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22.11.27-等2

小雨看見白花花的水柱從水龍頭流出來從她的指縫中穿過,彷彿看到了時間也正嘩啦啦地從指縫逃跑一樣,一種焦灼感襲上心頭。她看看手機,望向黑色的巷口,那裏一片模糊,偶爾傳出鍋碗瓢勺的碰撞聲,也掉進了那黑壓壓的一片裏。她深深呼了口氣,轉身走進屋裏,摸

原创 2022.11.26-等

車站裏,人來人往,巡邏的,接人的,焦急等車的還有來回叫賣的,但是大家大部分時間都保持着安靜,這樣冬夏就更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了,“咚咚咚”地彷彿自己剛參加了八百米的賽跑一樣。她時不時看下手機,屏幕上的時間彷彿是一位漫步的老者,慢悠悠地挪動着腳

原创 2022.11.25-高興1

兩歲的牛牛兩眼金光閃閃,一動不動地仰望着媽媽的手,嘴角掛着口水。當媽媽把一根散發着香甜味的橙色棒棒糖送到牛牛面前,他的小臉瞬間樂開了花,眼睛眯成了月牙。他接過棒棒糖先是用舌頭深深地舔了一下後,才把棒棒糖送到了嘴裏,同時還圍繞着媽媽蹦了起來,

原创 2022.11.23-黑夜

我坐在黑夜裏,猶如置身於大海里,一陣陣風吹猶如一波波海浪,攪得這夜色猶如一塊塊幔布一樣撲面而來。伸手不見五指,豎耳都是風吹,一份微涼的寒意裹挾着點滴的腥味瀰漫周身,驅之不散。尤其是那寒意,既像從遠方奔赴而來,又像是心底生出來的一樣。

原创 2022.11.21-讀詩

風唐-李嶠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過江千尺浪,入竹萬杆斜。畫遠看山有色,近聽水無聲。春去花還在,人來鳥不驚。鵝唐-駱賓王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一直以來都明白自己的細節描寫不夠精準,這也是目前想要改進的地方。就連讀詩也有

原创 2022.11.22-當你沒想法的時候如何寫小說

最近在看村上春樹《我的職業是小說家》,其中有談到:當你沒有想法時又想寫小說,那如何寫呢?這一問題。我對這一問題就非常好奇。在我看來有想法都寫不好小說何況沒想法呢!文章講到要在生活中收集素材,也就是說要有一雙善於發現的眼睛和一顆敏感的心。當天

原创 2022.11.20-細雨描寫

他站在河邊,看着河水裏一個個漣漪,從一個點向外擴張,然後與臨近的水波相交相融,形成一張密網,緊緊地網住了整條河流。河對岸的柳枝,失去了往日的飄逸,靜靜地站在那裏,既像一位做錯事的孩子,又像一位沉思的少女。偶爾經過的飛鳥,極速地拍打着翅膀,也

原创 2022.11.18-做,就對了

選日子不如撞日子,今天就是個好日子。新年倒計時,希望這次日更比之前有進步。要求如下:1.文字不多打底一百,但不能有錯別字,錯標點符號等。2.不能自嗨,刻意練習爲主。3.美句分享+理解;讀書筆記鞏固;靈感記錄等等。沒有硬性要求,快樂學習是原則

原创 2022.11.19-陰天描寫

早上醒來,窗外還散落了一些零碎的光線,十點左右的時候,這零碎的光線也不見了,暗藍色的天空變成了鉛灰色,太陽也不知躲到哪裏喝悶酒了,搞得整個天空都沉浸在陰鬱中。空氣裏沒有酒香,卻有些溼潤,沉沉的,壓得人們要使勁呼吸才能保持通氣順暢。路上的行車

原创 回不去的故鄉||陌生的家鄉

前幾年的時候,大家還都玩QQ 。我也通過QQ加到了一個村裏的小夥伴的弟弟爲好友。有一次,他在QQ裏發了一條動態,是他家建的新房子的視頻。因爲我好多年沒有回老家了,我家又和他家相隔三四家,所以我很激動地打開了那條視頻。只是視頻裏的家鄉,再沒有

原创 回不去的故鄉||心在漂泊

我的記憶越來越差了,以前印象很是深刻的東西,都已經淡忘了。記憶深處的人像,也迷糊了。如果有一天我失憶了,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我該怎麼辦?也許多年以後,也許幾年後,讀着現在的文字,現在的回憶,或許是幫我打發時間的好工具,所以,我怕來不及,我要趁

原创 嗨,我們做朋友吧

我承認我又落荒而逃了,也明白,無論如何我也逃脫不了面對你這一事實。握手言和吧,對於逃跑我已經厭倦透了,我也討厭我憤怒的樣子,比母夜叉還要難看上幾分,比包租婆還要冷漠幾分,我討厭這樣狀態下的自己。其實你是一個機靈狡猾的小鬼,總能輕易點燃我火爆

原创 一位受驚的老人

以前帶着孩子在外,認識了不少帶孩子的老人。其中一位老人還記憶猶新。帶孩子的人,事就那麼多—帶孩子;地方就那麼大—小區及小區附近。所以有些人低頭不見擡頭見,要麼混個臉熟,要麼一起話家常談孩子。其實大部分人都說過話的,因爲大家都帶孩子嘛,都是外

原创 異地鄉鄰

這個星期,陸陸續續在收拾屋子,趁着太陽好,把棉衣服厚被子都拎出來晾一晾。趁機也把老底死角清理了一下。不得不說,屋子裏亮堂了許多,心裏也舒服了不少。夏天喝的瓶瓶罐罐,還有快遞盒子箱子,收拾了不少,給對面的房東他爸了,沒想到九十幾歲的老爺子,大

原创 美子!

美子是我的第一位朋友。第一位,總是像初戀一樣深刻而又難以忘記,朋友也是一樣。以前有一首歌《小芳》,歌詞是:城裏有個姑娘叫小芳,長得好看又善良,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辮子粗又長。她就是我的“小芳”,除了她不是城裏的,是我姥姥村裏的,其他的都符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