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慢慢理解世界,慢慢更新自己

這兩天要寫出來一篇文章,花的時間越來越久。坐在電腦跟前,想要從腦子裏摳出一個念頭,再由這個念頭,有哪些感觸,捋出一條線,能不能順着這條線,寫成文字。但這兩天,一天好幾個念頭閃過,抓住一點東西,開始寫,寫着寫着卻發現自己寫不下去了。寫什麼都會

原创 當感到迷茫與困惑的時候

我們常常會面對這樣一個境況,會困惑要不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可是如果做不出期望的結果怎麼辦?如果去做不喜歡但穩定的事情,又會不會有遺憾?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的選擇並不是內心的聲音,只是對安全感的嚮往。比如並不想贏,只是怕輸。比如,並不是愛,只是

原创 現在喜歡薛寶釵是一種錯嗎?

知乎上看到一個問題,現在喜歡薛寶釵是一種錯嗎?爲什麼我說想選她做朋友都會被罵?臺大歐麗娟老師講紅樓有一句話說的非常好,她說:你怎麼讀書,你讀出怎樣的紅樓夢,就證明你是怎樣的讀者,而怎樣的讀者就證明你有怎樣的人格,而人格是最重要的,人格永遠決

原创 雖然很累,但別討厭自己。

前幾天,有人在知乎給我發消息,說:畢業兩年了,感覺自己還是什麼都做不好,也沒什麼能力,好討厭自己怎麼辦。我回她,你是因爲覺得別人不喜歡你所以討厭自己,還是真的自己討厭自己呢?她回: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前幾天工作的時候,領導說我怎麼連這點事都

原创 推薦一本書,讓你擁有“反脆弱”體質

昨天跟大家聊到不確定性,感覺說的太淺顯了。今天關於不確定性這個話題,給大家推薦一本書《反脆弱,從不確定性中獲益》。這本書是暢銷書《黑天鵝》的作者,也是當代最傑出的思想家塔勒布所寫的一本書,並且他將這本書視爲畢生的傑作。其實我們的人生中,是沒

原创 如果你也害怕生活的不確定性

一個朋友要換城市工作,那天晚上看到他發了一條朋友圈,只有一張圖,圖中的文字是:你身邊充滿確定性,只不過,現在你還不知道它的樣子。這句話,是羅輯思維的創始人羅振宇在去年“時間的朋友”這場演講中說到的。離開熟悉的地方,去陌生的城市,人都會害怕未

原创 喜歡是一種試探吧

早前在網上買了一盆梔子花,一直等着它開花,卻至今未開。一直覺得它不開花大概是它太孤單了。每次看到它我都暗下決心,改天去花市再買兩盆。之所以去花市,不在網上買,是因爲網上買的花總覺得不夠新鮮。但是每次我都忘記,我始終也沒有給它帶回小夥伴,它也

原创 《紅樓夢》探春:帶刺玫瑰的無畏與溫柔

1《紅樓夢》裏的女孩子,各有各的樣子,每次讀都會被她們不同的地方打動。年少時被黛玉那信手拈來的才華打動,再長大一些被平兒的周全及善良打動,最近再讀的時候卻被探春那份無畏逆境的膽識與溫柔打動。最初讀紅樓對探春有的只是羨慕,每每讀到第四十回,劉

原创 所謂人生,也許即是管理

在吳夢知的微博看到,她說:想來,所謂人生,也許即是管理。管理時間、精力、情緒管理與人的關係—親情、友情、愛情而我想這一切的管理,說到底還是目標的管理吧。這一天要做點什麼事,想見哪些人,時間、精力要怎麼分配。這一年要做成點什麼事,有什麼期許,

原创 覺得累了,不妨歇歇再上路

有一天,朋友跟我抱怨她工作上的事情,說她感覺自己很累。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從理性上去跟她分析她工作的問題。其實她不需要我的理性,她只是釋放一下自己的情緒而已,但我卻沒有重視她的情緒。之前在知乎看到一個話題:成年人如何保持情緒穩定?這幾年關

原创 你可以愛,但不可以執着,因爲分離是必然

S:這是我寫給你的第三封信,好像每次在我想到比較沉重的話題時,都會格外想給你寫信,大概還是想讓你的溫柔來治癒我,你會不會怪我太貪心。你說,我們的生命中是不是原本就太少相逢,太多別離呢?你知道了吧,我想跟你談談別離。我的舍友要離開蘭州,這幾天

原创 要問寫作好累啊,如何堅持日更?

有一個小夥伴跟我聊天,她說:怎麼能堅持每天有東西寫,我覺得好難啊?而且自己也想寫,但是總擔心寫不好,也怕堅持不下來,就不敢開始。這個問題,其實幾乎每個學寫作的人都會遇到。我也有這個問題,甚至因爲這個問題,之前我還一度中斷了這件事情。關於寫作

原创 沉醉在滾燙的夏天裏

四季中,夏天是我最喜歡的季節。不是因爲可以喫到甜甜的西瓜,也不是因爲炎熱冒汗之際可以舒爽的喝一罐冰鎮可樂。而是因爲下班後一路走過來,街邊的燒烤攤三三五五圍滿了人。一大盤烤串、冰涼的啤酒、攤主嘹亮的吆喝聲、桌子上人們的歡笑聲。夜幕下,吵吵鬧鬧

原创 高考過後,去找屬於自己的答案

明天就高考了,雖然高考離我已經過去很久了,但那種緊張和焦慮感至今猶在。畢竟就我們成長的時間刻度來說,這對於絕大部分人算是最大的一件事情了。你們會緊張、會焦慮、也會害怕,不想跟你們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考不好也沒什麼影響,這樣的空話和違心話。因

原创 《藍,另一種藍》如果遇見另一個我......

S:泰戈爾有一句詩這樣寫道:鳥兒願爲一朵雲,雲兒願爲一隻鳥。你會不會有這樣的時刻,某一天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如果當初選擇了另外一條路,現在會不會在另一塊土地上過着幸福地生活,正在進行另一種正確的人生?我想大概大部分人,每當不快樂的時候,都會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