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終點在望

還剩5天,日更365天的徽章在望。越是臨到終點,越是腳步踉蹌,上氣不接下氣,這感覺,猶如學生時代800米的達標跑。體質差,對體育課,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可學期末的達標測試,卻不能不上——硬着頭皮上。400米的跑道,看似不長,一圈下來,腿上已

原创 對鏡瞅花黃

早起照鏡子,感覺不對勁,兩眉中間,多了一條紅痕。它是怎麼來的?不痛不癢的,睡夢裏自己掐自己的可能完全排除。紅痕是橫斜如花帶邊,被腕上鐲子無意按壓出來也是極不可能的。難道是被鬼揪了?只聽說“鬼捏青”,沒聽說“鬼捏紅”,何況還捏得這麼好看,這鬼

原创 預感鎖文|奇葩的一萬元獎勵

這兩年,人們苦新冠久矣!不敢遠行,不敢聚餐,不敢生病發燒,視醫院、車站、機場、劇場、飯店如虎,能躲則躲,能遠則遠。怕染上病毒還在其次,主要還是怕被隔離被流調,沒了隱私失了自由。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爲自由故,二者皆可拋。爲了最終的自由,

原创 情緒不夠,蒸菜來湊

週期性的低迷情緒它又來了。書裏的文字,擠不走它。擦拭灰塵的抹布,抹不去它。花生瓜子,磕不下它。發呆,發楞。太陽從東邊落到西邊。一轉眼又是做晚飯的時候。油煙都不想動,怎麼辦?第一碗:南瓜切塊,點綴百合、紅棗、枸杞,灑一撮白糖。OK!第二碗:白

原创 遊玩鍵復活

25日晚,全城解除防範。被定住的遊玩鍵,復活。去哪兒?去大通!大通,多美的名字,大道通天。今天,不是去通天大道玩,而是去喫,喫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誰一起喫。上午,先去小叔子家,接上小侄子,去德克士喫漢堡包、薯條、炸雞翅/雞腿/雞排/雞塊、

原创 爲自個兒點贊

自從過了發麪關,做饅頭樂趣來了。吃了一年都沒空下來的面袋子,短短几個星期就見了底。今天嘗試的是烙盒子和南瓜豆沙包。以前烙盒子用的是硬麪,雖然烙得像模像樣,但麪餅太硬,不好喫。餡:雞蛋、韭菜、胡蘿蔔。雞蛋炒熟,韭菜切碎,胡蘿蔔擦成絲入炒鍋斷生

原创 強迫症勿入

小區將單獨供暖改爲集中供暖後,暖氣的溫度一年比一年低。瑜伽墊在地板上鋪開,好歹,地暖還有點暖度。從窗外射入屋子的陽光,比地暖還暖。墊前,支一個小書案,亂七八糟的一堆書,隨手可取。腿:盤着、叉着、跪着、伸着,只要不發麻,管它雅不雅。瑜伽墊真是

原创 學當逃兵

沒有止損概念是散戶虧損的最大原因。很多股民到現在都是硬扛過來的,扛得汗流浹背、筋疲力盡,還不放棄,還得沉着,這種心態和毅力幹什麼大事都會成功。但是炒股不會。在高價圈多用止損,在低價圈少用或不用,在中價圈應視市場運行趨勢而定。       

原创 攝像頭,搞起來

沒想到電視上常演的橋斷,被我搬到家裏來,不,搬到父母的客廳,從此後,父母的一舉一動,包括家裏莫名其妙的來客,都會被攝像頭記錄在案。老爹老孃在客廳裏,再無隱私可言。尤其是老孃,別再想隨便引推銷保健的人員入門,大包小包偷偷往家裏藏保健品。就算我

原创 靜極思動,動到過度

晚上七點半就呲牙咧嘴地爬上牀,腳腕痠痛、手腕痠痛,全身上下無不痠痛。兩腿膝蓋,貼了艾草膏藥,肌膚轉來的感覺是熱辣辣的,看樣子傷得不輕。家裏兩輛自行車,大的JAVA公路車是兒子的,小的DAHONQ摺疊車是我的,兩輛車,都好久好久沒有運動過,車

原创 烏龍指

守了很長時間的科技票“揚姐”終於由虧轉贏,這上竄下跳過程,猶如畫心電圖,時而開心,時而失望,終歸是提心吊膽的。週一,它高開低走,走出一個長上影,讓人直拍大腿,後悔沒有高拋。週二,高開後又是一路走低,勉強站在五日線,很雞肋。週三,它一路向下,

原创 傢俱組裝,沒什麼難的

雙十一網購了一件置物櫃,好大的一件,搬回家費力,開箱更費力,因爲它打包太結實了,四角還包了防撞護套。打開,一件件拿出來,木質櫃體已經裝好,剩下的就是給櫃子支上腿,搭上架。老闆很精細,螺栓和螺絲,一件不多,一件也不少,贈送的工具,一邊可擰六角

原创 尕面片

屈指一算,大概兩個星期沒給老夫子揪面片吃了。老夫子雖然不說,但那個慣於吃麪尤其吃麪片的胃肯定要造反。疫情期間,出入受阻,飯店關門,只能日日在家喫存貨,用掛麪做炸醬麪、用刀削麪做油拔面,用麪粉做疙瘩湯,還不嫌麻煩包了好幾次餃子。獨獨沒有做過面

原创 誰怕?

閒着無事,在閱讀APP上搜到一本《蘇軾集》。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一字和仲,號鐵冠道人、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蘇仙、坡仙,漢族,眉州眉山(今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欒城,北宋文學家、書法家、美食家、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