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圍城-第二章

晨讀打卡《圍城》閱讀篇章:第二章書籍內容:據說“女朋友”就是“情人”的學名,說起來莊嚴些,正像玫瑰花在生物學上叫“薔薇科木本複葉植物”,或者休妻的法律術語是“協議離婚”。方鴻漸陪蘇小姐在香港玩了兩天,才明白女朋友跟情人事實上絕然不同。蘇小姐

原创 主角-第140-151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40-151章書籍內容:秦腔要進美國百老匯演出,這在西京,自然是一件很轟動的事情了。 隊伍還沒出發,媒體先炒作起來。幾乎見天都能看見憶秦娥的劇照和消息。胡彩香這次來,跟着演出團一路也沒少丟人。飛機一起飛,就嚇得

原创 圍城-第一章

晨讀打卡《圍城》閱讀篇章:第一章書籍內容:方鴻漸還在高中讀書,隨家裏作主訂了婚。未婚妻並沒見面,只瞻仰過一張半身照相,也漠不關心。兩年後到北平進大學,第一次經歷男女同學的風味。看人家一對對談情說愛,好不眼紅。想起未婚妻高中讀了一年書,便不進

原创 主角-第131-135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31-135章書籍內容:讓薛桂生有些生氣的是,憶秦娥自從跟了石懷玉後,就變得遲到早退,不大專心於練功、排戲起來。過去,她一天到晚都是泡在功場的。現在,見天都聽業務科的人,在滿院子喊叫:“憶秦娥來了沒有?”有時他

原创 主角-第136-139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36-139章書籍內容:憶秦娥被兒子的死,完全擊垮了。她千悔萬恨,悔自己不該上石懷玉的賊船,跟了這麼個妖魔鬼怪,遲早把自己像犯人一樣圈着。說他是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可那分明又是一種愛。愛得好像一會兒不親她一下,抱

原创 主角-第126-130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26-130章書籍內容:石懷玉絕對是個好畫家,好書法家,好藝術家。他的作品也的確超凡脫俗。充滿了自然山水與生命的靈動與率性,沒有匠氣,沒有銅臭味。一看作品,不用看題款,就都知道是石懷玉的東西。在同時代書畫家裏,

原创 主角-第122-125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22-125章書籍內容:憶秦娥在經歷了劉四團的那番強攻後,就再沒進過茶社唱戲了。她覺得那個地方,也的確不適合再唱了。劉四團搭紅一百萬的事,雖然她當場拒絕,但還是在社會上傳得沸沸揚揚,譭譽參半。並且還有人,又把她

原创 主角-第109-115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09-115章書籍內容:憶秦娥在尼姑庵一待就是好幾個月。開始,她娘還給庵裏送米麪油。後來,發現憶秦娥是有不想走的意思,就停止了佈施,想讓住持趕她走。住持不但沒有趕憶秦娥,而且還越來越喜歡上了這個暫住者。她起得早

原创 主角-第116-121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16-121章書籍內容:    作爲除了唱戲,再不知生命爲何物的憶秦娥,突然在這裏獲得了尊重,獲得了價值。雖然沒有演大本戲、摺子戲那麼過癮,可每晚能一成幾十板戲地唱着,被掌聲、叫好聲鼓勵着,也算是一件很滿足的事

原创 主角-第103-108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03-108章書籍內容:劉紅兵他爸快要退休了,而且劉紅兵和憶秦娥經常不回家,讓他爸心情不好,所以想叫劉紅兵和憶秦娥回老家過年。憶秦娥知道這次再也無法找理由不回家,所以帶着兒子跟劉紅兵回老家。憶秦娥在他爸媽家並不

原创 主角-第100-102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100-102章書籍內容:楚嘉禾認爲,在封子心中,省秦最好的演員,就是憶秦娥。在憶秦娥懷孕休產假的那些日子,封子給她補戲時,從來沒有投入過像對憶秦娥那樣的熱情。每每總是埋怨她,說她這不如憶秦娥、那不如憶秦娥的。聽

原创 主角-第98-99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98-99章書籍內容:憶秦娥上班的事,在省秦又引起了一番騷動,更多的人猜測她是爲了分房,才“閃電般”回來的。都說這“賊女子”,看着傻乎乎的,其實比廟堂的磬槌都靈光。有人就覺得團上對這號人制裁不狠,應該在分完房後,

原创 主角-第88-90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88-90章書籍內容:楚嘉禾將自己的不幸推到億秦娥身上,而這一切都是憶秦娥給自己造成的。她從來沒有從自身的角度去考慮過,爲什麼自己無法勝任主角?這樣的她有些小聰明,顏值也好,但是她從來沒有下過苦功去苦練一下唱戲的

原创 主角-第91-97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91-97章書籍內容:憶秦娥一連好幾天的唱戲,累得夠嗆的了。大家只會看到她表面的風光,並沒有看到她演完戲後的嘔吐和痛苦的神態。她明白,大家對她寄予厚望,但他不想爲了唱戲而唱戲,並沒有了自己的私人時間。她想要擁有自

原创 主角-第85-87章

晨讀打卡《主角》閱讀篇章:第85-87章書籍內容: 憶秦娥因爲之前在寧州被因爲廚房老頭子欺負,閒言碎語多了,她受不住,想找證據來向他人證明自己沒有遭受這樣的事情。雖然可以找到人證,但是這並不能讓他人信服,只會越描越黑。再加上劉紅兵對她的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