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十)

      二人鬧着,紫鵑雪雁等忙來解勸。後來見寶玉下死力砸玉,忙上來奪,又奪不下來,見比往日鬧的大了,少不得去叫襲人。襲人忙趕了來,才奪了下來。寶玉冷笑道:“我砸我的東西,與你們什麼相干!”      過分的遷怒。      襲人見他臉都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九)

      黛玉一聞此言,方想起上日的話來。今日原是自己說錯了,又是着急,又是羞愧,便顫顫兢兢的(何時有過)說:      “我要安心咒你,我也天誅地滅。何苦來!我知道,昨日張道士說親,你怕阻了你的好姻緣,你心裏生氣,來拿我煞性子。”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八)

      黛玉剛要說話,恰好這時候賈珍、賈蓉的妻子婆媳兩個來了,彼此見過,賈母方說:      “你們又來做什麼,我不過沒事來逛逛。”一句話沒說了,只見人報:“馮將軍家有人來了。”原來馮紫英家聽見賈府在廟裏打醮,連忙預備了豬羊香燭茶銀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七)

      再說賈母與衆人上了樓,在正面樓上歸坐。鳳姐等佔了東樓。衆丫頭等在西樓,輪流伺候。賈珍一時過來問:      “神前拈了戲,頭一本《白蛇記》。”      在道觀看戲,本身就覺得荒謬。      賈母問:      “《白蛇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六)

      賈母說:    “既這們着,你老人家老天拔地的跑什麼,就帶他去瞧了,叫他進來,豈不省事?”      賈母說這話,也算是客套,如果真這樣做,又該心疼寶玉了。      張道士說:    “老太太不知道,看着小道是八十多歲的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五)

      張道士又向賈珍說:      “當日國公爺的模樣兒,爺們一輩的不用說,自然沒趕上,大約連大老爺、二老爺也記不清楚了。”      他爺爺去世可真夠早的。      說畢呵呵又一大笑,說:      “前日在一個人家看見一位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四)

      賈珍又向賈蓉說:      “你站着作什麼?還不騎了馬跑到家裏,告訴你娘母子去!老太太同姑娘們都來了,叫他們快來伺候。”      又把賈蓉說了一頓,虛榮之極。      賈蓉聽說,當面不說什麼,背地裏抱怨:      “早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三)

      賈母寬仁的第二次體現:寬恕小道士。      賈母命賈珍拉起來,叫他別怕,問他幾歲了。      家常話。      那孩子通說不出話來。      肯定的,這個世家大族的出行的陣勢已經夠嚇人的了,何況還捱了鳳姐一巴掌。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二)

        這一天是初一,榮國府門前車輛紛紛,人馬簇簇。排場還是不同往日。具體如下:      1、賈母坐一乘八人大轎      2、李氏、鳳姐兒、薛姨媽每人一乘四人轎      3、寶釵、黛玉二人共坐一輛翠蓋珠纓八寶車(兩人同乘

原创 第二十九回:賈母寬仁敘往事,黛玉癡情陷良緣(一)

      這一回到三十七回之前,沒有脂硯齋批語,所以我覺得有些問題,值得推敲。      正在寶玉、黛玉、寶釵三人正在聊天的時候,鳳姐來了,說起初一日在清虛觀打醮的事來(元春之前說過的),就約着寶釵、寶玉、黛玉等看戲。      寶釵笑着

原创 第二十八回:贈茜香羅寶玉結戲子,吟呆霸王薛蟠展無能(十五)

        寶釵因爲往日母親對王夫人等曾提過“金鎖是個和尚給的,等日後有玉的方可結爲婚姻”等語,所以總遠着寶玉。      避嫌唯恐不及,少一分是非就安寧一分。        恰恰昨兒見元春所賜的東西,獨他與寶玉一樣,心裏越發沒意思起

原创 第二十八回:贈茜香羅寶玉結戲子,吟呆霸王薛蟠展無能(十四)

      襲人說:      “昨兒拿出來,都是一份一份的寫着籤子,怎麼就錯了!你的是在老太太屋裏的,我去拿了來了。老太太說了,明兒叫你一個五更天進去謝恩呢。”        寶玉叫紫綃來了以後說:        “拿了這個到林姑娘

原创 第二十八回:贈茜香羅寶玉結戲子,吟呆霸王薛蟠展無能(十三)

      寶玉回至園中以後,忘了黛玉那件事(前文不曾有過),寬衣喫茶的時候,襲人見扇子上的墜兒沒了(真夠細心的),問他:      “往那裏去了?”      寶玉說:      “馬上丟了。”      但是寶玉睡覺時只見腰裏一條血

原创 第二十八回:贈茜香羅寶玉結戲子,吟呆霸王薛蟠展無能(十二)

      寶玉出席解手,蔣玉菡也隨了出來。二人站在廊檐下,蔣玉菡又陪不是。      寶玉見他嫵媚溫柔,心中十分留戀,便緊緊的搭着他的手,說:      “閒了往我們那裏去。還有一句話借問,也是你們貴班中,有一個叫琪官的,他在那裏?如今名

原创 第二十八回:贈茜香羅寶玉結戲子,吟呆霸王薛蟠展無能(十)

      接下來是雲兒的酒令,看女性怎麼說。      “女兒悲,將來終身指靠誰?”(說出了多少女子心聲?)        薛蟠卻在這裏插了一嘴:      “我的兒,有你薛大爺在,你怕什麼!”      “女兒愁,媽媽打罵何時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