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隨筆 · 散記(四)

1“李生,李生!”“李強,李強!”“李老闆!李老闆!”“強哥,強哥!”一個十來歲的男孩子一路叫着喊着跑過來,問我:“阿姨,你看到我爸爸了嗎?”原來這就是李老闆的兒子呀,只聽說他跟老婆離了婚,不知道他兒子都這麼大了。孩子一口氣叫了幾個稱呼,卻

原创 隨筆 · 散記(三)

1隔壁小朋友養了一些蠶,怪可愛的。有一天桑葉喫完了,網上買的還沒到貨,小朋友的媽媽就自作主張拿了幾片生菜葉子應付一下。可是沒多久,小朋友發現他的蠶寶寶中毒了,一個個直挺挺的,口吐黃沫,狀態嚇人。年輕的媽媽趕緊上網求助,按照網友教的辦法,拿棉

原创 隨筆 · 散記(二)

1工業園路邊停了一輛客貨兩用的小型汽車,已經很久很久了。記得車牌號是粵B開頭的,不過牌子早已被人撬走。車箱圍欄經常被周邊鄰居們當成晾衣曬被的支架。每一年,都會有不同的人來打聽,問我們知不知道車主是誰。這些人大約都是收購二手車的商人。工業園的

原创 隨筆 · 散記(一)

1高三學子們的18歲成年禮,因爲疫情原因,家長可能參與不了了。如若大批家長進入校園,學校承擔的風險和壓力,我們都能理解。不過老師要求,每位家長必須給自己的孩子準備一束鮮花,再給孩子親筆寫一封書信。鮮花有錢就能買到,書信卻不是識字就能寫出來的

原创 日常隨筆(100)

1旁邊店鋪的老闆娘,三十多歲,披一頭紫色長髮,大白天還經常穿一套紫色睡衣和一雙紫色拖鞋來回晃,手指夾着香菸,時不時吐幾個菸圈出來。以前我也很喜歡紫色,可自從看到她從頭到腳一片紫,我有點懷疑自己的審美眼光了。旁邊工廠二十歲的小夥子,星期天出去

原创 日常隨筆(99)

1西邊那家飯店的老闆,早上還照常出去買菜,回來後卻說感覺難受,哪兒哪兒不舒服,然後很快就去見了閻王。這消息讓大夥譁然一驚,平時也沒聽說他有什麼毛病啊,人也不胖,應該不是高血壓腦溢血什麼的吧。他才六十歲,人生上養老下養小的任務剛剛完成,纔到了

原创 日常隨筆(98)

1“媽媽,我跟你說啊,這次考試,我的語文又成功地考到全班倒數第四。”小丫無比愉快地告訴我。她的愉快竟然感染了我,我笑着說:“那你也太厲害了,你們班同學都太厲害了。”我現在毫不焦慮了,如果不是她主動報告,我從來不問一句成績。這麼說吧,就算倒數

原创 還能這樣啊

一個瘦小的男工進來說要兌換一千現金,我讓他先掃碼支付,然後我聽到播報器播出的數字竟然是七千。“你不是說換一千嗎?怎麼變成了七千?”我問他。他說就是七千,廠裏剛發了上個月的工資,在微信錢包裏面。一千現金抽屜裏就有,七千還得麻煩我開保險櫃。我一

原创 日常隨筆(97)

1樓上住着一個女孩子,十八九歲,是從職校出來實習的。昨天她正坐在隔壁小喫店的遮陽棚下喫一碗湯米粉,被幾個雲南小夥子看到了。這幾個雲南小夥子,當時正坐在我家店門口喝啤酒,驀然發現有個單身女孩在隔壁喫飯,一身白色運動裝,充滿青春活力,令這些沒有

原创 日常隨筆(96)

1隔壁家男的又在輔導孩子寫作業了,全程只聽見他在大聲吼叫:“這麼簡單都不會!媽的,你沒有腦子嗎!白癡啊?豬腦袋!”不是親聞目睹,你很難相信,一個父親會對自己的女兒如此暴躁。小女孩晚上多玩了一會手機,她爸爸就怒罵着“再玩把你手給剁掉!”學校裏

原创 還是忙了好啊

那天當我準備坐下喫飯時,看到我的飯碗竟然跟菸灰缸緊挨着,而菸灰缸裏面,滿滿的菸頭幾乎要盛不下了,黃色的污水,灰白的煙沫,真倒胃口。如果只有我和馬哥兩個人,我們不會在後面餐桌上喫飯,總是將就着在前面茶桌上喫,這樣有顧客進來時方便招呼,不影響營

原创 日常隨筆(95)

1黃生最近很是苦惱,他跟我們抱怨過兩三次了,說下個月他想回老家給家裏老人賀八十大壽,可是他老婆不讓他回,怕花錢。乍一聽我們都很氣憤,覺得這女人也太過分了吧,人家老父親過八十大壽,你怎麼能阻止兒子回去拜壽?兒女常年在外面,父母的面那是見一次少

原创 日常隨筆(94)

1早上八點多,正是工作時間,隔壁工廠的幾個男工卻聚集在我們店門前,或坐或站,各看各的的手機,不去上班。難道有什麼集體活動?一年到頭難得看見他們休息過,天天加班到夜裏十點,星期天也不例外。可是如果有活動應該開心纔對呀,他們怎麼看起來個個臉上都

原创 日常隨筆(93)

1阿海,跟我們一樣,兩夫妻也是做小本生意的,前段時間把自己的車子借給一個朋友開,結果朋友開着他的車出了事故,撞人後丟下車子逃逸了。所謂的朋友,並不是知根知底,甚至連真實姓名也不清楚吧,只是大家都在這邊討生活的,平時接觸比較多,自以爲比較瞭解

原创 我爲什麼如此焦慮

1月末放兩天假,小丫從走出校門那一刻起,手機就沒有離過手。跟同學聊天,看英文電影,刷知乎。夜裏十二點睡覺,早上十點起牀,中午還要再睡兩個小時的午覺。返校前她忽然找不到自己的耳機了,急得抓耳撓腮,滿屋亂翻。學校不準帶手機,但可以帶MP3,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