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用高情商變現,你也可以做得溜溜順

                        一戰略大於戰術,思考大於勤奮。在當今社會,我們除了努力,還需要修煉能夠“變現”的高情商,它是每個奮鬥者的成功助推器,也是普通人提升自我社交價值的硬核情商書。高情商不僅是把話說得好聽,說得漂亮,

原创 當孤獨寂寞空虛冷時,你可以把它熱起來

有的人因爲寂寞而社交,有的人因爲孤獨而錯愛,有的人在兩者之間兜兜轉轉,無法看清真正的自己。寂寞是淺淺的哀愁,孤獨是深深的悵惘,它們之間有故事。林語堂這樣描繪孤獨,讓我很心動:其實孤獨兩個字拆開看吧,有小孩,有水果有走獸有蚊蠅,足以撐起一個盛

原创 寫作是我們一路歌唱的聖經

以前,我總覺得自己的生活枯燥無味,除了賺錢就是讀書,筆下的文字經常繞着它們打轉,沒有靈感,沒有創意,沒有激情……從萌姐的書轉跳到瀟灑姐的書,又是我的大幸運。在她的文字中我Get 到了《趁早》的精髓,找到了趁早小店,花了189個勵志幣,堅決和

原创 青春啊,你可不可以改版

“繁華聲,遁入空門,折煞了世人! 夢偏冷,輾轉一身,情債又幾本。”他的耳朵上插着耳機,聽着周杰倫的《煙花易冷》,目不轉睛地盯着遙遠的煙花,反覆的琢磨這兩句歌詞。這難道說的不是自己?他點了一根菸,回憶一幕接一幕。要不是此時此景,他真的不曉得自

原创 512個擁抱,從此清零

曉彤抽出三張洗臉紙,在臉上摩挲了幾下,然後用水打溼,狠狠的抹掉了嘴上的口紅。鏡子中的曉彤好模糊。她不由得把鏡子擦了又擦,用洗過臉的紙。鏡子中的女人老了5歲。她哽咽起來,蹲下去,抱住自己,哭了一會兒。她不允許自己這樣。就算是哭,也帶有三分理智

原创 找個老糊塗聊聊人生

有人給我打微信視頻。我一按綠鍵,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赫然映在我的眼前,我嚇了一跳,趕忙掛掉,連禮貌也丟掉了。“您是誰?爲什麼打我的視頻?”我用文字回覆。“這是我老朋友的微信,我爲什麼不能打?”老頭有些氣氛。“您的朋友是哪位?”“我是餘老師,你

原创 18個升級思維模式,你一定要掌握8個以上才能不斷向上生長

張萌姐在《思維管理》這一章節就提出來的思維模式很多,我用思維導圖總結起來,總共有18個。每一個都有亮點且有操作性,需要我們反覆的學習。我之前總不以爲意……沒想到再次閱讀,收穫的新知令人驚喜。我之前的正向思考,就是三個簡單的流程:是什麼?爲什

原创 你想不想和靈感談戀愛?

唐朝有個詩人,叫做李賀,綽號叫做詩鬼,他出門的時候,隨身攜帶一個口袋,裝着紙筆,若有靈感,他便隨時拿出來寫,將所有的靈感都裝進口袋裏,寫出了很多驚天地泣鬼神的詩句。萌芽微創業的創始人張萌,在很多本書中寫過人生需要一本隨身攜帶的靈感筆記本。她

原创 用好情商公式,得人脈乘法

你想做成某件事,全宇宙都會來幫你。不知道被多少人聊以自慰。然,你是你人生的信號塔,只有你積極正面的發出信號,並且運用正確的方法,才能一步步的做到心想事成。好運需要設計的,好人脈也一樣。用吸引力法則構建好人脈,我們要遵循三個原則,分別是正向輸

原创 你需要這樣的寫作神器

靈感不是寫作的解決方法,才華橫溢的人也有江郎才盡的時候。每一個喜歡寫作的人,都有自己的素材庫。它就像我們的小金庫一樣重要,遇到危難時刻,能解燃眉之急。瀟灑姐說,建立私人素材庫的有兩個功能:第一是儲存,儲存每一次被擊中的時刻。第二是調用,快速

原创 真正的模仿不是字和字之間的火花碰撞,而是身心靈的完美融合

母親總是打量着她的外孫說:他的鼻子挺像他爸的,眼睛挺像他媽的,整個面部合起來看, 外人一看就是我們家的人……人類的基因尚且有傳承,文化文風一樣。 傳承的起點都是從模仿開始,《白鹿原》的開頭模仿的是《百年孤獨》,韓寒的《三重門》模仿的是錢鍾書

原创 小說的800萬種寫法,你get了幾個

勞倫斯·布洛克在《小說的八百萬種寫法》告訴我們:寫小說沒有公式可循。有的人會竊喜:我有寫出世上最爛的垃圾的自由。有的人會癟嘴:沒有公式,文章就沒有章法,還寫個啥?別急,心不安的時候坐下來寫,寫,寫,你就贏了。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人只是在經歷事

原创 寫作就像梳頭髮,會越來越順

你寫作的時候,有沒有像擠牙膏一樣難?或者似平平淡淡的過日子,亦步亦趨的往下走……不管是哪一種,只要你真心熱愛,都請你堅持到底。很多寫作大師的煉獄,是你想象不到的黑。格雷的《輓歌》一共128行,耗時7年。李笑來說7年就是一輩子,可見它都有“兩

原创 用文字鐫刻靈魂的貓

我是貓,夏目漱石先生用文字刻過靈魂的貓。我出生的時候,媽媽把《我是貓》 這篇小說深深的拷貝到了我的腦海裏。不論走到哪裏,我都能將小說中的內容,淋漓盡致的演繹出來。隨着年齡的增長,我又在裏面加了好多夏目漱石先生沒有想到的奇妙情節。去年,我把《

原创 十八點半的花開

2014年,16歲的我躺在病牀上,每天按照1000~2000字的進度寫小說,堅持了半個月,寫完了一本軟面抄。那時的我,閱讀和寫作經驗有限,爲了有修改的餘地,我寫一行空一行,不亦樂乎。常常,我感覺自己寫出來的每一個字都變成了蝴蝶,它們要帶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