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老孃的愛心玉米棒

        前晚老孃和回老家的大侄子一道,到合肥來看望她的子孫們了。她老人家在大哥家休息了一晚,昨天早上剛到我家,就被她小孫子接走了。到現在都沒見她老人家人影。        昨天晚上,大嫂喊我去拿東西。我心想:“前晚分配給我的東西

原创 助力人生

        兒子學校後面有一大片空地,從去年啥時開始,那裏有挖掘機在日夜操作,先是建了一排簡易的房子,再簡單裝修一下,就掛牌開張賣房啦!        也不知是從何時開始的,每當我送兒子到學校後再步行回來時,就總會有人來問我可要房子。

原创 有些詞改不得

        陝北民歌《趕牲靈》是首愛情歌曲,歌詞簡單直白,好聽易懂……描寫的是一個癡情的女子在盼着趕牲靈的情哥哥來的情景……        在沒有汽車、火車、飛機等能運輸的年代,人們到哪去都是步行或騎着馬等牲口;運載東西多、就得完全靠牲

原创 都是爲別人而活

        十來天前,有個朋友從老家到合肥來了,她打電話給,我就和她約見面了。這一見面,才知道她到合肥來的真正目的。      朋友比我小十多歲,多年前離婚,她有個女兒都在上小學三年級了。兩年前她再婚,嫁的人也是離過婚的人,那人有個兒

原创 孩子是來討債的

        我有個前女同事,四十幾歲的人,文化程度也不低,一手字寫的相當漂亮。但她因爲婚姻的不幸,人蒼老的像五六十歲的人,更主要的是,她整個人的狀態也不好,整天像祥林嫂一樣,見人就說老公的諸多不是、以及孩子的種種惡習!        所

原创 農村來的蝸牛

        早上送兒子上學後步行回來,快到菜市場那見一個農村老大爺用一截繩子拉着一個小車,車上東倒西歪的滿載着菜。但那些菜在小車上“不老實”,一會兒不是這顆溜下來、就是那捆耷拉在地上……那大爺邊走邊折騰邊罵着……        我在後面

原创 悲催的同學

        剛纔到弟弟家去玩,他說他正和一個我們初中的同學哥哥在一起幹一個工程(我綴學三年後,弟弟讀五年級時,我插到他們班讀書,後一直到初中畢業都在一個班),所以,就很自然地聊到了這個同學。      這同學是我老公舅舅家的一個表姐

原创 你買米了嗎

        前幾天,熟人見面的問候語似乎變了,大多人都問:“你買米了嗎?”        呵呵,不知道具體是從哪一天開始的,人們都在搶購米、油、鹽、方便麪、礦泉水……      那天我見家裏只剩一點鹽了,就到一家大超市去,準備買兩袋備

原创 長不大的老公

        中秋節時大姑姐來我家喫飯,我當時買了組合裝的果粒橙和可口可樂。果粒橙當天中午就喝完了,剩一瓶可口可樂一直沒人喝(兒子一般都喝牛奶或脈動之類的,可樂、汽水很少喝),就放在電視機前面那。          那天我用抹布擦電視機

原创 “鴻運當頭”

        昨天我五姨、六姨和一個妹妹來了,我到滷菜店買香酥鴨時店員推薦道:“今天我們這鴻運當頭打折,您要不要來點?”        “啥是鴻運當頭呢?”我很好奇,因爲我想到了趙麗蓉、鞏漢林演的小品《打工奇遇》裏,飯店老闆把各色蘿蔔彙集

原创 成爲“花粉”了

        那天晚上我對老公說:“我手機是不行了,在外想給電瓶車掃碼充電,半天都沒反應,最後只好投幣了!”        “不要再去修了,我明天給你買一個!”老公答曰。      這次我沒在堅持說不買,因爲這舊手機在我手上用了近6年左右

原创 窗外的蝴蝶

        兒子新買的《意林》裏有篇文章,叫《不驚醒睡覺的蝴蝶》。說的是作家馮驥才記述的一段事:        “一次在西塘的河邊散步。路過一戶人家,用一根細木棍支着一扇窗戶透氣,此時天已經涼了,窗臺上擺着一個花盆,屋裏的一位老太太想把

原创 悲傷秋

        噩夢驚魂,孤枕溼衾,無眠難待天明。說好的寵慣一生,何至於半道負心。            貧窮已過,富貴難迎,這定律似成真。天下郎心比海深,喂不飽來填不平。(Good morning  everyone  !這幾天大概看詩

原创 我屬象的

          曾經有好幾個網友私信問我年方几何(大概是以爲我年輕)?我開玩笑回覆:“我屬象的!二十不到,三十不止。你猜我多大?!”        哈哈,這個疑問誰也答不上來,因爲十二屬相中壓根就沒有屬象的人!        我何有

原创 讀《人生若只如初見》有感

        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見》看完了,該說的什麼呢?      首先不得不承認人家有才。這本書其實就是把流傳千古的詩啊詞啊解析一下,甚至在想象中還原當時寫某首詩或詞時作者當時的環境和感受等……後安意如再適當加一點自己的見解,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