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河南特產美食,河南老家的味道

從河南遠嫁到廣東,我已經3個春節沒回老家過年了,很久沒有嘗過家鄉的味道了。今天嘴饞,突然想喫一些家鄉特產,越想越饞,光是想想都快流口水了。說到河南特產,很多人說,河南十大特產包括新鄭蓮藕、尉氏青豆、汴梁西瓜、道口燒雞、新鄭紅棗、信陽毛尖、開

原创 遠行吧,騷年

聚餐的時候,Andy 很反常。大家剛一落座,他就滿上酒杯說一起走一個。還要求必須一口乾。剛喝完,他就舉起酒杯,說:“好事成雙,再走一個。”開場還說完幾句,他又端起了酒杯,第三杯酒下肚了。在場的有不少廣東人,不是很能喝酒,就一致勸他別這麼猛,

原创 這8種慾望,誰都無法逃避!

人生來就有的8種慾望:1、生存、享受生活、延長壽命。2、享受食物和飲料。3、免於恐懼、痛苦和危險4、尋求*性***愛伴侶。5、追求舒適的生活條件。6、與人攀比。7、照顧和保護自己所愛的人。8、獲得社會認同。這是美國“直郵專家”德魯·埃裏克·

原创 辭職後的第一件事,你會做什麼?

2015年5月份,公司突然倒閉,一個多月的工資打了水漂,回家待了20天。2016年3月底辭職,毅然決然南下深圳找工作。2016年9月份辭職,爲了追求詩和遠方,收拾行囊北上,在想要考研的一所北京學校旁邊租了一間房,備戰3個月。2018年3月底

原创 《知否知否》明蘭的這些話,句句啓發人心!

1、“讀書無用這話,就是騙人的。不過是那些男人們希望女人們一輩子渾渾噩噩,乖巧聽話好擺佈而已。”2、“與人相守,最終依靠的還是那最低處,看看最低處的那兒,能不能忍受下去,最低處是品性的最低處。”3、“我要嫁的郎君,若心裏最要緊的不是我,那我

原创 吃了個驚

心血來潮想做飯買菜、洗菜、切菜、開火、熱油、倒菜、翻炒……一系列動作完成後想起忘了開油煙機按了按油煙機開關,轟轟的聲音響起來我去,以前也是這個聲音?想不起來了像是上個世紀的事情繼續翻炒“砰”地一聲從油煙機裏掉出來一隻老鼠啊……本能尖叫……這

原创 獨立的女生,都活成了什麼樣?

麗麗說,她一個女同事在跟男生交往方面遊刃有餘,總有人給買吃的送過來。想吃榴蓮了就跟別人說,就會有人送榴蓮蛋糕。昨天說想吃車釐子,今天就有了。麗麗很好奇,就問她:你朋友怎麼知道你正好想吃車釐子,怎麼會這麼貼心?她同事說:我跟他說的我想吃車釐子

原创 相親,就像沒有香味的玫瑰

朋友阿敏,報名了一個相親網站,交了14000多塊錢,現在正有節奏地安排相親。回來後自己還記了筆記,怕以後人多自己記不住了。筆記內容大概包括:姓名,年齡,身高,職業,月薪,買房情況,家庭情況,生活喜好,飲食偏好等等。還有一些“北京人”、“拆遷

原创 守珍街,藏着幾米的世界

今天中秋節,早晨起來的時候扁桃體發炎了,大概是昨晚跟朋友語音聊一個多小時,然後給老媽打電話聊了2個多小時。忽然想到,這竟然是我二十多年來第一次一個人過中秋,細思恐極,必須出門走一走。有文章介紹說附近有個新晉網紅打卡地——守珍街,那裏有各種彩

原创 有些人

有些人,第一印象就給人感覺很好讓你不自主地想親近,攀談聊天的氣氛也是自由的,舒適的在這樣的人面前你很容易放下戒心,敞開心扉有些人,第一次見面就能讓你反感他的小動作,他的微表情都覺得扎眼他說的每一句話你都會忍不住往深處想是不是別有深意是不是有

原创 重回已離職的公司上班,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之前在知乎上看到過這樣一個問題:“你會選擇再去已離職的公司繼續上班嗎?”回答的人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其實,回答這個問題並不是很難,看你當初爲什麼離開,現在又爲什麼回來。每個人的處境不同,做出的決定也不同。如果以前的我來回答這個問題,我肯定說不

原创 堅持日更1個月,受益頗多

8月1日開始加入簡書的日更挑戰。到現在,堅持每天寫作也有1個月了。在堅持日更的這個月裏,自己並沒有想太多,影評、隨筆、短篇小小說、新聞熱點時評等等,想到什麼寫什麼,就是想堅持一件事做下去,也想挑戰一下自己,看自己能堅持多久。在這之前,我整個

原创 於海明屬於正當防衛,這一次,正義沒有遲到

今天下午5點,崑山市警方宣佈寶馬紋身男砍人反被砍殺一案中,於海明的行爲屬“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依法撤銷案件”。2018年8月27日21時30分許,劉海龍駕駛寶馬轎車在崑山市震川路西行至順帆路路口,與同向騎自行車的於海明發生爭執。劉海龍從

原创 開學第一天,一夜無眠

2010年9月4日,上大學的第一天,肖曉永遠忘不了那一天。那天,她上身穿着韓版寬鬆的淺灰色短袖,下面穿着緊身的藍色牛仔短褲,拉着一個大紅色的皮箱。跟在一旁的父親揹着一個軍綠色大揹包,裏面裝的是媽媽新買給她的牀單、被褥和亂七八糟的生活必需品。

原创 10年回望,我的高三八班

早晨醒來的時候,昨晚做的夢仍然記憶猶新。夢見我又回到高中校園,看到了我們的老師們,都還是當初年輕的模樣。我還做了一個決定,再讀一次高三,再考一次大學。我知道,這個夢源於昨天發生的一件事。昨天,原本一兩個月纔有點動靜的高中班羣因爲一條消息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