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跨過寒冬是新年

時光荏苒,歲月蹉跎,瞬息之間又到了牛年。庚子年實“鼠”不易!它註定是一個百年不遇的年份。它或大或小在悄悄地改變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軌跡。讓我重新認識了這個世界和身邊的人。看看周圍的世界,讓我感到我很幸運的活着,活在一個安全的國度,和大家一起見

原创 海南紅色之旅 瞻仰宋慶齡祖居 紅色娘子軍紀念園

12月初,民革西安市委會組織的“觀故居,走多黨合作之路”愛國活動正式開啓。經過兩個半小時的飛行,終於從寒冷的西安到達沒有冬季的海南,也許是新冠病毒的原因,美蘭機場居然取消換衣服的小房子,只能在廁所裏將就換上夏季衣服。一踏入海島,大家的心情如

原创 馬拉多納之殤

恰逢感恩節出差,剛下飛機,打開手機就被的朋友圈刷了個滿屏,儘管大部分朋友未必真喜歡看足球,但大家都知道馬拉多納,他是電視轉播時代人生記憶中的一部分,更是那個時代男人的心中英雄。我絕對的不是什麼球迷,也很少看球,有時最多湊個熱鬧蹭個流量,但馬

原创 創業猶如下棋

近來幾個大佬朋友聚會,聊到創業的話題,大家衆說紛紜、暢所欲言。其實創業就是找各種抽,找各種不舒服,在不舒服中再找習慣,把不舒服當舒服。創業是脫離大多數人的軌道,選擇一種特別的人生軌道。如果不想脫離常軌,就不要創業。在這個複雜的世界裏,有多少

原创 後記 寫作讓人生更精彩

我非常自豪的是古都長安是我的第二故鄉。一每當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時候,無時不想起離開家鄉時的情景。我的家鄉在魚米之鄉溫州龍灣。那裏有我的老宅,有我的母校,有我兒時的玩伴。家鄉的景與物、人與事至今歷歷在目,家鄉的一江一海、一朝一暮、一草一

原创 我的創業史 從溫州出發到長安

我從小最大的夢想就是長大後擁有一家屬於自己的服裝加工廠。從溫州出發,這一路創業走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在一次次的挑戰和奮進中,我的心智和品格都會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我的老家溫州龍灣,在甌江的入海口,小時候經常看見的是:水藍藍,山青青,天朗朗,

原创 尋人不遇 探訪關學大儒張載祠

天依然陰沉着,羞澀,伴着憂鬱,籠罩着深秋的天幕。秋雨是如此的涼爽,纏綿着,輕撫着,入鼻泥土潮溼的氣息,散發着淡淡的清新,不時在我呼吸的嗅覺中蔓延,盼望已久的張載故里之行終於中秋雙節在秋雨中進行。下高速臨近眉縣橫渠鎮張載祠時,秋雨連綿不斷,青

原创 當秋雨遇見秦嶺深處的隋文帝行宮

當秋雨遇見寺院深深的秦嶺,美得讓人窒息,彷彿新出浴的人間仙女。亭臺樓閣,窈窕老樹,一方碧池,野花雜草,都被籠罩於層層雨簾中。白珠落玉盤,彷彿落入心間,沁人心碑。滴滴雨聲輕敲仙遊寺的山門,沒有停歇,就像一曲單循環的小提琴曲,閉上雙眼彷彿已經置

原创 扛得住纔是真本事

一分秋意一分涼,野外繁露披衣裳,秋分時節的前一天,某央企地產大佬林總約我參加國際港務區創新發展論壇,衆多國內知名專家、學者、文化大咖親臨現場,以智慧的碰撞爲西安喝彩,以觀點的聚集爲十四屆全運會助力,用一場思維的精彩對話爲發展凝心聚力。萬通集

原创 國殤墓園隨想一一騰衝記

近日,電影《八佰》火了,它是一部不錯的電影,中華民族浴血奮戰精神、人性的力量!國民軍真正抗戰的英雄氣概。八佰,它喚醒了人們的是被遺忘的抗戰歷史,戰鬥的血性,以及對抗戰英雄的無限敬意。由此,也讓我想起了騰衝之行!七年前的立夏,2013.6,2

原创 延安 一個令人魂牽夢繞的聖地

人生中有一個地方是必須去的,因爲她永遠是神聖的,她不僅是中國革命的搖籃,也是總書記曾經把青春奉獻且戰鬥過的地方,這就是延安,一個令人魂牽夢繞的聖地!壹      寶塔山幾回迴夢裏回延安,雙手摟定寶塔山。那就是尋根,那就是朝拜,延安是所有中

原创 一個把心留下的地方 梁家河紅色之旅

早上八點,我們準時從聖地延安乘大巴前往此次“不忘合作初心、繼續攜手前進”的學習之旅~梁家河。走進梁家河,就如同走進了一段如煙的往事,但對那15歲的懵懂少年纔剛剛開始。走進梁家河,更如同走進了苦難人生築就的一座精神的豐碑。“在陝北插隊的七年,

原创 漫步上海灘 鬧市中的靜安寺

中國名寺古剎,大多均在山高水遠之境,深山幽谷之地,唯靜安寺卻處在高樓林立、車水馬龍的上海繁華鬧市。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真正的“大隱隱於市”也。靜安寺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三國時期,公元前247年,靜安寺就已經開始修建,其創始人是孫權麾下的一位

原创 立夏的丈八溝

清晨,我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看見遠處窗臺上飄着一片樹葉,樹葉上的晨露,水亮亮的,晶瑩剔透,窗外傳來陣陣鳥鳴聲。清爽恬淡,雲淡風清。打開丈八賓館十二號樓的窗戶,一股清新涼爽的風迎面吹來,使我清醒百倍。走在小橋間,風,吹得湖邊柳樹輕輕搖擺,葉子

原创 滄海桑田|梁家河紅色之旅

早上八點,我們準時從聖地延安乘大巴前往此次“不忘合作初心、繼續攜手前進”的學習之旅~梁家河。走進梁家河,就如同走進了一段如煙的往事,但對那15歲的懵懂少年纔剛剛開始。走進梁家河,更如同走進了苦難人生築就的一座精神的豐碑。“在陝北插隊的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