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花津偶記》

  來到花津已半月,日日忙碌,不得空閒。每每日落,心不得靜,情不得平。焦慮不安如此,很久沒有了。也嘗試着尋找原因,平息內心無名的焦慮,可總是自我排解不了。有時壓下去了一會兒,沒多久又冒出來了。今日週六,難得空閒,諸事皆可慢緩慢行進,我也終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