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20-10-25需要

問個簡單的問題,什麼是你活下去的動力?財富,名利,愛情,親情,友情,慾望,美食,虛榮,榮譽等等?你會說哪個? 好像比較正確的答案是,親情友情。其實,最重要的是,被需要今天教我崽寫作業的時候,看到了一篇課文:《總也倒不了的老屋》老屋已經活了一

原创 2020-10-24如何和妹夫相處

我有個妹妹,是的,我有個妹妹每個做哥哥的人都要面臨一個問題,就是,會有一個白眼狼長得像豬一樣的傢伙,把你妹給拱了。當然,這也是沒辦法的,本想着眼不見爲淨,結果,偏偏,作爲哥哥,你還得和他相處,並喊他妹夫你說,這糟心不糟心如何和妹夫相處?一開

原创 10—23日,信任從一開始

    今兒一個人去武功山旅遊,我朋友特別叮囑我說,山上天氣冷,要帶羽絨服去,要不然會冷死。我聽了之後笑了笑,不以爲意,能有多冷?我帶個秋衣秋褲去就好了,然後就信心滿滿的去了,到了武功山山腳下的時候,看着風和日麗,陽光明媚,慶幸自己沒帶羽

原创 2020-10-22社羣46數據能力的培養

數據官在社羣裏存在感不是很高,大多數人都是統計一些數據,發一些打卡率給社羣運營官看,雖然不起眼,但是不可或缺,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運營職能沒有誰是天生就會做數據的,數據能力是可以培養的說起來數據好像很簡單,只要細心一點就能學會,入門很簡單

原创 2020-10-21講書營覆盤

劍銓老師的講書營結束了, 只有七天的社羣,只讀兩本書, 最後,100多個人,只有10幾個人打卡,聽課的人也不多, 導致數據有點難看,於是要求我們做一個覆盤。今天就來複盤一下,關於一個輕運營的講書短期社羣,如何去做運營首先,從需求來講,一般的

原创 2020-10-20,拖延症

今兒在社羣結營, 在結營前3天,我就已經和設計官說了, 你先把獎項的模板做出來, 到時候萬一來不及,至少獎項沒事設計官嘴上說好, 然後,連着三天都沒出圖直到今天要結營了,纔開始作圖, 據說是這兩天家裏有事實在太忙,搞不過來, 白天還特意請假

原创 2020-10-19慢有慢的好處

今兒公司開例會,會上老總有問我關於景區系統升級的事情, 我說還沒談好,還在繼續跟進,老總就說,這都談了一個多月了,怎麼還沒好,要加快點速度。我說好的接着我和老總分析說,一開始對方提出的需求和給出的東西不匹配,我就沒怎麼搭理他們,晾了他們半個

原创 2020-10-18社羣45,數據的看法

今兒和朋友聊天,她說,她從17歲開始就沒有自己洗過頭,每三天去洗髮店洗一次, 她說,爸媽總是因爲這個罵她,說她亂花錢。我問她,你自己覺得呢?她說, 你這麼算,洗一次頭20塊錢, 3天一次,一個月10次,也才200塊錢, 我一個月才花200塊

原创 2020-10-17喜歡學習的人是怎麼樣的

這兩天碰到一個朋友,初步聊了幾次之後,發現這位朋友展示的是一個比較喜歡學習的人,於是心生親近,因爲我覺得,愛學習的人,一定不會運氣太差,就像愛笑的女生一定不會太醜一樣。應該可以和同樣愛學習的我有話題聊,很難得在我這個城市碰到一個愛學習的女生

原创 2020-10-15社羣44,數據的分析能力

上一章我們說了數據的幾個維度, 需要收集一些什麼數據收集完成之後,我們需要做什麼呢?數據會說話,它是怎麼說話的?這裏說的就是,數據分析收集完成數據之後,我們就要開始進行數據分析, 能從數據裏聽出寫什麼來,取決於你的數據分析能力的高低。當然,

原创 2020-10-14潛意識

今天看魚哥的文章,裏面說到關於潛意識的事情,裏面有一個觀點是,幾乎所有暫未成功的人都有一個特徵,經常潛意識作祟,潛意識一直告訴自己不夠好,有很強的不配得感。因爲你已經在內心裏曾告訴過自己,你可能不是最好的,那你現實裏就接受了自己不是最好的這

原创 2020-10-13變數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到對方身上,你也沒辦法做到這一點,因爲每個人都有對世界的理解, 所以我們才說這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今天就經歷了一個變化本來公司已經做好了計劃要升級系統,報價,合同都談好了, 就等過

原创 2020-10-12社羣43,數據

上一章說如何與種子用戶保持長期的聯繫和關係, 種子用戶非常重要,那麼種子用戶是怎麼選出來的呢?我們知道,社羣中最重要的一個運營職能是: 數據數據對於社羣運營來說非常重要, 通過數據的收集以及變化, 可以很好的制定相應的運營計劃,以及對運營效

原创 2020-10-11社羣42, 如何與種子用戶維繫情感

上一章我們說了運營和用戶的關係,不能太緊密也不能太疏遠,保持距離的親密是最好的方式那是在面對所有的用戶時需要保持的情況。但社羣中,還有一種用戶,是我們需要重點關注的: 種子用戶社羣中如果你沒有培養出一些種子用戶,那麼就不算是成功的社羣, 對

原创 2020-10-10社羣41,運營與用戶的關係

我參加社羣有接近3年了, 我還記得我參加的第一個社羣,剽悍行動營, 那時候,我與行動營帶我們的運營組長關係特別好, 與連長關係也很好,把他們當做我人生中的指路明燈, 當時說起來還有一點點仰慕的感覺。後來,因爲過度的接觸,產生了一些矛盾,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