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紫宸星耀 ▏(五)初識

齊峯巒回門派一月有餘,風鶴鳴只帶他來過一次崆峒派的後山,爲風無塵立了一座空墳便再也沒有提紫宸劍歸位的事。以至於他對自己所處的位置既迷茫又尷尬。心中嘆着,便不知不覺又走到了後山。本想對師父傾訴一番,卻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傾訴這個習慣。擡手幻出紫宸

原创 紫宸星耀 ▏(八)守護

風鶴鳴手中握着桃花,他終於在補齊這些往事中窺探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祕密。只是,這個結果,他不早就已經知道了麼。他剛要將這些桃花埋在風無塵的墳冢之中,忽然想到。那天夜裏,無惑來找他。“她走之前可有看到我給她傳的祕境?”“應該沒有,最近忙着去各地

原创 第二卷 天數 ▏第一百零四章 逆鱗龍吟

轟隆隆一陣大地震顫,衆人腳下地面橫裂開一道巨大深坑,將他們與凜笙和塵瀟所站之處撕扯開來。巨斧與戈矛再次握在了凜笙手中。塵瀟見他表情變化,急忙鬆手,誰知一股勁力將他的手吸附在了凜笙胸口動彈不得。衆人見此心中都是驚懼。塵瀟凝眉望着眼前的凜笙,在

原创 第二卷 天數 ▏第一百零五章 至人無己

晦暗深處的累累白骨正從那深坑中奮力爬出,一聲震天龍吟,將那些白骨震得俱崩碎裂,紛紛跌落黑暗之中。一個白影,御龍而上,直衝九重。頓時,衆人周圍混沌灰霧被那黑色巨龍吞入口中,整個空間驟然恢復光亮。那傾倒的血霧森林又漏出暗紅的色彩來。巨龍虛影在空

原创 紫宸星耀 ▏(四)道骨

信箋一寸寸被火光吞噬,飛灰逐漸沒入紫宸的劍紋之中。輕微細碎的燃燒愈來愈烈,將風鶴鳴眼前映成一片赤紅……細密的雨水中攜着濃濃的血腥,一陣轟鳴雷吟將周圍雜亂的哀嚎淹沒。路野之上,黑漆漆的邪霧覆蓋着斷肢殘臂,遍地血污隨雨水流入溝渠。遠處符陣之中聚

原创 第二卷 天數 ▏第一百零三章 深情告別

“凜笙——”隨着衆人齊聲呼喚,凜笙眼角凝上了淚珠。這十幾年的歲月中,那些泥濘從他身上一點點退去,他睜開眼睛,一束光明射入眼中,一個人影,逆光而來,隨着他的逐漸靠近,那張溫和的面龐越發清晰。他手一伸,將他從泥濘中拽了出來。“你跟着我做什麼?”

原创 紫宸星耀 ▏(一)染塵

“世人本如塵,無人不染之。”齊峯巒握着手中的紫宸劍,對着天空揮出一道紫紅色的劍芒,周圍如塵的薄霧隨着劍芒被吸入了劍紋之中,鋒利的劍刃在晨光中一閃,顯現出了這幾個字。“開啓紫宸星耀陣的關鍵就是——染塵。你可明白?”“染塵?師父,弟子不太明白。

原创 紫宸星耀 ▏(二)(三)

二、覆命“回來了嗎?”風鶴鳴臉上漏出難掩的喜色,擡袖拂衣整裝一番才帶着人急急向山下趕去。看着他遠去的背影,兩名小弟子臉上也不自覺得露出了微笑。“掌門這是?”“紫宸劍歸位,他自然是心中高興的。”“我從沒見掌門笑的這麼燦爛過,難道只是因爲迎接一

原创 相聚首

一直以來,寫作這條路上最暢快的就是與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分享寫作中的喜悅。所以,每次的團隊評論就成了最期盼的日子。夏至這個小團體已經走了六年的時間,收穫、喜悅、幸福、感動……在時光的流逝中摺疊成了內心深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精緻包裹,小心收藏。這

原创 第一百章小總結

第一次寫到第一百章的時候心中有很多感慨。一百,一定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數字,由於斷不得的日更,當時的我並沒有停下來寫一篇值得紀念的感想。如今距離這個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反過來再寫,心中卻沒有了想寫的慾望。不過,對於這部小說還是要有一番總結的。我

原创 第二卷 天數 ▏第一百章 戰神凜笙

渾濁的紫霧升騰而起,幽深混沌的黑暗處沉浮着躁動的英魂,不屈與不甘的意念裹挾着危險與濃濃的殺氣。那銀光閃閃的鎧甲泛着冷冽的寒光,逼退暗湧浮沉的邪霧。那把巨斧,似有千斤,重錘的斧頭,點在地面上,將那地面拖出一道暗坑。銳利的戈矛握在眼前人的手中。

原创 第二卷 天數 ▏第一百零一章 古剎之曲

嗡——一聲琴音悶響,一團黑色邪靈與琴音一同向四周散去,在衆人周圍罩上一團黑霧。那八十一個巨大身影各顯招式,將手中戈矛橫空揮舞向着黑霧擊了過去。黑霧隨着迅猛的攻擊瞬間縮了一圈。靈甦腳踏邪靈,浮在衆人頭頂,左手扶琴,右手撥絃,軟甲外的紗袍隨手中

原创 第二卷 天數 ▏第一百零二章 血雨楓林

暗森森的紅色楓林中,冷風習習,被吹落的紅葉沒入潮溼的血水之中,粘稠在暗紅而泥濘的土地上。凜笙眼前如布上了一層血霧,除了紅色再看不出其它色彩。不過,眼前的人他還是辨認得出的,復康州跌在他的前面,似是被抽了魂魄一般攤扶着地面;燕小蒔和燕小炳怔怔

原创 我因爲寫一封信忘了日更

因爲寫一封信差點瘋魔。所以我要把這封信放出來湊個日更,不是沒有日更內容,就是爲了解恨!!! 聲明:這封信爲短篇小說《紫宸星耀》中的一小部分。小說還沒寫完,上下文沒有放出來,所以看不懂的地方請先空着,或者自行腦補,哈哈…… 提示:關鍵詞:紫宸

原创 嶓冢祕境

本文原創首發,文責自負。本文參加聯合徵文俠影盟“兩難”主題寫作。“九州預覽”地載海外篇有記載:戎州界西南八百里,有嶓冢之山,多桃木,千年以成鉤端。有神人居,以簟安寢,以杖扶危。“汪——”“汪汪——”幾聲犬吠從遠處傳來,聽雨一陣心慌,摟緊手中