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讀書營閉幕

我是一個喜歡故事的人,讀書營還未正式開始的時候,最先翻開的是《天黑前的夏天》,看了幾頁不知所云,停了。《月亮與六便士》更契合我對故事的張力需求,瀏覽很快,並且深深爲筆者的尖銳理性吸引。回到《天黑前的夏天》,懷着對凱特的最終結果的期待讀完。兩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月讀書(6)

晚上婆婆那邊鬧起來了,託朋友給先生打電話,說是兩人要被養老院趕出來了,先生趕忙聯繫了養老院,要了護工電話,視了頻,養老院沒有趕人,婆婆一直不想和公公住在一起,人都無法行走了,還和先生說,不想和公公住。說是房間裏有個年輕人抽菸(她肺部不太好,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月讀書(5)

“莊周夢蝶,蝶夢莊周”這句話常常能夠體會到,到底夢裏是真實還是夢外是真實?小時候做夢,而且還是常作噩夢,後來學會了一個技能,在夢裏告訴自己:這是假的。也就不那麼恐懼了。不過依然會在夢醒時分不清哪個纔是真實,近年來,倒是不那麼誇張了,而且夢也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月讀書(4)

再重讀《天黑前讀夏天》“在家裏”章節,很震驚,突然意識到這個叫做凱特的女人,凱特是一個奉獻型的女子,前半生活在被需要裏,家裏家外,哪裏需要她,她就在哪裏,她的能力,她的語言天賦都成了爲他人服務的工具。初初爲人妻,爲人母,都在爲“稱職”的家庭

原创 讀書營感慨

讀書營要結束了,才發現自己很不捨。特別感謝自己能跟隨這期《生命與我》讀書營,感謝這次許老師和讀書營的組織者。隨着每個月層層疊進的主題,以及書中人物的故事勾起自己很多瑣碎的心事,也有機會隨之記錄下我的心路歷程,可以說因爲這個讀書營,我才能完成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月讀書(1)

上個月幾乎不能想任何東西,不知道是“手術”後遺症還是遭遇的一些事。文字對我來說像是輔助思考,或者幫助我記錄,沒有文字,我幾乎沒有思考,或者就算想了什麼,也如天上的浮雲,指縫裏的沙粒,留不住。有一天,朋友發來消息:你最近怎麼了?我一驚,咦?我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月讀書(3)

事實證明,我必須先關心一下自己,才能關注別的內容或者別的故事。這會兒聽漫談。聽完之後,又想起一個自己的一個連續夢,在夢裏和同一個男生談戀愛,後來和分析師聊過之後,這個連續夢就結束了。夢中男生像小時候的一個同學的一個面向,現實中沒什麼關係。他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月讀書(2)

夢裏有一座橋,橋面顯示有三條路,一條離我最近的小路斷了,離我最遠的小路通了,但是通向哪裏,一片迷霧,中間的大路依舊封鎖中。這個夢過去快兩個月了,常常想這個夢,想不明白,我的什麼路斷了?什麼路通了?主要的那條路是什麼路?發生了什麼還在封鎖?無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2月讀書(1)

寫完作業+補完作業,後遺症有點嚴重。聽着兒子彈着好聽的曲目,很愉悅很享受,突然又警醒了起來:我有沒有可能也會將兒子當成工具?吐血三升也只不過得到很消極的“母親情結”的結論,而這一點還是提交自傳後的第二天意識到的。其中之一就是我認同了工具的功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2月讀書(8)

眼鏡風波如果說從記事起到此時此刻一定要有什麼線索的話,我的一雙眼睛。我看着外部的世界,只不過,這份注視的能量很少很少,也就是說以此來保持與外部世界微弱的關係。或許因爲這個原因,當兒子在三歲的時候測出視力遠視高達1000,900度的時候,當他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2月讀書(7)

奇怪的感受,年度作業做完之後,再也不想寫字了,似乎,這一年,就爲那一篇個人成長史的輸出服務的,不管是讀書營的打卡文字,還是寫作營的若干篇,完成這個偉大的任務之後,身體空了,又滿了,但似乎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已經不是通過文字的方式梳理自己,似乎需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2月讀書(6)

張大千的潑墨畫很是誘惑。一抹黑、一抹灰、一抹黃,最重要的是總是會有一抹藍或者一抹青黛,有時候像幽靈深谷,有時候像浮雲仙境,明明可能是深淵,卻充滿神祕誘惑,那一抹明亮的藍讓我感覺妖豔,然而又有莊嚴瑰麗的感覺。有時候看到一幅正兒八經的山水畫,突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2月讀書(4)

依舊還是《西斯廷聖母》這幅畫,畫中聖母的衣着有三種顏色,白-象徵着純潔、紅色-象徵着愛,藍-象徵着真實(這個所謂“象徵着”是從百度搜來的),可能是常識性的理解,個人而言感受又不同。想起我在幾年前的一幅真人大小的自畫像上畫了一雙藍色的眼睛,當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2月讀書(3)

點開《西斯廷聖母》,放大之後看到女子和孩子的表情,呃,我好像對什麼東西又有誤解了,只是copy了一下許老師推薦的畫名,沒注意這是一幅聖母聖子畫,聖子的表情有恐懼,聖母的表情有點憂慮和悲痛、決然和傷感,呃,有點不想看這個表情,趕快去查看百度講

原创 生命與我|心理讀書營12月讀書(5)

榮格的這幅畫常常引起我的注意,這幅畫讓我很不舒服,渾身又燥煩,但偶爾不經意間又會想起來。他的幻象故事我沒有連接感,但是有一個小的視角卻讓我感覺似曾相識。我理解我的感受是“出離”,自己正在做着什麼,突然有什麼力量將自己的意識拉到很遠的地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