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部劇本殺

從3月份到現在,歷時近個月,我終於完成了人生中第一部劇本殺。撒花爲自己慶祝。做什麼事都容易半途而廢的我,終於做成了一件自認爲了不起的事。在寫作過程中,曾一度想要放棄。寫作劇本殺劇本的難點,對我來說有以下這些:1、大綱難。寫正式的劇本之前,首

原创 3個職場心機,小透明也有升職機會!

工作5年,我一直是個職場小透明,見到領導都想繞道走。因此,升職加薪從來輪不到我。最近換了工作,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因爲基於即將30的檔口,如果再沒有升職機會,那麼我在職場上的處境將會很危險。最近,瘋狂鑽研這方面的套路,發現同公司受領導

原创 如果不想浪費下班時間,一個月如何看完4本書?

4月已經過半了,我已經閱讀完成兩本書。一本是《傳神文案》,一本是《文案的基本修養》。這周的閱讀時常是6個小時,最近每週基本都保持着這個記錄。之前學習寫作課程,有個大佬說寫作是這個時代的最好投資。而我覺得看書也是當下性價比最高的一種投資。在職

原创 日常困惑:30歲還在基層的人,有機會升職嗎?

最近,因爲工作上的事有些被打擊到。在新公司上班已經一個月了,但是做的事寥寥無幾。從剛入職到現在,一直被人輕視。這段時間,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幫着審覈文案,檢查是否有錯別字。有同事打趣說我適合去做信息審覈。這話攻擊性不大,侮辱性卻極強。這一個月來

原创 月薪3000的新媒體文案,還值得做下去嗎?

自媒體時代,人人皆可文案。在公衆號紅利期,內容創業爲很多人創造了財富和價值。一大批大號逆襲,咪蒙、十點讀書、楚塵文化……讓大多數普通人看到了做文案的前景可觀,於是大量的應屆生投入了新媒體的大部隊中,包括我自己。新媒體文案,是一個當下自媒體發

原创 還沒找到工作的你,千萬別誤踩這些坑!

去年底朋友失業了,到現在都還沒找到工作。昨天關心了一下她的近況,發現她踩了很多找工作的坑。盲目海投簡歷一直沒找到工作,開始什麼公司什麼崗位都進行投遞。求職意向不明她的簡歷上顯示有5年客服經驗,但她卻投了很多其他不相關的崗位。面試準備不足她每

原创 新手玩劇本殺需要注意什麼?

從昨天玩了劇本殺到現在,我仍然意猶未盡。在家裏一個人待着,又想起玩的那個情感本劇情,還有點害怕,太上頭了。在這裏順便說一下,新手玩劇本殺需要注意什麼。當然是帶着腦子去玩。哈哈,開個玩笑。作爲新手的我,總結出以下幾點:1、全情投入當遊戲開始,

原创 連載中 第六章 李承嗣的遺囑

此時的梁潔,在大門口碰到崔浩的媽媽。她看到這個老婦人就這麼轟然倒地,當場就去世了。這讓她回想起那一天作爲李思雨,和那個所謂的父親相認的場景。當她站在ICU病房看着那個全身插滿管子的老人,才發現自己的重要性。他的臉已經沒有血色,乾癟而充滿褶皺

原创 一個資深社恐患者,終於突破了與人交流的障礙

我是一個老社恐了,從十來歲的時候突然開始怕人。還記得是初中開學的前一天,站在自家臨街的陽臺上,看着樓下的行人,突然就想逃跑,想往後退,害怕那些人突然擡頭看到我。之後那段日子,真的我少年時代的噩夢。大概是因爲青春期身體和心理的變化,我變得容易

原创 想要成功的你,還需要一點鈍感力

什麼叫鈍感力?對眼前的事情鈍感一點,不要什麼都往心裏去。其實這一點,很多人都沒辦法做到。我們常常因爲一時的情緒,意氣用事錯失機會。就在今天,公司同事說來了半個多月的庫管突然辭職了。原因很簡單,他閒聊時對工作安排有些微詞,但被有心人聽了,向領

原创 每個人都只關心自己,不愛別人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感受,隨着年齡的增長,身邊可以說話的朋友會越來越少。早幾年,我想去逛街看電影,還能想起好幾個人,主動去聯繫約着聊天喫飯。但現在每次打開通訊錄,從第一個劃到最後,也找不出一個可以約飯的人。實在忍得難受,厚着臉皮找一個人,還

原创 給等更新的你,說聲抱歉

本來說好要日更的,最近實在太多事了。抱歉!因爲最近剛剛換了工作,手上還有一些兼職的事情,加上自己想快點運營起小紅書,堆積了很多事項。《塵土之下》重新大換血了,目前已經修改到了第四章。後面的劇情也會大改。在這裏小小劇透一下,我可能會採用戲中戲

原创 30歲還做基層的人,都缺乏這項能力

入職的新公司,leader是95年的,他兩年就完成了晉升。而我一個91年的老阿姨,工作5年依然在基層。對此,我進行了自我反思。直到最近閱讀了渡邊淳一的《鈍感力》,我才發現原來我缺乏一項很重要的能力。對,就是書名所說的“鈍感力”。你可能有點問

原创 第一次玩劇本殺,我忍不住淚崩了

這兩年,興起了劇本殺的桌遊。由於自己比較好奇,所以今天約了朋友一起去玩。沒想到,玩到最後其他人沒哭,我一個人喘得話都說不上來。就今天玩《古木吟》這個情感本說一些自己的真實感受。某乎上說,這個本是情感本的天花板。玩過之後我還是贊同的,裏面埋了

原创 沒用的不是文案,而是你

剛入職新公司,工作近半月,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每天在公司沒什麼事可做,光做了文字搬運工。“你幫我把這段話打下來。”“檢查一下有沒有錯別字。”“這段話還缺幾句,你寫兩句補一下。”作爲一個文案,這些簡單不過的小事,讓我深深受挫,太過侮辱性。前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