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21.4.17--拜訪

三天後便是婉鈞陽曆生日了,我雖不明白爲何要過陽曆生日,畢竟我的認知裏,基本都是在過陰曆生日。爲了給婉鈞慶生,媳婦同幾個婉鈞要好的朋友在黃浦區租下了個民宿,預備今夜好好聚一聚。於我而言,五個女人擠兩張牀,又在同一個屋子裏,實在不明白能有什麼快

原创 2021.4.15--工人

騎車攀上花港地鐵站前的斜坡,兩旁的電動車密密麻麻得排成兩列,露出一條狹長的過道。因出門較早,並不趕時間,見着前邊的工人擋着小道行走着,我卻並未按喇叭催促。他戴着黃色安全帽,披着鮮紅色的反光馬甲,穿着褲腿已經分叉開的破舊褲子。即便頂着正午最炙

原创 2021.4.16--有癮

遊戲像毒品,一旦嘗試就上癮。這是自己長期以來對遊戲的見解,昨天下班老表提醒上號幫他做任務,藉此又不便推脫,恰巧今天休息,於是上了幾年沒有過問的遊戲賬號。原本不上則已,這一上形形色色的慾望便上來了--外觀要漂亮,裝備要好,名字要個性……歸根結

原创 2021.4.13--暮春

晚春雨後,滄桑的花港路上鋪滿了枯枝落葉,而路旁的草木卻煥然一新,綠葉洋溢着生機,還掛着沒能蒸發的雨珠。街道旁粗大的電線杆挺立在暮春清晨的寒風裏,雨後的朝陽比往常升得更早了些,東方的雲彩映出奪目的光彩,行人也已經絡繹不絕。

原创 2021.4.14--上任

新店長上任,繼承了老店長的種種做派:抽查線上促銷活動掌握情況;原本該在上班時間組織的員工生日會調整成員工休息時間,無疑是剝奪了員工的福利;部門儀容儀表不規範對部門經理作罰款處罰;每週提報週末促銷活動,視採購爲無作爲。

原创 2021.4.11--年高

乘着夜風奔向吳江的夜深處,傍晚的春風吹得人有些寒冷,繞過長長的橋樑,電動車駛入繁華的街道,穿過寂靜的小區與公園,最終我帶着阿穎,阿穎帶着土豆來到了三裏橋。許久沒有出來逛了,週末自己肯定要上班的,新任老任店長均推崇管理層當在週末生意繁忙時義務

原创 2021.4.12--吵架

昨夜因與表弟和高中同學打遊戲打得晚了,上牀時已經是深夜兩點。在我看來不過是偷了個閒,而對女人而言卻是天大的事情。晚上即便沒有睡着,卻是一句話都沒講,徑直去了次臥分開睡,並且把所有的仇恨都搬出來,通過手機訊息一條一條的講,激動着要離婚……

原创 2021.4.9--刺激

人們總是在按部就班的日常生活中尋求刺激,終日苦幹的打工人第一次接受賄賂,婚後和諧的老夫妻嘗試尋找野花野草。原本的愛情已經給不到精神上任何刺激了,原本的薪資也不再能告慰枯乏的生活。人們爲了突破自身的不滿,只有將逾矩的觸鬚伸向別處。

原创 2021.4.10--侵寒

停車場的角落裏陰溼而詭祕,遠遠飄來一股寒意,密密麻麻的電動車安靜的停在牆邊,負一樓沒有任何聲音,即便是新建的樓盤,在這地下的燈光卻顯得昏暗而明滅着。隔空的地面積滿了水,寂靜的樓道之間沒有一絲聲響,初春的風吹來陣陣冰涼。

原创 2021.4.8--休息

驕奢淫逸的日子總因慵懶而生,人們在酒足飯飽後總要想着躺着歇着尋些樂子。好容易休息一天,因爲沒有上班而睡到下午,又因無所事事打了一下午遊戲。時光就這麼輕易流逝了,回想起來似乎休息一天毫無收穫,似乎自己從未休息過。

原创 2021.4.7--釋然

像是最後的枯葉,縱有萬般不捨,卻還是抵不過蕭瑟秋風。縱有千萬種恩怨,在臨別晚宴上一切都顯得平淡。畢竟曾經的領導過完今天就成爲過客,畢竟再多的痛楚如今看來都只是曾經。過完今天,意味着所有人都將面對新的一切。

原创 2021.4.6--春日

久匿未現的暖日終於投出了萬丈光芒,花港破敗的街道上亮滿了翠綠的新葉,人間的四月天不燥熱,也不寒冷。路人穿着輕薄的衣衫,來往的車輛絡繹不絕。在這美好的春日裏,我卻沒有一天能伴隨阿穎度過,休息無奈的被錯開,而想要更換工作的我不得不等待醫療報銷下

原创 2021.4.5--假期

不知有多少人會在這短短三天的清明假期裏孤自上着班,不能陪同家人,不能出遊踏青。但法定節假日而言,對於上班族,僅在4月4日當天是有三倍工資的。對於零售崗位而言,常人休息時便是他們最忙碌的時候。可一年又有幾回四月天?

原创 2021.4.4--蕭瑟春風七裏寒

負一樓車庫的角落裏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祕密,牆背後擺放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每當黑暗裏颳起一嗖冷風,便叫人後背發涼。屋外的天色又陰沉下來,空中夾雜着細雨,地面沁出了水氣。前往地鐵站的路上,寒風刺骨,畫面中似乎還回想着昨日莫名其妙就吵架了的場景…

原创 2021.4.2--休息

差點忘了更新了,晨起便是被下屬電話擾起,在迷糊中又睡了一覺,最後在接二連三的電話狂轟亂炸後終於沒有了丁點睡意。阿穎給我買的生日禮物--剃鬚刀今天終於到了,此前花費75元用了四年多的剃鬚刀因常卡住鬍子而被捨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