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人生中最爲消耗精力的,就是爲家人的碎碎念來氣

人生中最爲消耗精力的,就是爲家人的碎碎念來氣之前的拌嘴風波之後,早上的後遺症就是不想出臥室。剛好湊巧,今天提請請了假,本來是想去親戚家幫忙的,後來親戚又說不用幫忙,於是,早上正好調整爲陪老媽去醫院。這個早上,就等着女兒睡醒,隨後穿衣送女兒去

原创 春天的年休,最美好的一天

記得上次工作日期間請年假而沒有重要任務的時候,還是去年。依然記得那次送女兒去上學之後,我就開心地回家碼字。看着窗臺媽媽在晾衣服,我在佈滿陽光的寫字檯上坐着,把玩着自己剛剛入手的墨水屏平板,內心有點小焦躁,又有點那麼小小的奢侈感。這回終於趁着

原创 孩子玩耍受傷,當媽的膽戰心驚,最煩他人的馬後炮

傍晚飯後,和女兒到小區玩平衡車。女兒在拐彎點轉彎時失去重心,人往前傾,頭部眼角位置着地,摔倒了。當時就心慌了,孩子哭地撕心裂肺,鼻血也流了出來,我驚慌失措,把孩子的鼻血擦掉,看到鼻血不再流了,心裏暫時舒緩了一些。等到家之後,我爸看見了女兒的

原创 我不愛廚房的油煙,於是開始了烘焙的嘗試

這段時間廚房的掌舵者是我爸,老爸做得菜其實還挺不錯的。因爲他喜歡喫魚和蔬菜,我也有啥喫啥,女兒喫得反正比較定製,有肉腸或者小青菜,小傢伙就滿足了。到了週末,陪女兒去公園玩的時候,趕上她遇上了幼兒園的朋友。於是,我就掃蕩了一下“下廚房”的食譜

原创 有的人是怎麼把生意給做絕的,這個理髮師是個好典範

自從剪了短髮之後,基本上每兩個月都要去理一下頭髮。但職場寶媽,怎麼可能有這麼多時間,再加上我本身就有點懶,將時間看得金貴,除了上班和陪娃,其他的時間都不忍心浪費。趁着陪娃去逛超市的時候,在入口的地方發現了一個理髮攤,還有離家這麼近的一個點。

原创 工作中的無窮動力,可能只是來自於一個“被鼓勵”,對育兒也有效

換崗位之後,召開了一次會議,那是我第一次主導PPT的製作和會議上的彙報。會議結束後,大BOSS特意告訴我,“你把工作條目梳理地很清楚,模板也做了一些調整哈。”我當時心裏其實真的挺激動的,就像小小心願得到滿足一樣,但沒有想到會這麼快就有反饋。

原创 我居然網購到了蠶寶寶,圓了女兒的蠶寶寶夢

女兒告訴我,幼兒園小朋友們都開始往學校裏帶小寵物了。很多小朋友都帶了小蝌蚪,也可以帶其他小昆中,班級裏有一個小朋友帶了蠶寶寶。老師就告訴她們很多關於蠶的祕密,比如蠶寶寶一開始是黑黑的,以後會變得更白,最後變成蛹和飛蛾媽媽。而飛蛾媽媽一生完寶

原创 沒有互動,就沒有對比,但凡事不可極端

昨天下班後喫完飯,感覺沒啥事,就和娃出去轉轉。剛好她最近喜歡小區讀書吧那邊的魯西西故事集,前幾天都去讀故事。晚上一看才19:00,我和女兒就下樓去了。剛到圖書吧,女兒看到了同班的同學,兩個年齡形同的小女孩立馬就湊在一起了。小女孩把書一手,女

原创 孩子在幼兒園裏愛哭,背後的原因可能在家庭

午飯後,正在辦公樓邊上散步,女兒的老師發來了一條信息,讓我稍微平靜的內心又起了波瀾。“BB媽媽,BB最近在家怎麼樣。這學期在幼兒園情緒波動很大的,最近兩週幾乎每天都要哭,和同學們都相處地不太好。小朋友多看她一眼要哭,說別人看她;小朋友路過碰

原创 只有把生活經營好,纔有精力去成長和活動

朋友週四和我約週日下午去圖書館參加觀影和討論教育主題,當時老媽已經住院,我卻已然沒法好好拒絕。只是回覆,如果沒有急事,一定回去。週日雖然沒有去看望老媽,但在家裏和女兒畫畫玩耍之後,中午臨近,卻突然地頭痛。不知道原因,可能是因爲上午都待在家裏

原创 週六陪住院的媽媽散步,健康纔是第一要務

老媽週四住院,因爲探望人員有限制,我尚沒有去醫院看望。老媽的慣常態度就是,沒事別來找她,她自己在醫院裏待着也挺好。週五晚上確認後,老媽說週六早上會有各種檢查,囑咐我們別去看她。等到週六傍晚了,老爸說去看看老媽,先給老媽打電話確認一下。老媽明

原创 職場媽媽的傷心,真的只能靠自己嗎?

朋友最近遇上了傷心的事。職場媽媽一枚,上進心很強。工作之餘,對於自我提升要求也很高。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到現在一直很忙,最近報名了日語一級考試,忙着準備考試。家裏有一兒一女兩寶,平時有公婆照顧,但有些事是老人幫不上忙的。朋友每天回來弄完老大的作

原创 幸福是什麼?幸福就在一念之間

幸福是個永遠被追逐,卻始終難以如願的目標。以前,我會把擁有豪車、豪宅、漂亮裙子和連續的聚會聯繫在一起。等到現在才發現,一本書、一杯午後的咖啡、一個失意時能傾訴的朋友、孩子的一個擁抱、父母的一個笑容,就能讓自己感到幸福。爲了讓這種感覺變得更爲

原创 你,還記得自己最爲崩潰的時刻嗎?

問起職場媽媽們最崩潰的時刻,有一半人講述了類似的場景:孩子生病,偏偏工作要加班,老人獨自應付被累病了,打電話來質問能不能立刻回家:“累到沒有時間絕望。”可能這樣的生活真的苦,但因爲我有父母幫忙照顧孩子,自己除了工作和工作後帶娃玩耍,似乎就沒

原创 有個扶弟魔的媽媽,是種什麼體驗?

前不久剛剛聽說扶弟魔這個稱呼,最近就發現了稱謂的普適性。中午和小夥伴聊天,也談及了這個話題。  朋友困惱至極,舅舅又找媽媽來借錢。媽媽自己沒啥錢,爸爸不願借錢。媽媽就打算私底下當擔保人給舅舅貸款。朋友一聽就來氣,隨後又妥協了,把自己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