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癸卯正月初八:碎碎念

原計劃陪院長去理髮,早晨就變卦了,主要是考慮開車去在老城不好停車。改計劃爲午餐後她自已坐BRT去。新加微信小友,從昨天開始,盛邀去他的茶室喝茶,剛剛又微信上邀請。喜歡書法,倒是有聊的話題。只是年齡差的太多了,有些顧慮。一早,劉進潮聊天,主要

原创 癸卯年正月初七:開工了!

開工了!他們開工了。我卻一直沒閒着。既然開工了,就得找點事幹吧?我最大的愛好,當然還是寫點什麼;寫什麼都行。寫了二三十年公文,也能自得其樂,也頗有些成就感,就是例證。但是我當前的事情,首當其衝的應該是幫忙照顧孩子。比如接送上學。這就沒有了整

原创 癸卯年正月初六:大吉!

休息!昨天屋門沒出。今天除了下樓拿快遞、取水外,也沒出門。休息足了。孩子們的春節假也過完了。快回來了。新的一年真的開始了。兔年吉祥!借簡書寶地,祝福簡書簡友們在新的一年裏,闔家幸福安康、吉祥如意、心想事成!

原创 癸卯年正月初五:迎財神!

滿屏迎財神!今天初五的民俗主題。昨天與好友遊單縣觀石牌坊,雖路途遙遠,但還是蠻有收穫的。單縣石牌坊集中於石牌坊街,這是它比較吸晴的地方。其中,真正古蹟據說還有三座,我們只見到兩座,都是國保級別的,可見其珍稀程度。下面介紹一下百壽坊。百壽坊百

原创 癸卯年正月初三:新冠真切

昨天下午,接到表叔電話,表爺爺走了!今天送老人,才知道是節前中了招,九十多歲的老人,雖然本來身體還挺好,但是終究沒有挺過去。放開後,我及我們萬幸,直到最近去皖南,回來之後去擠古城裏觀燈,經歷了衆人不戴口罩的場景,以爲它走了。畢竟還沒走。何況

原创 癸卯年正月初四:單縣石牌坊

昨天下午收到老同學發來的視頻,知道菏澤單縣城區仍保留着幾處明清石牌坊。本來節前連續出遊身體透支,需要休息幾天,但是沒想到電話中與另一位老同學聊起來,他立刻有了興趣,表示說走就走。此時已經是上午十點了。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看了四五座工藝精湛的石

原创 正月初二:還是宏村

一直以來,有一種論斷,認爲經濟發達的地方,歷史遺存被拆的多,而遺存被保留下來的,往往經濟落後。皖南之遊後,我大膽猜測一下:皖南古村落保留的多,保留的好,大概是因爲那些村落姓氏比較集中;我再說明白一點,就是有些時候,比如皖南宏村,也不是沒有要

原创 壬寅年臘月二十八:盧村木雕樓

宏村周邊遊的最後一站是位於宏村西北,與宏村相鄰的盧村。盧村一樣是保存較好的古村落。其中,最值得推薦的是盧村木雕樓。木雕樓是盧氏三十三代傳人盧邦燮於清道光年間所建。盧邦燮早年經商,家富百萬,後轉入仕途,累官至奉政大夫、朝政大夫。志誠堂的磚雕、

原创 壬寅年除夕

喧囂,或者寂靜,這是人生不同的境況。或許,在某一個人某一個時刻,它可以共存。今天除夕。放鞭炮與禁放。團聚或者是異地祝福,都成了常態。其實,這樣一種社會現象,早已經存在着,並非我們今天的人在獨享。年與我,倒不如前幾天的皖南之行影響深刻。據說,

原创 癸卯年正月初一:宏村

這很奇怪,我曾經是一個新青年,成長起來,卻幾乎成爲了守舊一派;比如尋根意識,具體體現在當得知我們的根在皖南以後,心心念唸的,必要去看看!包括宏村。宏村是與我們一脈的。所以說此去宏村,是有尋根意思的,計劃裏原來也包括了歙縣的。只是去的時候,不

原创 全天候鍛鍊

這一次皖南遊,應該是我此生第一次駕車遠行,在單位時間內,行車裏程、行車距離以及高速里程、縣鄉路跨境里程,和雪地、山地、夜路、泥濘路等,都是第一和第一次。返程的夜高速上,院長安慰我說:你算是經歷過了各種考驗!需要介紹的是:從山東高速往宏村去,

原创 壬寅年臘月二十八:皖南南屏!

南屏古村落很有意思,買了門票走很遠的路進了村,卻發現該村基本上是開放的!遊南屏的時候,我們依然沒有叫導遊,那太奢侈了,不是我們的風格。但是我們也並不能知道具體建築的信息,因爲它們雖然有話要說,但是我們沒有掌握讓它們開口的技巧;後來,在盧村,

原创 壬寅年臘月二十五:真冷

南方真冷!恰好雪後,化雪的冷,在我的經驗裏是有的。我說的冷,是南方的冬季沒有集中供暖。入住民宿之後,讓老闆先開了空調,我們出去看夜景,買了一個本家的烤餅,回來後,老闆貼心,先又加送了一牀被子,合計兩牀厚棉被,冷冷的睡了一夜。這樣的感覺,應該

原创 壬寅年臘月二十六:頗多感慨

來的時候,已經是黑夜了,但是車燈依然照見她的信息:路過賽金花故居。且,距離宏村很近。如果僅只住下而沒有遊覽就不算的話,我們此行,遊覽的第一個景點,竟然是賽金花故居。我們出行、遊覽的目的地,大方向是經過很久時間醞釀的,比如宏村,除了它的美,就

原创 壬寅年臘月二十四:宏村

早六點半起,七點二十啓動車子。高速路口有大隊人,第一關覈查身份,第二關覈查去向。聽說我要南下安徽,告訴我說:路封了,倒回去,走下面吧!一路與導航鬥智鬥勇,直到下午三點,車到蚌埠固鎮才上了高速。前面,幾乎都是村路。我已經在車上七個多小時了。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