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鄭漂6年

2015年9月,作爲一名大一新生,我在爸媽的護送下到鄭州讀書,下火車那晚,我清楚的記得,爸媽不肯去賓館,因爲一輩子呆在山區的他們聽說河南人很壞,坑蒙拐騙樣樣有,導致我們仨就這樣在火車站蜷縮了一個晚上。這也許是他們的那個年代帶來的陰影,其實鄭

原创 一代不如一代?超3成95後每天工作超過9小時,被懟“不肯喫苦”

如今的職場就像戰場,老闆負責畫餅,領導負責洗腦,雞湯以及奮鬥論言論層出不窮,作爲職場人就倒黴了,越是爲理想而奮鬥,越容易看不清事實和真相。9月16號,作爲中國的招聘巨頭,智聯發佈《Z時代職場現狀與趨勢調研報告》顯示,僅3成的95後每天工作超

原创 95後女孩裸辭,發現在鄭州謀生找工作真難,職場的坑真的避無可避

8月30號,我和人事、副主編、主編溝通過後離職,整個過程很順利,唯一不捨的是同事和朋友,之後我們約飯告別,也想彼此都過得好。結合離職的原因,有必要說一下,入職快兩年,幾乎沒有升職加薪,底薪4000塊,扣除社保,到手3700塊左右,房租是90

原创 《鄭州第一個炎熱的夜晚》

有點不適應,雖然每年夏天照常來到,但從疫情初始到現在,大家都穿着厚厚的衣裳,戴上口罩,到現在,跑步可以自由呼吸,不受限制,真好,雖然氣溫上升快,我又變成“烤豬”,但還是要感激,自己度過了2020年最難的時光。今天,小兔子的媽媽,終於做了手術

原创 可愛的豬崽崽

最近,老媽在爲豬崽不聽話而頭疼不已。哼,誰讓它們喫喝拉撒全在大門邊,一開門給它們餵食,就能看到它們隨意拉撒的成果。每喂一次,老媽就唸叨一次,好像這羣不聽話的孩子,會回心轉意似的。以前,我根本不會把它們放在眼裏,就知道它們成天喫飽了睡,睡醒了

原创 壞情緒真的可取嗎?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因爲我相信這個問題不僅困擾着我,也煩擾着大家。“我們每天花在壞情緒上的時間有多少?”據我自己的經驗,每次和朋友吵架,如果雙方各執一詞,互不退讓,那麼結果就是兩敗俱傷。不僅她的一天也毀了,我的也毀了。大二的時候,我切實體

原创 那些失去的,終會以另外一種形式歸來。

“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時值深秋,霧雨茫茫,窗外小雨在沙沙作響,我忽然想到,外面下雨了,一定要在心裏撐起一把傘。兩個月前,我躺在病牀上,痛苦不堪,夜晚是帶淚的傷,總會緊緊地敷住我的呼吸,我在想,那些生命垂危之人,心裏又會是有多麼難過

原创 蔥油拌麪

蔥油拌麪老闆,來一碗蔥油拌麪,多放一些醋。望着冒着熱氣的後廚,我把耳機小心地戴着,生怕驚擾了這樣祥和的場面,煮好淡黃色的麪條,手法嫺熟的小姐姐往裏面加黃瓜絲,食醋,等到香菜時,她問我要不要?要,當然,香菜香蔥,必不可少。說完,我拿着筷子,將

原创 也許有你,有燈的日子

我記得年三十那天,你會難受。你說,全家人,在那天都會裝得開心些,默默地把爺爺的照片給藏起來。我不明白你的痛,以至於高考想起這些事兒的時候,你都會眼淚飛濺,即便時隔很久,你都會告訴我,夢裏你掙扎着,哭着喊着,叫着爺爺,可你無能爲力,只能看着他

原创 努力,還是認真的

數數過去的落寞事兒。嗯嗯,摔傷第二十六天,屁股上的肉疼。就如我剛出院的第二天,急着下地,結果暈倒了。一直以來,我都是很心急,急於時間稀少,自己風風火火地幹事,結果都是一團糟。聽着,但我不想數落過去的自己,因爲我發現,沒用。生病絕望啊,大小便

原创 別讓遺忘成常態

最近有一部電影特別火——《烈火英雄》,這部電影是根據鮑爾吉·原野的長篇報告文學作品《最深的水是淚水》改編,故事源於“大連7·16大火”真實事件,講述了沿海油罐區發生火災,消防隊伍上下級團結一致,誓死抵抗,以生命維護國家及人民財產安全的故事,

原创 久違了,家庭聚餐

從高中開始,我就被勒令不準參加人多的聚會,特別是家庭聚餐,人再多,再熱鬧,都與我無關。父母更關心的是我的學習,而非快不快樂。越長大,我越發現,其實,他們一直害怕着,害怕長大之後,我將和他們一樣貧窮。身體漸次變好。在一個月之前,打死我,也想不

原创 死如秋葉之靜美

17世紀的英國詩人John Donne有一首著名的詩:“誰都不是一座島嶼,自成一體,每個人都身爲大陸的一小塊,若海洋衝去了一片土,歐洲大陸就少了一塊,不管那一塊是海岬所缺的一角,或是你朋友的莊園,或者你自己的園子所流失的土地。每一個人的死,

原创 你是我的救贖者

                                                              《當尼采哭泣》—你是自我的救贖者                                         

原创 二十年陳釀

家裏可愛又善良的老媽,有一個二十多年的老友,她們經常聊天打電話,聽她說,她們想一起去看蘇州園林,黃果樹瀑布,草海上自由的丹頂鶴,還有遙遠的拉薩。說完這句話時,她的嘴角上揚,臉上掛着笑容,我知道,她的心裏是真的開心。本來她們的約定,是在去年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