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榮耀的微笑

此刻微笑着的榮耀,也許會讓一直關心它的人產生片刻的恍惚:是不是應該感謝苛刻的外部環境?歷史學家常常會設想,當初漢尼拔的軍隊站在阿爾卑斯山山巔,如果他最後沒有攻入羅馬平原。或許人們記住的就只是它此刻的慘狀,出發時的3.8萬步兵、8千騎兵和幾十

原创 孩子們的QQ裏沒有爸爸媽媽

打第三針疫苗。先生前幾天一直提醒,週末終於被抓來。知我惰性根底,抗拒疼痛、麻煩,親自監督。公交車上,後排兩個初中生,女孩子間雖輕言慢語,但空曠車廂唯有她倆聲音。“我的QQ沒有加我爸媽,微信裏有他們。”“我也是,微信裏我基本上都不說話。”“對

原创 會看花的人,就會看雲、看月、看星辰

翻書,觸手可及林清玄、張曉風的書。打開兩本隨意看,不約而同,都是與花,與植物相關。林清玄說:“會看花的人,就會看雲、看月、看星辰,並且在人世中的一切看到智慧。”他總要轉折到巷口去看那顆常春藤,有時看得發癡,隔不了幾天去看,就發現它萬完全長成

原创 日暮沙漠垂

日暮沙漠垂,朔風中,夜很快降臨。城市中,用天色漸晚、暮靄漸生來形容夜晚的到來,依舊有霓虹閃爍與高樓燈光的映襯,夜色闌珊中,燈紅酒綠。在沙漠,太陽墜入地平線的那一瞬間,暗黑世界到來,黑到伸手不見五指,黑到寂靜無聲。所幸提前找好了宿營地,團隊分

原创 你不知道的事遠比知道的事有意義

完成最多一次分會場的演練,十四個地州市同步直播:甘肅省文旅廳新冠疫情應急處置桌面演練。首次近距離參與桌面演練,與常規綜合性實戰演練有比較大區別。忙碌一週,睏乏勁終於出來,精彩演練過程,一言以蔽之。半年寫了八萬字,仍不知要寫什麼,怎麼寫,單單

原创 普通人的權利

如每一次行程,累並享受着。一週的時間,演練完滿結束的一刻,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感恩所有合作的夥伴!今日的天極藍,冬日的光與影,在清冷的日頭,明晃晃地理直氣壯。繼續往前走,是我們普通人永遠擁有的權利呀:)

原创 拼命奔跑,忍受所有的不易

你在工作中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你接下來的工作都會持續受影響。但解決這個問題,需要你投入很大的精力,至少得一兩年才能克服。你是選擇迎難而上,還是知難而退呢?撇開其它因素不談,如果你抱着的是短期幹一乾的態度,那麼肯定就知難而退了:我

原创 悲喜一日

回到家,洗手看鏡子,嘴角一顆即將噴薄欲出的水泡。如果在四個小時內經歷了多重心情,像過山車般跌宕起伏的心情,就能夠理解這無以復加的落差,而此刻它化爲身體的一部分。簡而言之,先悲,辛苦一天一夜的資料投送失敗,後喜,其他三家競標作廢(絕無內幕)。

原创 沙漠日出

努力做了一天的魚,爬臺階。至少拍攝80+條片子,迷糊中還在修改腳本和明日拍攝計劃,一羣用心的好多魚。帶大家去看沙漠日出。一直渴望,不想烏雲密佈斷了念想,不料睡至自然醒爬出帳篷時,居然發現太陽的光芒透出厚厚的雲層,努力攀升着。大喜,踩踏,鬆軟

原创 不管,天氣怎樣

早起上班,走三公里。霧霾與遠方交融,荒蕪與繁華於近處參差交錯。這一切樹梢的鳥雀最明瞭,歷經城市繁華都市圈的它們,早已不爲過往者而驚恐,縱使路上頑童追逐打鬧,大聲喊叫,也是無動於衷,繼續保持飛旋嬉鬧的狀態,你奈何... ...雲層太厚,太陽怎

原创 沙漠歸離

三年前的此刻,我在沙漠最後一日的歸離,越野車隊翻越沙丘,幾個上下,已不見沙漠營地。但我知道,它就在沙漠的那個位置,漸次遠了,遠到以後基本找不到的那個位置,遠到風過沙丘變了樣、了無蹤跡... ...天空在眼前,陽光在身畔,外面即逝而過的沙丘,

原创 平白多出的90分鐘

上週+今日,面對電腦坐了整整六天,幾乎沒有。內心艱難抉擇,終是騎象人駕馭了象,第三週,每個清晨六點,早起。每日多出90分鐘時間,寂靜如塵世遠遁,萬籟爲此際而無聲;又似借來的時光,快得悄無聲息,就到了終點。逐漸迴歸早睡早起的狀態,捨棄碎片化閱

原创 夢,抑或是夢

可那悠長沉重的聲音分明已穿透重重樓板,由上而下,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靜,的確是次第聲傳來,是切面、切菜,抑或是搗蒜,在這靜的黎明,一道道開啓了我沉睡的昏迷的思維。一聲,比一聲更近。腦海中未醒的潛意識,欲將一切隔絕,就此沉入無盡黑暗,周遭一切遠去

原创 子夜寂靜無聲

黃昏時,風裏捲起細細簌簌的米粒子,天黑盡時,白鵝毛已狂飛漫卷。滿城青瓦屋頂,轉眼覆白。黃河渡口,雪滿鐵橋。這場雪已悄無聲下得紛紛揚揚。垂目凝神,風爲之回,川爲之緩,黃河氤氳多異色,白塔山高高上雲霄,雲來雲去常不息……次第望遠,直入雲中,直入

原创 可冬天是多麼適合慵懶

可冬天是多麼適合慵懶,適合無所事事的季節啊。或是裹在沙發上喝一杯熱茶,或是心無旁騖的翻看小說。依舊來辦公室,打開靠街道的窗,通氣,聽喧譁的車輛過往,暖陽下的風擁進懷內,三五分鐘已寒意襲人。蘭州尚且如此,靠西平均3000米海拔的西寧,同事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