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看不懂的最好遠離

看不懂的最好遠離。看不懂分三種情況:一種是你的自身原因看不懂,一種是該現象違背了客觀規律常識,一種是即便違背客觀規律但屬於創造性的未知的。對於第三種,擱置一旁。大多數,我們遇到的是前兩種,一種是自身原因看不懂,這個最好的方式是提高自身。但是

原创 長遠&短期

做一件有價值的事,不畏當下,不在乎是否會做很久,和時間做朋友,時間越長會越有價值。但是,做一件有價值的事最大的問題,這件事真的有價值嗎?這件事要做多久?如果不知道要做多久,難道只是因爲看好嗎?可是,不是嗎?不就是因爲看好嗎?一個人如果連自己

原创 於成傑——蘭帝魅晨 《情與血》

於成傑 在《情與血》中 是一箇中規中矩的人物,中規中矩之下,又有些不安分。我對於於成傑的理解,如果陳依沒有那麼多的其他經歷,他的人生軌跡會如於成傑一樣,乾淨、明朗。於成傑是陳依的初中同學,又一起上了職高,經常性的在一起學習聊天,經常在課堂上

原创 讀《苦命天子》隨筆

在靜雅思聽陸陸續續聽完了《苦命天子》,講述的是咸豐帝。聽完後,我尋找了電子書看下,內容給人畫面感,歷史不再是條條框框,而是有着血肉之軀的,每個人,包括皇帝,都是匍匐於人性之下。正如作者所云,他寫咸豐,不是因爲他有豐功偉績,也非同情,而是嘆息

原创 擡頭望天,低頭看地

擡頭望天,看到星辰大海。低頭看地,踐行腳踏實地。夢想總是 要有的,展望總是要有的,但是不能只是看到了遠方,而不顧忌當下。如果連飯都沒得 喫,還有什麼夢想 ,都是 扯淡。現實總是要注意的,畢竟喫喝拉撒、柴米油鹽醬醋茶都是很實際的,但是不能 因

原创 被忽視的經典——蘭帝魅晨《情與血》

在小說世界裏,蘭帝魅晨的《高手寂寞》是一部經典,但蘭帝魅晨還有兩部經典,《驚仙》是其一,《情與血》是其一,在我的眼裏,《情與血》更是經典中的經典。《情與血》是一部被忽視的經典,被忽視的原因在於,這本書在初期有些艱澀,更有種灰暗,有種刺痛感。

原创 交易產生價值

交易,產生價值。這種價值,來自於參與者對它的價格的認定。關於價格,有的人會認爲低了,有的人會認爲高了。認爲低的人會不賣或者買進,認爲高的人會賣出。但也會遇到極端情況,在極端情況下,不是你認爲高或者低,而是市場認爲高或者低,市場是在不斷地推動

原创 小學班長——蘭帝魅晨《情與血》

能夠讀懂《情與血》的人,大概能夠感受到蘭帝魅晨曾經的生活和學習,還有他的性格。雖然這部小說是一部都市異能,但又如此的貼近真實生活,在人物演繹裏。在陳依小學時,他與他的小學班長有一次分歧,那就是在春遊時,因爲路線之爭,班長選擇這條路,陳依堅持

原创 跨維度解決問題

在面臨問題時,常常會面臨着非此即彼的境地,但是一旦脫離這種非此即彼的境地,後退一步,就會看到另外一番視野,從二維變成三維,問題也更好解決。比如一團亂麻,要解開這亂麻,不是一定要一個個解開,也可以一刀砍斷,也可以火燒。跨維度解決問題,將一些棘

原创 波動

波動,帶來人的波動,人的波動,帶來情緒波動。其實,如果只看到短期的波動,那就會隨之波動,如果看的更遠,短期的波動只是虛影,本質的歸本質,短期的歸短期,長期的歸長期。但是波動,的確會影響人的情緒,持續的波動,持續的影響,影響到你懷疑你所堅持的

原创 沙盤演練

在做一件時,其實可以在做的時候,和做之前,進行不斷的沙盤演練,如同下棋一般。以正常的邏輯推演,那就是符合正常邏輯的,如果超出正常邏輯,那就意味着有其他因素加入,需要重新修正和推演。沙盤演練的過程,以及不斷進行的過程,都是一個動態的,不是靜止

原创 《驚仙》| 蘭帝魅晨作品的分水嶺

《驚仙》是蘭帝魅晨商業化以前的最後一部作品,於2011年完本,蘭帝魅晨自04年啓筆,至11年,七年時間,寫出多部優秀作品,尤其《高手寂寞》《情與血》《驚仙》,後期後兩部,是連續寫出,可謂神作。蘭帝魅晨的筆風有個特點,即我以我筆寫我心,所以即

原创 神魂族——蘭帝魅晨《驚仙》

神魂族 一直在口口相傳,他們是被帶到一片虛妄天地,他們本來生活着無憂無慮,自由自在。神魂族在這樣一片虛妄天地裏,被人族統治着,後有一部分神魂族率衆推翻人族,建立起依託人族統治體系的制度,周國天子號令四方,又有鄭楚魏燕陳齊韓。周國等一衆國被神

原创 神魂國——蘭帝魅晨《驚仙》

神魂國是理想國,是蘭帝魅晨在《驚仙》塑造的理想國,目前來看還不切實際,但這並不妨礙一種可能性。在神魂國,沒有貨幣,一切圍繞着神魂意志信奉度,每個人的信奉度可以增減,耕種、生產、製造等都可以得到,信奉度又可以拿來換取資源、成品,僅僅是租用權,

原创 蘭帝魅晨《驚仙》中的武學世界

在蘭帝魅晨的小說裏,蘭帝魅晨的武學世界在金庸武學的基礎上,融入自己的武學風格,《驚仙》就是其中之一的代表。比如實戰派的秋葉,其實秋葉還不如《高手寂寞》的樂兒那樣狠,全身的每一處都是武器,甚至爲了殺死對方不惜重創自身,所以連依韻都不願與樂兒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