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日常隨筆(37)

1姐姐在銀行裏辦業務,我和小外甥女圓圓在門口等候。過了一會兒,圓圓一邊往裏面張望一邊說:輪到張美麗了嗎?“你再說一遍?!”聽到她直呼她媽的名字,我有點不爽。“輪到張美麗了嗎?”她果然又說一遍。“你怎麼可以在外人面前直呼你媽的名字?”我質問。

原创 舊窗簾

多年前在山莊租房居住,有個鄰居老太太對我特別好。她是東北人,但在我們河南工作了一輩子,退休後跟着兒女來南方帶孫輩。她孫子孫女的舊衣物,洗乾淨消好毒送給我,小丫正好可以穿用。老太太是個老醫生,乾乾淨淨,生活講究,孩子也帶得很好。有一年她女兒裝

原创 日常隨筆(36)

1老沈一家三口人,曾經都是雙戶口,即一個人擁有兩張身份證,一張農業戶口的,一張非農業戶口的。當年找找關係,就把全家都辦了雙戶口。有城市戶口的優越,還有農村戶口的實惠。以前沒有聯網,各種技術也不發達。其實有雙戶口的人很多,基本都是農村的,然後

原创 日常隨筆(35)

1父母離了婚的女孩兒,如果跟了媽媽,然後被繼父猥褻,有人就會說:女孩子啊,如果父母離婚,一定要跟着爸爸,爸爸纔會保護好自己的女兒。如果女孩兒跟了爸爸,爸爸又給找個後媽,後媽百般歹毒,想方設法折磨女孩,有人就會說:女孩子啊,父母離婚,一定要跟

原创 多疑之心

上午我在自家店內地板上撿到一包煙,包裝完整,沒有拆開過的。我記得很清楚,早上有人來買這種煙,我發現已經賣完了,一包都不剩。所以現在撿到的這個煙,應該不是我家的。那麼,會是誰,把一包還沒抽過一支的煙落在我們店裏?以前,我也不止一次撿到過煙,但

原创 我演得最好的一場戲,其實你們都不知道!

周星馳:我演得最好的一場戲,其實你們都不知道!作者:周星馳母親與父親離異那一年,我才7歲。我和姐姐周文姬、妹妹周星霞一同判給了母親凌寶兒。在1968年的香港,母親帶着我們3個孩子討生活,其艱難可想而知。 爲了維持生活,母親一人打了兩份工。我

原创 日常隨筆(34)

1“爸爸媽媽,我去圖書館學習了。”小丫說。如果我們足夠細心,就會發現她今天沒背書包,而是挎了一個帆布包。如果我們足夠細心,就會想起今天是圖書館休館的日子,根本不會開門的。但是,我們都沒有發現。直到她傍晚回來,身後跟着一個長髮披肩的漂亮女孩,

原创 日常隨筆(33)

1放假之前,小丫打電話回來,讓我幫她買筆。她告訴我型號和顏色,還有兩種品牌的名字。我看了一下,一種是國外的牌子,一種是國內品牌,國外的貴了許多,但是想到孩子學習要用,我便毫不猶豫下了單。週末回來,小丫看到筆,簡直要跳起來,她說:“我的傻媽媽

原创 走向新生活

那個做食品加工的徐老闆,兩個月之前還在怨恨老婆,說就算她出軌,自己也能原諒,也不想離婚,可他老婆就是鐵了心要離,孩子也不要,拋夫棄子,帶着幾十萬的存款走了。那時的他,鬍子拉碴,一臉憔悴,生意也耽擱了許久,話語和神色裏,都是疲累無奈和傷心難過

原创 有些家長

晴兒念初三時,每個週五晚上要被留在學校“培優”,別的同學下午五點鐘放學,培優班的要到晚上十點才結束課程。我們離學校也纔不到二十公里,每個週末馬哥自己開車去接孩子,那個點兒已經沒有公交車了。如果家長不親自去接,孩子就得打的回來,且不說三十塊的

原创 量( liàng )

整理貨架時,我竟然在架子下面看到了一瓶這個。沒錯,這是上週做腸鏡前,醫生給開的藥。兩瓶甘露醇,還有兩袋葡萄糖。當時醫生交代:做腸鏡當天凌晨四點鐘,開始口服甘露醇,半個小時左右,需要把這兩瓶全部喝完。然後,再慢慢喝掉那兩袋子葡萄糖。值班護士也

原创 日常隨筆(32)

1約好了週二早上叫老陳頭過來收廢紙的,可我一覺醒來,已經接近七點鐘了,手機上有三個未接電話,都是一個小時之前老陳頭打的,我睡覺時調了靜音,他打再多電話也不管用啊。匆忙起牀打開店門,果然,老陳頭翹着二郎腿坐在門口凳子上,我以爲他會發火,畢竟誰

原创 日常隨筆(31)

1我的閨蜜,前兩年,身體一有點不舒服,就懷疑自己得了不好的病。“張藝呀,怎麼辦呢,我可能得了絕症了。”她慘兮兮地看着我說,表情凝重,神色黯然。我只得一遍一遍寬慰她,然後建議她好好去醫院檢查檢查,別整天在家瞎琢磨,浪費表情。她是不肯相信我們這

原创 日常隨筆(30)

1小丫的手錶表面被摔碎了,想到期末考試需要手錶,馬哥馬上聯繫朋友,想讓人幫忙從工廠裏直接買一塊出來。附近跟手錶行業相關的工廠有許多,各種配件廠,還有成品廠,有相當一部分都是仿冒名牌,雖然有些產品聲稱有自己的註冊商標,但是外表明明就是跟大牌非

原创 日常隨筆(29)

1王玲瓏每次買啤酒,不是三瓶五瓶的買,而是一件兩件地搬,開始我以爲她是買給家裏男人喝的,這大熱的天,沒有幾個男人不愛喝啤酒吧 。後來她頭頭是道談起各種啤酒的口感,我才知道,原來那些整件整件的啤酒,都是她自己幹掉的。她看到我對於她喝酒的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