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9

“別抹掉任何一根皺紋,每一根都是我賺來的。”整容整形手術盛行不衰,但是在我看到的情況,進行這項手術的人數比例還是少的,在願意並且能夠承擔得起費用的去做整形手術的人中,選擇小型手術的更多。有這麼樣的動力讓人們會去選擇換一張臉?又有什麼動力讓人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8

《性格的力量》p51 “當我們感受到世界的“老”,這個世界便給我們帶來了滋養。”詹姆斯希爾曼說到:“人類的靈魂無法從新世界的發現或未來主義者的美麗新世界中汲取太多養分,它們無法讓任何事情長久”。我常常在想,這個世界科技日新月異,科技產品不斷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7

今天很不想思考問題。仔細想想,和情緒之間還是有了點空間的。這會兒就很困,當交作業的deadline來臨時,我犯困,煩躁,不再是以前焦慮、易激惹的狀態,似乎有點接受自己其實並不完美這一事實。這幾天緊密地體驗了一種叫做嫉妒的情緒,甚至隱約知道如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5

朋友給我說墨寶沙龍最近一堂有意思的課,聽完課拜讀了同學們的作業,有一個作業中提到關於金屬性的人強調目標、結果、實用,我有點驚愕,這可沒想過!等出差一週的研究過五行的某人回來之後,確認一番,在這之後,某人信誓旦旦地跟我說:我要對自己好一些,要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6

心血來潮,問某人一個問題:你將來死了,想要被後人怎樣銘記?某人倒是不假思索:想留下幾本書。我便問:你要留下什麼樣的書呢?他想了想,是關於他自己工作專業方向的書。我問:這樣的書有很多人寫,你寫的有什麼特別的嗎?似乎被問住了,問題暫時停滯在這裏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4

《性格的力量》一個人去世之後作爲性格的意象留了下來,奇異的是,這個意象遠遠超越了曾作爲實體的人,它的影響力,它的穩定性,它的震撼力,日久彌新,繞樑不絕。與之類似的一種經驗是,我們在某一刻想起某個人,關於他的想象變得鮮明異常,迫切地去想要見他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3

“榮格在妻子死後,當他在兩人生活過的房間裏偶爾碰觸到她的某樣東西時,他突然感到一陣劇痛。”人的經歷其實都是出奇的相似,或許相異的是如何去理解這些相似的經歷。爸爸去世之後,我再次回到家中看到他曾經很喜歡的一款遊戲機,裏面存有他喜歡的歌曲、照片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1

《性格的力量》p238桑塔亞納說“我們的哀愁,以及我們的聲望與榮光,將會藏於某個獨特的存在之中。”鏗鏘有力,道阻且長。但是這句話的確讓我感到虛弱,若我活不出這種存在呢?那將是怎樣的罪惡?若我不被任何人記住,那我到底曾經來過嗎?或許成就動機的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2

“因此,我們要做的,就是讓降臨在我們身上的死亡成爲一種不公平的待遇,讓我們的兄弟、兒子、我們兄弟的兒子、兒子的兒子都認爲我們本不應該死,這乃是所有人力所能及之事。”我沒太明白這段話在說什麼,但一點也不妨礙我想起了一個人的死亡,或者說“本不應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28

《性格的力量》p236“性格將命運重新引入了心理學”,說到命運,是我感興趣的一個話題,但是又有點抗拒。百度雲:“命運,即宿命和運氣,是指事物由定數與變數組合進行的一種模式,命與運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命爲定數,指某個特定對象;運爲變數,指時空轉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29

《性格的力量》p236“性格之於晚年就如同邪神對青年人所發出的個人召喚一樣……”性格—晚年邪神—青年我笑出了聲。其實並不知道所謂的邪神是什麼意思。今年對於rhythm有了很好的接納,這就意味着在這之前我對於規則、節奏、規劃之類的處於無區分的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30

讀詹姆斯希爾曼的書,再拉拉雜雜地說些自己的想法、心緒,其實有不少收穫,其中之一,發現平時與人的交談中居然會說“從心理意義上來說…”,我一般不會輕易說專業名詞,可能是敬畏吧,倘若我一點也get不到一個詞的屬於我自己的理解時,我是無法自然使用的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27

《性格的力量》p234哲學家艾美麗·羅蒂寫到:“性格並不一定嚴格地統一在一起。……性格是一個完整的構型,但在這個構型中,特質並非是由某個核心支撐在一起的層級。”詹姆斯希爾曼寫到:“……而且它會放棄去尋找一個統一的核心。”這一段我很無語。感覺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26

《性格的力量》p235“倘若給性格發揮想象力的空間強行套上倫理的定義,那麼就必然曲解了它的本質,讓它的創造力變得貧瘠。”我在想,若放棄了倫理,放棄了道德,人會變成什麼樣?我的第一反應是:動植物世界,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記得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

原创 《疾病·衰老·死亡》讀書營Day123

趙曙明先生在爲彼得·德魯克的著作《行善的誘惑》譯本做序時,寫了這樣一段話:“一本著作一旦誕生,就獨立於作者、獨立於時代而專屬於每個讀者,不同地理區域、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時代的人都能夠從中得到啓發、得到教育,這樣的的書是永恆的、跨越時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