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不寫不練,再多的寫作技巧也沒用

寫作變現的課程很多,很多人都在學習。但很多人學了課程,發現好像一點用都沒有。爲什麼?沒有寫,沒有練。古人倡導“學而時習之”,“知行合一”,就是要求去實踐,學以致用。寫作變現肯定有技巧,每個作者都有自己獨特的寫作風格,但有目的的學習,有目的地

原创 質疑不過是因爲錢

服務好的地區,各種條件都好,但什麼都貴。人身上有點什麼毛病,心慌,往醫院一跑,幾百塊就沒了。毛病沒了,錢也沒了,開始心疼錢。一次,兩次,慢慢地,錢沒了,毛病沒有徹底根除,於是覺得醫院不可靠。但除了醫院,又沒有可以解決問題的地方。矛盾出現了,

原创 疫情面前,神馬都是扯談

全身無力,肚子加腰痛得要死,有人在,直接爬不起牀。沒人幫忙之後,娃一哭,也顧不得痛了,爬不起來也爬起來了。什麼不能站太久,坐太久,都是扯談。走不動也得走,該去哪裏就去哪裏,該坐多久就得坐多久。疫情面前,神馬禁忌,都是扯談。

原创 定時完,會不會斷更

很久之前就想着要定時一個月的文,但是一天拖一天,竟一篇文章也沒有。現在偷偷定時幾百字,也不知道能撐幾天。200多天的日更,定時一用完,徽章是不是就沒有了。一旦斷更,好像之前的徽章就會作廢,忽然覺得有些可惜。開會員就是爲了定時功能的,結果,白

原创 白天一個人,晚上繼續

白天一個人折騰娃,晚上覺得可以當甩手掌櫃了,結果晚上還是一個人。別人都問,這種情況不請假,什麼情況能請假?鬼知道。各種催生政策,不知道怎麼落到實處的。只知道某些單位,似乎不存在。也許單位也支持,只是個人不想休?產假可能只是個傳說。不是有日期

原创 還有八天日更兩百天

兩百天一天一千字,也就是20萬。這麼少的嗎?理論上是這樣的,但並不是每天一千字。往後一天100字,200天就兩萬字,人家一篇短篇也有兩萬字了。算字數雖然一點意思都沒有,但根據按字數算稿費的,算字數還是必不可少的。在有道看了以前一天一千字的稿

原创 狗血的摘要比較受歡迎?

某篇文章發佈某賬號,半天閱讀量比其他文半年的閱讀量高。剛開始有閱讀量的時候,覺得是字數多,被推薦,纔有點閱讀量。當發現半天的閱讀量比其他文高的時候,忽然搞不懂了。原因,應該是發佈的時候摘要選了比較狗血的句子。文中對狗血的事情也差不多是一筆帶

原创 魔劇‖他走了

小羽:小天,這幾天,你有見過孝林嗎?小天:沒有。小羽:你知道他去哪裏了嗎?小天:不知道。小羽:奇怪,他前天明明說,他住你這裏。你,你該不會騙我吧?小天:我騙你幹嘛?你爲什麼覺得孝林一定會找我?找我報仇?小羽:你倆有仇?他說,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原创 一篇閱讀量高的文章的重要性

在某個主推短篇的平臺,一篇文章的閱讀量比兩個系列加起來的閱讀量都要高,真的是出乎意料。突然有一篇閱讀量高的文章,讓自己覺得太意外,也讓自己明白,閱讀量低的文章,可能寫得真的不怎麼樣。作爲寫手,只管寫,就好了。但是,不是有收益的寫手,承認自己

原创 發佈了三十多萬字,粉絲是不是有點少了?

不知道不覺,發現自己快日更兩百天了。仔細看了看粉絲數,才兩百多,忽然覺得有點少了。按照兩百天算,一天一個粉絲,忽然覺得粉絲漲得不是一般慢。簡書發文,很快就會有贊,有評論,粉絲多少似乎直接被忽略了。但時間長了,粉絲少,似乎有點不對勁只有簡書保

原创 情商低是因爲宅?

看到這樣的一段話:爲什麼讓一個孩子看電視長大會情商比較低?因爲他對電視所做的事電視沒有反饋,所以他無從判斷這件事的對錯和尺度。大部分人的發育就到這裏了,世界怎麼反饋我,我就是什麼。我們經常說,有的人智商高,情商低,難道是因爲智商高的人宅?比

原创 寫作是怎麼回事?

一、什麼是寫作?寫作就是:從最初那塊叫作“想法”的石頭跳到最後那塊叫作“文字”的石頭,中間經歷過了“語言”這塊石頭。二、寫作的本源是什麼?寫作的本源就是:把想法變成語言,再把語言變成文字。三、寫作的本質是什麼?寫作的本質就是:寫我所想,把腦

原创 神獸過來,玩具沒地方放

蒸騰了一個多月,神獸終於過來了。櫃子裏的玩具全部拿出來,箱子裏的玩具全部都拿出來,滿屋子都是,不讓人亂動,走路的地都差不多沒有了。說好的小美女呢?小美女不是斯斯文文的嗎?妥妥的女漢子吧。隔代親就是,孩子是老大。奶奶說,她對爺爺說,我保護你。

原创 風語 || 不能說的祕密

一周賢剛剛被評爲最優秀員工,就在工作中出現了重大的失誤,他的領導不得不勸他休假一段時間,回家好好調整調整狀態。周賢想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在工作中出現那麼大的失誤,他很想補救,但他就是記不起一些事情。於是,當他被迫休假之後,便一連去了好幾家醫院

原创 風語 | 不散的宴席散了

小冰十年沒有回外婆家了,她不知道此次回去,還能不能見到她想見的人。小冰十歲那年,她的母親不知什麼原因,失蹤了。她的爸爸找了幾個月找不到人,就把她送到外婆家,另外找了個女人過日子。小冰剛開始到外婆家的時候,並不知道她的爸爸不要她了,每天都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