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焊菸袋焊壺

上個世紀末,有一種生意,別看小得不起眼,但人人都離不了。一向不見,來了生意紅得沒法說。我們經常在家裏聽到大街道上有人在不停地吆喝着:"焊菸袋焊壺咧"。我們聽着這熟悉聲音就知道焊菸袋焊壺的師傅來了。走出門一看,果然是他。便是經常見面的老師傅,

原创 好白菜叫豬給拱了

在世俗人的眼裏,好鍋得配上好的鍋蓋。醜人配上醜人。只有這樣才符合人們的正常心理。可是他們往往卻忘了那句話: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人的容貌和才幹有時恰恰相反。一個貌不出衆的人,可能才華橫溢。一個相貌堂堂的人,也可能是個大草包。《王寶釧》中

原创 人委

社火房有兩個人,沒有他們還不行。一個是人們經常提到的黨委,給社火局出點子出主意的人。另一個人就是今天我所要給大家說的人委。爲什麼人們叫他人委呢?因爲他這個人一生就愛好這個。沒事了總愛往裝社火的地方鑽。是社火局的得力幫手。爲裝社火跑跑腿,指撥

原创 方片片子

方片片子就是大面片,是因其形狀接近正方形,因而命名的。用普話來講就是我們常見的撈麪。這種麪食很費麪粉。在過去和臊子面等都算是好飯。只有待客和特殊原因,才能喫到的。這在缺少糧食的年月,是難得喫到的。一年能喫上兩三次也就很不錯了。當時片片面,臊

原创 移火

過去,農村中的夫婦,兒子比較多的,可不止一兩個。兒子中,有的有出息,也有一般的人。當然更有極個別提不上串的。兒子們中有辦法的能行人,就從老莊基子中移了出來,單獨過活。弟兄們中,有的在外頭做生意,掙了些錢,在生產隊買了份新莊基,籌備着在新莊子

原创 耍媳婦

結婚是人一生中的大事情,要慎之又慎。人常說,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兩個人不接觸,永遠都知道對方的生活習性和個人作風。其實,有的媒人也希望自己的成功率去期居高不下,他(她)也是把兩個人家境情況,兩個人的脾性,加以衡量,覺得

原创 花架子

過去,不論是過紅事,還是過白事,都離不了擡花架子。花架子在白事裏不叫花架子而叫食貨。裏邊全放的是死人的喫貨。所以叫食貨。白事,我這裏就不說了。這裏着重說說,過紅事時所擡的花架子和擡花架子的人。結婚之日,新郎從頭到腳都是收拾一新。理了發,染了

原创 送路

上個世紀,結婚的情形很多,對這類事情,還是很熟悉的。特別是農村人結婚大喜之日,都是一路步行,當時還沒有婚車這一說法。結婚之日,孃家送路的人都穿着一新。特別是新嫁娘今日的穿着特別的出衆,紅上衣,紅下衣。從上到下,一律是喜慶的紅色。那個時候還沒

原创 微小說丨心願

鄭重聲明:文章系原創首發,文責自負。本文參與月·微型小說創作主題人物篇主題第三期改革開放之後,大陸與臺灣同胞,海外僑胞互通書信,恢復了友好往來。弟弟在來信中告訴田振華,改革開放以來祖國的巨大變化,如今的大陸,再不是已往貧窮落後的大陸了。田振

原创 完成,完善,完美

我們無論做什麼事,都是從去完成這件事本身去開始做。這是人生最關健的第一步。要完成這件事必須首先得邁出這人生的第一道門檻。許多人往往就從這裏栽了跟頭。從來就沒有開始,哪裏來的結果?他們被貌似強大的困難嚇倒了。這些人,就栽在這最關健的第一步上,

原创 那些在村裏被稱做先生的人

先生這一稱胃,不是專指在某一方面有先知先覺之意。在過去是對農村中有知識,能寫能算,能調解家庭矛盾這類人。教書的先生在過去不叫老師,而叫先生。過去先生教學生的辦法無他,就是一背,二訓,三打。背就是死背書。開始背書的時候,並不知道它的確切含義。

原创 一盞煤油燈

我們村是一個偏僻的小村,位於藍田縣的西部邊界,與長安區接壤。在長安區所有的村子都通上了交流電後,我們藍田的大部分地方,仍舊是沒有拉電,沒有電磨子,沒有壓面機,沒有井水喫,沒有電燈照明。因此,也有人把我們藍田縣叫"馬卡縣"。上磨子,壓麪條我們

原创 放麥青

還在生產隊的那些年,每年的冬天都要放麥青。何爲麥青?就是我們常見的麥苗,一地的青青之色。這時,樹木凋零了,只剩下光禿禿的身子,遍地的青草也枯萎了,到處是一片瀟殺之氣。只有地裏的麥苗卻在苦渡寒冬。遍地的麥苗還是一望無際的發出綠油油的顏色。有的

原创 父親的種豬

父親給隊裏餵了十年的牲口,每年全大隊都要進行一次大評比。那種場面真是太熱鬧了。長長的繩子在大場周圍繞了一圈,各隊的牲口都被他們牽來了。一溜兒拴在繩子上。從牲口的毛色,骨絡,年齡,膘頭全面進行評比,評出一、二、三等。幾乎每年都是我隊獨佔鰲頭。

原创 父親的菜園子

父親是以細緻的個性著稱的。無論是那些年餵養生產隊的牛,還是後來餵養自己的公種豬,都是一點都不馬虎的。當時,生產隊剛剛有了水的條件,打了井,又拉了電,很想在隊上搞一個副業,有一定的收入。無論是隊上花錢,還是給羣衆決分都有了一定的保障。還有,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