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請原諒我,一個悲觀主義者

王傑的《不浪漫罪名》在耳邊縈繞,指尖在手機噠噠敲響。大概從高一開始,我便成了一個悲觀主義者。悲觀,不是絕望。我始終認爲,我今天能夠一步一個腳印,向前走,是因爲悲觀。悲觀主義者的典型特徵,是害怕與不安。爲什麼這麼說呢?歸根結底,缺乏信任。不一

原创 年輕人——圍坐爐邊

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拼夕夕員工加班猝死。”這樣的新聞,有些屢見不鮮。當日拼夕夕股票市值下跌,但過兩日開始反彈。這裏帶給我們兩個思考:健康,才最重要;個人的生命,在資本面前,容易被漠視。有人質疑:“年輕人,怎麼這麼不懂珍惜生命呢?”說這話

原创 別了2020

        心情如石沉大海,不知爲何,2020年顯得如此糟心。在感情方面,人一旦多次被欺騙、被傷害、被懷疑,恐怕是再也不敢踏入感情的深淵半步了吧。我曾是一個十分相信愛情、相信感情、相信命運的人,如今,相信命運,卻懷疑愛情。每當滿心歡喜去

原创 鹿鼎記——不過是青春印記

最近張一山主演的電視劇《鹿鼎記》上了熱搜,原因是評分低,被質疑演技差。張一山的演技,衆所周知,是青年演員中的佼佼者。但爲何評分一邊倒,我想,與編劇、與導演、與社會主流思想都有關係,就像曾經的《西遊記後傳》,在當時被罵劇情狗血,而如今看來,卻

原创 婚姻不需要包容?

昨天無意刷抖音,當傅首爾談到“婚姻需要包容”這一觀點時,我尤爲贊同。作爲一個未婚人士,多少是缺乏發言權的。但不僅僅是婚姻,甚至愛情,也需要包容。包容,是男女關係甚至是朋友之間及親人之間的潤滑劑。當代年輕男女離婚率居高不下,歸根結底,是因爲我

原创 寒窗苦讀十年,毀於冒名頂替一次

最近,山東聊城高考冒名頂替事件傳播得沸沸揚揚。一石激起千層浪,揪出了背後的200多名“推手”。令人喫驚的是,有人爲頂替者開脫,不僅大言不慚,而且毫不避諱。是良心的泯滅?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談論道德,有些縹緲,因爲道德沒有確定的衡量標

原创 “拍”文化

乍一看標題,大家可能有些陌生,或者百思不得其解,什麼?“拍”是一種文化?拍打?拍擊?拍敲?可惜,通通不是。愛玩兒微信的朋友,會比較關注,也比較理解。沒錯,就是微信最近新出的一個“拍一拍”功能——對着朋友頭像,連續點兩下,就像你拍了拍朋友的頭

原创 90後結婚率的10%

看着周圍朋友、同學一個個步入婚姻殿堂,她們是否幸福我無從得知。周圍人打量着我,像打量一隻土撥鼠,沒錯,是土撥鼠。人們總會給你披着各種各樣的名號——有禮貌、懂事兒、上進等,似乎你好得不得了。我從未絕望過我的人品,可這個時代,人品不能拿來喫飯,

原创 嘴癮

以“嘴癮”爲題,言簡意賅。既省去了“千萬不要只是說說”這類苦口婆心的敘述,避免讀起來索然無味,又吸引了讀者的眼球——只有標題吸引,纔會有想看內容的衝動。生活中過嘴癮的人不少。整天喊喊嚷嚷、舉着大旗,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在學習,往往這樣的

原创 發書

網課成爲三、四月份的熱門話題,是特殊時期解決學生學習問題的一劑良藥。只是學生的聽課效果,確實無言以對。沒有大人的監督,缺乏老師的教導,屏幕前的我們成了擺設。想象着屏幕前的那頭,那一個個無所畏懼的少年:“老師,您也有無能爲力的時候啊。”“小崽

原创 廣告詞的魅力

說到廣告,在信息時代到來之前,即20世紀90年代,報紙上刊登一則廣告,廣播上播放一則廣告,費用昂貴。當時的廣告投放,有起死回生的效果。一經刊登,便引得一陣消費潮流。可以說,廣告詞的好壞,決定產品的銷售收益。以下是我收集的德芙廣告,我們一起看

原创 閒聚

天氣正暖,春意盎然。偶然閒得進入學校,填填表,忽覺愜意。終於明白養魚的人,爲什麼會自得其樂——是尋開心嗎?是;是品味嗎?也是。平靜的心,是自己製造的。正所謂:“心之安處,是吾鄉。”說來也好笑,一個快30歲的人,整天活得像個傻子,沒想過功利,

原创 原來,我也會遇到欒冰然

最近網劇《我是餘歡水》,受到年輕人追捧。一邊是懷有二心的妻子,一邊是不堪重負的工作,好好的一個年輕人,被生活折磨得竟是失去任何棱角。就像網友說得那樣:“我們不是餘歡水,比餘歡水強,但也比餘歡水好不到哪裏去。”劇中的欒冰然,偶然卻似乎冥冥之中

原创 火鍋文化

喫,這一文化,源遠流長。從最早的“古董羹”到如今的火鍋,火鍋的發展也是漫長的。那什麼是“古董羹”呢?就是火鍋在1900年前的別稱。因火鍋沸騰時投入食物發出“咕咚、咕咚”的聲音,故此得名。那最早的火鍋是“古董羹”嗎?不是。在北宋時,蘇東坡被貶

原创 單親家庭的女孩兒,不過是折翼天使

“單親”——這個名詞,一直是我不願提及和書寫的。相比單親而言,雙親家庭的幸福和構建,是無限放大的。要知道,成就一人的孤,容易;建設一個人的全,很難。男性無論從生理還是心理,接受能力一般較強。而女性,特別是單親家庭的女孩兒,心裏的苦水,恐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