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非暴力溝通》讀書打卡第773天

在溝通的時候,我們提出請求避免使用抽象的語言,藉助具體的描述來提出請求。發言的時候,我們把自己想要的迴應講的越清楚,就越有可能得到理想的迴應。因爲我們要表達的意思與別人的理解可能不一致,所以我們可以請求他人去反饋。特別是在集體討論的時候,我

原创 《非暴力溝通》讀書打卡第772天

馬歇爾博士爲學區的老師提供諮詢服務時,一位老師說:我討厭評級,這樣做不僅沒用,而且學生會很緊張,但我不得不評級,因爲這是學區政策!馬歇爾博士建議這位老師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我選擇評級,是因爲我想......。這位老師脫口而出:我選擇評級,是

原创 《非暴力溝通》讀書打卡第774天

異化的溝通方式:強人所難我們對別人的要求,往往暗含着威脅:如果不配合,他們就會受到懲罰。許多人相信作爲父母、師長或經理,我們的職責就是改變他人,並讓他們循規蹈矩。大多數家長也認爲作爲父母我們的職責就是管教孩子,可是我們發現我們可以提出各種要

原创 中原焦點團隊網絡初14 堅持分享第776天

認同自我問句:人們不太可能不對互動的對象,甚至他們自己做出認同性的結論。當我們認定一個孩子表現不好,我們覺得他是一個差生,那麼我們可能就會更多的看到他不好的行爲,相對的更少看到他表現好的行爲;且一旦我們形成結論,我們就傾向於觀察那些符合結論

原创 中原焦點團隊網絡初14 堅持分享第776天

第524場諮詢:事物在變化之中,也許我們感受不到,但把它放在時間的長軸上,一定會看到它的不同。即使真的沒有變化,可以用重新建構的眼光,放大每一個細節,一定會有我們期待的驚喜。看似沒有目標的談話卻隱含着當事人在乎的點,那就陪對方走着,時不時澄

原创 《非暴力溝通》讀書打卡第770天

在請求反饋時,我們確認對方已經明白我們表達的內容之後,我們可能要去了解他人的反應。1、對方此時此刻的感受。我們想要了解對方的感受,以及爲什麼他們會產生那樣的感受。“我說這些你的心情怎麼樣呢?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呢?”2、瞭解對方正在想什麼。

原创 中原焦點團隊網絡初14 堅持分享第771天

社會總是期待,我們成爲好男孩或好女孩,好父親或好母親,如果我們按照社會的期待去做,我們感到沮喪是很正常的。沮喪,是因爲我們爲了迎合社會而付出的代價,所以爲了改善我們的生活,你希望周圍的人做些什麼?如果你自己都不清楚,你的具體需求是什麼,別人

原创 《非暴力溝通》讀書打卡第769天

在參加集體討論時提出請求參加集體討論時,說清楚我們希望得到怎樣的反饋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清楚發言的目的,我們的討論也許只是在浪費時間,而無法滿足任何人的需要。比如:在參加會議時,主持會議的一位先生講到自己最近在報紙看到的一篇文章,他說這個文章

原创 《非暴力溝通》讀書打卡第768天

我們的意思和別人的理解,有時可能是兩回事,如果無法確定對方是否已經明白,我們可能需要得到反饋。請求反饋能確保對方正確把握我們的意思,有時可以問一句“我的意思清楚嗎?”如果對方表態說明白,我們可以讓他表達他的理解,一旦他的理解跟我們的意思有所

原创 《非暴力溝通》讀書打卡第771天

非暴力溝通的目的如果我們只是想改變別人,以使他們的行動符合我們的利益,那麼非暴力溝通並不是適當的工具,非暴力溝通是用來幫助我們在嘗試和傾聽的基礎上與人聯繫,也就是說用非暴力溝通時,我們希望人們的改變和行動是出於對生命的愛,一旦人們相信我們看

原创 中原焦點團隊網絡初14 堅持分享第773天

愛需要表達出來,但好像我們習慣於用行動說話,很少有語言互動,所以內斂的性格讓我們可能不知道彼此內心的真實想法。但其實愛如果大聲說出來,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今天是母親節,我給媽媽發了一個紅包,然後弟弟和哥哥也給媽媽發了紅包,而媽媽也給我們發語

原创 中原焦點團隊網絡初14 堅持分享第774天

焦點解決取向的治療是一種非標準化的方法,也就是在它的框架下,治療的結果是由來訪者決定的,焦點解決的諮詢師不去評估來訪者的生活,進行價值評判。諮詢師所提的問題是否合理,取決於它是否與來訪者期望的結果相關,如果不相關那麼這個問題就不合適。這樣不

原创 中原焦點團隊網絡初14 堅持分享第772天

諮詢師交談過程當中,不僅僅關注來訪者自己視角下的期待的未來,還應該注意其他人會看到什麼,這也是來訪者識別內在狀態改變的一種方式。我們也可以引導來訪者,從家庭成員、朋友、同事、鄰居及路人的角度去問問,來訪者會注意到什麼,這樣會給期待未來的描述

原创 《非暴力溝通》讀書打卡第762天(馬歇爾.盧森堡)

非暴力溝通強調,感受的根源在於我們自身,我們的需要和期待以及對他人言行的看法,導致了我們的感受。聽到不中聽的話,我們可能會認爲自己犯了錯。比如:有人氣憤地說:我從沒有看見過像你這麼自私的人!這時我們可能會自責,覺得自己是不是沒有考慮別人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