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莫蘭迪

海上佈德利小島,有位老人,獨自住了32年。意大利不許他在體育課上播放音樂,文明讓他感到厭倦,還有該死的消費主義與一大堆金銀珠寶堆出來的海市蜃樓;動盪的局勢和被蠱惑了的人心,謊言一個接一個,小丑在情緒腹瀉。他開着艘破船,穿過撒丁島一路向北,海

原创 It feels like...

“We lit no tapers. The room was dark and warm from the day’s heat. Shadows draped the bed. No frogs sounded, no birds ca

原创 19 Días Y 500 Noches

從一條沒醃過的三文魚開始到今天19天又500個不眠的夜晚白天過得太慢 黑夜又來的太快失魂落魄 抱着回憶翻跟頭數着星星等陽光爬上我的樓梯拽着衣角寫在句子開頭的問號每次喝醉之前記得留一杯給昨天沒頭沒尾的歉意和無從談起的原諒見面時的擁抱 笑出了眼

原创 Peces de ciudad

中央車站上,一個旅人等着他的魚來教會他如何去親吻一頭金髮的男孩撲面迎來的春風 綠樹把他擁抱他說要出發去威尼斯在小船上彈唱寫給那條魚的歌謠一對新婚夫婦認出了他,是他多年前在阿姆斯特丹的鐘樓下結識的朋友他對他們訴說着來這裏的一切還說沒想到城市的

原创 Y sin embargo

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你是第一個怎麼能讓我不去愛你用盡全身力氣也捉摸不透你每句話背後的意味你只看見每天一些小片段花裏卻有一整個世界我不是沒想過 用別人來取代沒有悔恨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身體的鬧鐘跟着你的時刻表毫無新意 無從改變你總是比我更知道如何體

原创 Soldadito Marinero

孤獨的水兵高峯地鐵站出口的人流推着他麻木的向前走着新買的外套緊緊的拽在手裏他望見對面街口嬉戲的孩子們好想加入他們一起玩只可惜戰爭早已帶走了他的青春水手說他也見到過美人魚她們對他塞滿的荷包說我愛你他選了最美的也有不怎麼好看的卻未發現前方暴風雨

原创 Contigo

一個膽小鬼的內心獨白沒想要和你一起過也不會去想什麼簡單愛舊沙發上前人留下的菜渣和醉酒後的鬼話連篇沒想和你回到過去只是從超市裏買了一包薯條後出來時沒忍住的眼淚路人的好意 情人節的白玫瑰這些都不重要沒想會在機場見到你也不會借你的護膚品不聽你聽過

原创 A letter from an unknown woman

一生只愛一個人 是幸運還是詛咒用盡我全身的力氣天性健忘的你對我說還會回來找我你說你是忙碌的懶人 聰明的笨人 癡情的色人 正義的壞人臺階下的等候只爲一個可能柱子後的凝視幻想着不經意的轉身你的視而不見 已是習慣不敢打擾奢望的勇氣捨不得來怪罪你風

原创 Odds in beauty

The goodness in humancarry it alongStarry night on the river Carry it alongThose who get lostAsking what’s the pointThe

原创 Nos sobran los Motivos

無人等候的大廳 摁不響的門鈴早沒了電每個人手裏握着香草冰激凌傢俱店裏沙發搬走了做過的痕跡河對岸的鐘聲 一晃又是幾年洞穴裏的人在哭泣 找不到她的藍鞋子頭枕着月光 等不到天亮安達魯西亞的狗不用睡覺那裏的小鳥不會築巢未經授冕的皇冠和沒來得及發生的

原创 Lo Niego Todo

生活裏沒有英雄合唱團裏沒有歌手我不知道什麼是適合的就像一本打開的書如果要從頭說起沒有人會承認就算是真的無需佔有也不刻意區分他們說酒吧裏不收容酒鬼如果你告訴我該如何去生活我會矢口否認鏡子裏的硝煙喜劇裏的眼淚還有聽來的傳說在四月開始的時候揚起了

原创 Así estoy yo sin ti

沒有你的日子,一切照舊城際的車河,一隻離了水的鴨子,四處張望,找不到出路人羣中有人開始歌唱,熟悉的旋律,卻沒人說得出歌名黑暗的隧道里,列車遲遲不來魯濱孫離開了他的小島,一去不返空白的日子裏,一切照舊模糊的視線裏,牽起又放下的手船上沒了擺渡人

原创 Tiramisú De Limón

春日陽光下 梧桐樹斑駁的影子空氣裏烤蛋糕的香氣遠處傳來走音的曲調笑容在雨中舒展開來屋頂上翅膀的方向那天以後你頭也不回的離開微風帶走了眷戀剪短的紅裙和盤起的長髮檸檬味的提拉米蘇白蘭地加冰激凌釋放的囚徒 望着沒有盡頭的自由 出神總是在黃昏醒來守

原创 Everyday life

Wake up Good morning to allThanks for the present lifeMetro to workReading alone in the crowdsWait for the stopWalk or b

原创 自相矛盾的我們

人同河一樣。天下的水都是一樣的,可是每條河有時窄,流得急;有時寬,流得平穩;有時混濁,有時澄清;有時涼,有時暖。人也是一樣,人人身上都有人類品性的根苗。不過,有時這種品性流露出來,有時那種品性流露出來罷了。人往往變得不像他自己了,其實,他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