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長篇小說:四十歲的男人之三

一個四十歲的男人,三個婚外的女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情感故事。長篇小說:四十歲的男人之三我想你不把我放在眼裏呵,看見我過來還要幹?我爲自己找了一個理由,你不能這樣不把我放在眼裏。當然在那之前我也在心裏衡量了一下,他比我瘦小的多,肯定是打不過

原创 鐲子(續四)

老大目送鳳珍她們檢票進了站,方纔轉身離去。由於惦記着家裏的父親,老大還是選擇了原路返回。一路磕磕絆絆,回到家時己過午夜,看見老人的屋裏還亮着燈,就知道老人沒睡,還在等自己回來,就走過去到老人窗前,向裏面說:爹,我回來了!我給她們買了二等車票

原创 鐲子(續三)

老大有心,給她們買了二等座車票,這樣她們上了車一夜可以坐的舒服一些。空曠的候車室裏燈光昏黃,沒有幾個人在候車。從老大手裏接過車票,兩個女人就同聲勸老大快回去。正好車站工作人員拎着汽燈過來,要檢票了。與老大告別,上了車,不等找好座,老二媳婦的

原创 鐲子(續二)

一家人毫無爭議的統一了意見,去濟南修鐲子,並且得馬上去,越快越好!在誰去的問題上討論了一番,一時難以確定人選。老人要自己去,被大家一起否定了。不僅僅是因爲老人的年齡大了,而且此去濟南,路途遙遠,雖然中間坐一段票車,但前後總是有一段路要走,何

原创 鐲子(續一)

娘雙手接過鐲子,手有點抖。一手託着,一手把三節的斷碴拼接着。三節兩長一短,兩節長的拚的完整,一節短的,卻有一頭怎麼也合不齊全。娘說:快回去找找,這些不全活!媳婦聽了,急忙忙回到條几前,伏身跪在地上,兩隻手輕輕撫過略微潮溼的地面,一寸一寸,找

原创 一塊玉

大家跟着王老大一路南行,沿着官道走了六七里路,上了一座大石橋,又是一處碼頭,官道卻消失了!王老大指揮說:往左往左!路不好走了,習慣了就好了!大家就知道,王老大家還需要往前走。其實,這正是老人內心裏所希望的。自從一年前被迫逃離南方水鄉那個家開

原创 一塊石頭落地

王老大隨着他們二人一起回到住處。一路上,老人簡單介紹了自己在東山里認了鳳珍爲乾女兒的經歷,就已經打動了王老大。來到住的地方,看到一家人擠在小旅店裏,爲了省錢,只男人女人分開各租了一間房,尤其是聽說兩個小孩子已經發燒去看大夫,王老大就動了容,

原创 庚子臘月十四:明天更好!

好像是大寒之後,天就一直陰着?昨天終於溼了,卻不是雪!這樣的感覺告訴自己:歲月無情,它完全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對於日常裏喜歡與文字相伴的人來說,日更是一個挺有意思的關注點;這是簡書的好。常性,這是老人們對於一個善於堅持的孩子的褒義詞。相對於

原创 初見冰

寒冬不寒,彷彿即將成爲四季輪迴的常態,也佐證了氣候變暖的大格局。人類要適應自己了!今年,寒卻來的較往年早一些!且在小P孩剛剛可以記住一些事情的時候,水面上結了冰!我帶他來看冰。他嘴裏唸唸有詞:小朋友不應該到有危險的地方!我一時無語。我知道他

原创 治病救人

中午時分,已經做了綢緞莊老闆的老大正準備去隔壁粥店裏喝碗粥,出了門就碰上幾個碼頭工人鬧鬧哄哄擡着一付擔架過來,上面趟着一個人,老大從衣服上認出來了,正是早晨客棧老闆叫人送回家的南方客商。工人看見老大,其中一個認識的,就停下來,帶着一團怒氣要

原创 王老大

也許是一夜寒涼加上一路顛簸,剛剛在古鎮小店住下,兩個孩子一起發起了高燒。從店老闆那裏打聽到了大夫的店面,老大兩口子抱上兩個孩子離開小店,沿着東西長街往西走,尋着旅店老闆介紹的藥鋪去了。鳳珍也坐不住了,告訴了大娘一聲,也隨後追着去了。老人在外

原创 “九歲紅”

沿着官道繼續一路向西又走了二十多里路。這一路上幾乎沒有象樣的村落,只在蘆葦叢中偶爾有幾戶人家,就沒有看到一家能喫飯的店。直到日近午了,他們走進大湖邊上的水碼頭夏鎮。夏鎮是個有歷史的地方。明朝萬曆年間京杭大運河挖通以後,這裏成爲了重要的運河碼

原创 《沼澤地 》 序

《沼澤地》是我一直想寫的一部小說,醞釀了十多年了,只因故事年代背景知識欠缺,一直不敢下筆。在簡書,有日更,逼着自己得有點新東西,就重新想起它來。我會以日更的方式,碎片化展示,單片有一定故事性,但不保證連貫;相對於最終結果,都是素材!其中不妥

原创 荒不擇路

母親剛剛把竈下的火點着。一縷青煙從竈後的煙囪上冒出來,搖搖擺擺穿過老槐樹的樹冠的枝枒,飄向了天空。老三聽母親的話,老老實實守在老六的身旁不敢亂跑。好在老六還在睡着,老三手裏抱一本書,正兒八經的在弟弟身邊讀書。爺爺從他屋裏出來,輕輕咳了一聲。

原创 西望大湖,日出鬥金!

就在不足百年的歷史中,大湖地區發生了人類可見卻被視若無睹的變化。據說,那時,我們如今高樓林立的這片土地,溝汊縱橫,水網密佈,是一片水草茂盛的大溼地。大家築臺而居。家與家之間雞犬相聞,見面卻難,多以船代步。甚至日常生活的所需,也完全來自於這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