝班,只能在電視上纔看得到樂器演奏,所以我學習樂器的夢想直到參加工作後才得以實現。因爲沒有任何的樂理基

原创 我想寫故事

我時常看着一些文筆優美、意境深遠的文章由衷感嘆:什麼時候我才能寫出那麼美好的文字呢?什麼時候我才能寫出那麼蕩氣迴腸的故事呢?我寫過很多日記,也寫過很多流水賬,卻不曾認認真真地寫過一個故事,即使很多時候,我都會在腦海裏演繹了一場又一場風花雪月

原创 江邊春色

晚飯後,我坐在沙發上,看着天邊的晚霞變幻出不同的顏色。閨蜜發來消息,約我去江邊散步。如果她只是單純約我出去散步,我是不會去的,我只想繼續躺在沙發上看晚霞。但她緊接着又發來一條新消息:江邊的柳條發出了新芽,櫻花也開得正好。我瞬間來了精神,腦海

原创 雲邊有個小賣部,很美

昨天看完了今年的第一本書——《雲邊有個小賣部》,內心感慨萬千,卻又無從說起。第一次知道這本書,源於電腦屏保上的一句話:那麼熱的夏天,少年的後背被女孩的悲傷燙出一個洞,一直貫穿到心臟。我看着這句話入了迷,心臟微微顫抖,怎麼會有如此細膩、如此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