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村路邊小屋裏的老人

        在下山返回後再次從路邊小屋前經過的時候,我的內心裏突然感覺到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我仔細地看了看路邊的小屋。小屋前的南門緊閉着,只有一個老婦人坐在北邊屋外紅色帳篷下的一張木椅上。在暮色裏,你能看到她已顯遲鈍的身影。不過,她的

原创 童稚的快樂

        "呀呀一一"  "啊啊一一"  聲音是從酉水河堤邊傳來的,是幾個孩子在玩滑斜坡,有四五歲的小不點,也有七八歲不是等的長了個頭的孩子。  酉水在新一中校門口這一段,河堤修得大氣:從上到下被設計成了三層逐次降低的臺階,最後一層

原创 校園的鳥

          "唧唧唧唧,喳喳喳喳,咿咿呀呀⋯⋯"下午五點多一點,還沒走到學校大門口,人就被一羣鳥的喧鬧聲吸引住了。我停下來看鳥。  在一棵叫樂昌含笑的高大闊葉樹上,估計有三五十隻鳥,正從樹上翠綠的枝葉間快速往下蹦跳着追逐戲嬉下落,

原创 垮塌的街牆

      酉水河北岸帥鄉路外側的那一段防護牆終於垮塌了。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到這條路上散步了。昨天下午得了空閒想沿此路走走,便看到了這一情況。  帥鄉路臨酉水的這一段,人行道較寬。從酉水橋的北端起,向東到唯美機動車輛檢測中心,沿河皆砌堅實

原创 清明紀事之三·紅巖嶺

        去甘堰紅巖嶺,完全是一個意外。清明在鄉里掃墓回桑植城,已過了晚上六點。妻接到其小幺妹的電話,說是還有一天假,到張家界市裏玩玩去。我們什麼都沒想就動身了,與小幺妹在市裏匯合,晚上就在張家界市裏休息。第二天起牀後,妻與她的小幺妹

原创 清明紀事之二·龍潭坪

        我們是在清明這一天上午回龍潭坪的,同行的還有侄子威。老家泉坪雖有房屋幾棟,兩個叔在外工作早已在外地安家,我的另外一個大叔和一個堂兄弟在外打工,現在落戶長沙了;故若大的老家屋場,只有父母二老居住。見我們回家,二老甚是高興。其實

原创 清明紀事之一·河口

        四月四號,亦即清明節前一天,陰曆二月二十二日,妻要爲自己過世多年的爺爺奶奶掃墓,我們便去了河口。  澧水至新街向西北上溯,到夾石河時,地勢陡然逼仄,沿河兩岸的山陡峭峻拔、高大勢險。而公路從桑植縣城到夾石河段,還是省級的桑龍公

原创 再見水漲澧源雜言有感

雲霧遮山臨傍晚,燕飛川山昏暗間。川穀水潺潺,天地亦靜安一一似欲佛曰斷,寂滅歸涅槃;忍耐爲蓄積,嬗變何多言!幽冥微風起,空穹雷電閃!滄桑今又見,春雨又一年!季節輪迴意緒間,山洪再至如夢連!春仲已盡將臨晚,歲月榮枯又重演。轉瞬芳菲爛漫,眨眼盡見

原创 春雷·春雨·春水

像從久遠的時空裏傳來,隱約,低沉,厚重,震顫,挾帶電閃的光,裂開暮靄的南山!一一這是春雷!在溼潤潮氣湧動的節律裏,轟隆隆的鳴響,將春行的節奏敲出緊湊,敲出激烈和高潮!於是,在迷濛暗黑的夜的世界裏,沙沙沙,沙沙沙⋯⋯似情人幽怨的嘆息,把對愛最

原创 大城的樓天,小城的山川

        因事在長沙呆了一週,昨天終於事大致了結,又回到了桑植這個小城。  在長沙我經歷了晴天、陰天和雨天。即使是晴天,清晨起來,到街上去走一走,幾十層的超過百米以上的高大樓房到處都是。那光滑明亮並且筆直的鋼化玻璃外牆絕對比高山斷崖

原创 挖地的老頭子

        在劉家灣的嶺上往公路下的灣裏隨意一望,我就看到有人挖地。突然覺得有點眼熟,我就開始仔細觀察那個挖地的人了。  那是一個老頭,身形消瘦。因爲他俯着身子,你根本看不到他的臉。但他的頭是可以看清楚的:少有的稀疏的灰白頭髮貼在倒葫蘆

原创 橋頭邊的早餐攤

        每天早上天未亮的時候,去學校經過勝藍橋頭,你都能看到有七八攤架上的白熾燈熠熠生輝,七八個早餐攤點熱氣蒸騰的景象。當你人穿過被早餐攤點夾住的人行道時,各種早餐的香味會直撲你鼻子,想引誘你買上一份可口的早餐!  這些早餐攤點,分

原创 澧水春韻

    經細雨醞釀得久了,斜風裏桃紅杏白過了,山山嶺嶺的櫻桃花零落似雪,幽幽的春蘭香過無數個溝谷溪澗,素樸的水仙遍開澧川無數支流的岸邊一一於是澧水就已經哼着小曲兒,盪漾出春的韻美⋯⋯用你的靈敏的耳去聽:斑鳩們激動呢,咕咕咕、咕咕,聲音越過

原创 看人洗野藠

        走到酉水過河的跳巖邊,就見到跳巖上下河水岸邊各有一個婦女在擇洗着野藠。  跳巖上方水邊婦女身着黃衣黑褲,腳穿淺灰色靴子,雙手套着紅色膠手套一一她可謂全副武裝,屁股坐在水中一塊長長的大石塊的斜下端,彎着腰清洗手邊的一把野藠。她

原创 夜過酉水

      夜深了,這個世界的喧囂漸漸安靜下去了。我橫過已經變得空曠的街路,想下到酉水邊,走河中的跳巖過河。  仲春晴夜的風柔柔地吹着。幽暗的酉水水面倒映着銀白或金黃的河岸街燈或對岸人家的燈光,光芒細碎,晃躍不定。下游大概二三十米遠的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